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高中班版


版「冰凍三尺;以非一日之寒」,似乎只剩下我在唱獨角戲碼了,班版好像成了我的個人版!同學們的確是各司其職得在為學業和事業奮鬥,或者是男同學陸陸續續在「為國效力」。那大家真的都沒有時間來班版留下一點痕跡?這樣的說法卻是強人所難,那要寫什麼呢?私事寫在班版好像不太適合,反正「我」有自己的新聞臺。生活感觸寫在這可能也會被覺得礙眼,「畢竟這是一個公共空間」!也或許真的沒什麼好寫的,那又何必浪費時間,有人寫就好了啊!可是,你不是局外人呀!回個一兩句話也是非常鼓舞人心的。

一個班級就像是一個國家,它包含了不同的民族成員,可能是多民族的國家;也可能是單一民族國家。把範圍縮小到班級的層次的話,就是一個班裡頭會有好幾個小團體,小團體之間可能是和平共存的關係;也可能是彼此互看不順眼。有些小團體很活躍;有些則是「置身事外」。一個國家或一個班級需要團結嗎?能夠在不需要這個共同的架構下彼此交流嗎?還是說要有這個共同的架構,才能夠有所謂的一丁點的共同的歷史記憶?那還有必要營造一個共同的「虛假意識」嗎?

班級存有小團體那是很自然的事情,那是自然發展下的事物,消滅它們是違反歷史的必然性的。我認清點之後,想要有虛假的團結那是不可能的,還不如求取一兩個小團體的合作,比較切乎實際情況。雖然這有我非常個人好惡在內。同學會,理論上我和其他同學希望大家都能夠到齊,可是,往往會有誰沒去我就不去的情況發生,不過這很正常。我們不是西方社會的人是以理性為基礎的,去或是不去都是自己下決定。在漢人社會中,我們是以情感作為考量,有朋友沒去,那我去同學會可能就沒意思了。其它小團體的同學不太熟耶,沒什麼交集,可是去同學會不一定要跟其它小團體的同學要有交集呀!大家會不會顧慮太多了?

對於,刻意缺席的人,我也不會去通知他們有同學會,這是我的想法和原則,我不想增加額外的成本,比如:講話的時間、電話費和培養虛假的客套話。我想也不要刻意增加彼此的誤解。會參加同學會的同學,我當然是很熱心的通知,管你是哪個小團體的呢?見面三分情嘛!再忙都要抽出時間來參加同學會。離題很遠了,在回到班版太冷的題目上頭。

班版剩我唱獨角戲,我唱的蠻不好意思的,畢竟這是班版,不是我的新聞臺。我之前潑我大學同學的冷水,我說;「你弄大學班版好像沒這個必要,彼此有電子郵件就夠了,我拿出高中班版剛開始很熱絡,日子久了就很冷清的情況。」這個冷水裡面應該有大量的冰塊吧!我可以說是自取其辱地被當眾羞辱,對方在教室外面當場發怒,好在我其他大學同學有在旁邊,否則的話可能要被飽以老拳了。我自始自終沒有加入那個大學班版,也沒有念頭上去關心,我想大概也只有在要辦大學同學會的時候才會熱鬧吧?

不想加入大學班版的原因,我是怕我會作繭自縛,怎麼說呢?我怕我會很關心!就像我現在關心我們的高中班版「挨餓受凍」的狀況。總之,要大夥浪費時間上來發言,卻是一件強人所難之事,那還請各位同學原諒我的放肆囉。不要在MSN上把我封鎖了。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