臺北跨年感想

華民國九十四年的十二月卅一日我從臺中車站搭自強號回中壢。打了電話問高中同學有無在中壢,順便問他有沒有空,結果他的行程排滿了,就沒有空在中壢見面啦。我也剛好打算在家裡乖乖讀書啦!也沒有那個無聊的念頭,跑去湊熱鬧跨年,呆在家不是很舒服嗎!也想說在家就利用時間多做一些事情。

沒想到在無預警的等爸媽把晚餐弄好的時候,高中同學打電話給我,說:「七點半在中壢車站見!」就結束了沒頭沒尾的電話。那時我根本就沒想到他們是要到臺北去跨年,就順口答應他們,只不過我會遲到。打算大概晚上十點多就回家,豈知到中壢車站,他們就說要到臺北跨年!我還真是有些措手不及啊!早知道就先問清楚,他們打算在哪裡跨年,其實自己心裡是想要去臺北的啦。打電話回家問,家人就說:「可以啊,小心安全。」,就跟著高中同學搭電聯車到臺北松山。

他們的主要目的地是臺北松山的一間夜店啦!臺北101大樓的跨年煙火只是附帶的行程、景點。我倒是沒親眼見過臺北101大樓的跨年煙火,所以直奔那間在臺北松山的夜店,而略去臺北101大樓的跨年煙火,還真是覺得蠻可惜的,雖然可以在電視新聞看到重播畫面,也不必和卅多萬人擠來擠去的。大老遠跑去臺北而沒有看到煙火,是真的白跑一趟。

那間夜店的「門票」要價八百元,標準的趁熱門假日向消費者獅子大開口。好險家人不知道,我也不敢講。而預售票是六百元。十二點之前,警察進來臨檢,對於在場的人大概是非常掃興吧?對於我卻是天降甘霖啊!我的耳朵暫時獲得喘息的時間,不用被超級吵雜的噪音音樂折磨。警察一走我的耳朵又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去了。音樂極端吵雜,卻沒有讓我隨之擺動身軀的節奏存在,是音樂放的濫?還是我不懂得欣賞?不過,我認為是音樂放的濫的緣故!

由於音樂不具有節奏性,我像個木頭人一樣,呆呆站著看著週遭的人搖頭揮手擺臀的,隨著音樂扭動身軀。有些人的樣子,看起來似乎陶醉其中,好像乩童被神靈附體,蠻可笑的。我的處境可以用「眾人皆醉,我獨醒」來形容,冷眼旁觀這些「陶醉」其中的人群,我根本就和這裡的人事物格格不入!我在噪音吵了兩個多小時之後,才勉強自己隨著噪音搖擺身軀,突然覺得我很愚蠢,浪費那寶貴的八百元!

沒看到在臺北101大樓的煙火,又被噪音吵一整晚,熬夜沒睡,浪費要花十個小時才賺的到的薪水,打亂原本要在家整理東西的計畫。這個跨年早知道就呆在臺中,不回桃園了。這個後果當然是要怪我自己啊!我自己意志不堅!只能說我是咎由自取啊!只是年輕能有幾回?可以這樣揮霍一去不返的時間?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