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拉雜雜的日記二

本以為在臺中的日子是過著幸福的日子,沒想到一個敏督利颱風過境,就讓我感受到那有電沒水的「艱困」日子。住的地方突然發現無水可用,也不知是哪個同棟的「賢慧」女性洗衣服洗掉了?那個非常普通的夜晚,我洗身洗到一半水就這麼沒了,沐浴乳都還沒沖掉耶!只好打著昂貴的通話費的電話,問同學哪裡有水可用?「學校!」是用地下水的。馬上騎著機車到學校完成盥洗的動作,再騎回住的地方。第一次覺得住在校舍是一件好事,雖然沒有隱私權;要和沒公德心的人共用廁所、淋浴間;要花多一些的時間到東別吃飯。

敏督力來的時候,心裡還幸災樂禍的想說,反正沒呆在桃園,桃園要怎麼缺水停水都影響不到老子我,因為只要颱風過境,水庫的水就會非常混濁,淨水廠就會降低供水量,進而造成分區供水,管線末端的住戶也會因此有多天的停水。沒想到鯉魚潭水庫的某個匣門會突然的斷裂段落,這就造成大臺中地區的停水,而我就在臺中,這真的是蠻不爽的一件事。

斷裂匣門的修復延宕好幾天才告結束,我也到學校盥洗了好幾天,至於拉屎這件事則是到比較乾淨的地方去解決。水荒事件落幕,也懷念起學校的淋浴間的強大水流,沖起來真的是很爽!停水期間,單身漢比較不怎麼麻煩,吃的方面就到外面解決,不用用水洗碗筷、煮飯作菜,唯一僥倖的一點啦。

停水不便的事件落幕之後,那平凡、無聊的生活持續進行著。高中同學會的事宜斷續的進行著,以前的同學有些在工作;有些行蹤不明聯絡較難;有些在外地讀書;有些則不會參加同學會,可是還是要浪費電話錢打電話給他們。窩在臺中也很難進行同學會的事宜,畢竟,在家裡可以用市話連絡,比較省錢;也比較有動力去進行。

不過,聯絡同學這個過程還真是頗煩人的,要去一一的確認和安排時間,如果是要用類似樹狀圖方式交代聯絡的話,則是不能得到每個人的第一手回覆,會有連絡不良的狀況產生。而且就電話費這一「小事」來說好了,又不能大喇喇的向與會同學分擔,多少會有些怪怪的感覺,但是,這又不是主辦人的同學會呀!只能是以願打願挨的心態來看待了。

嗚……肚子痛要嘔痢肚了!好好的日子似乎與我無緣,沒事總得要找事做?生活步調大亂,該做的事沒辦法做,生活開支多花了數百元,不過之後的信用卡帳單又突破一萬元了。渡過了數日的白粥日之後,今天開始正常飲食了,但是肚子似乎還是會略為有些異狀產生,是蠻怕又「舊疾復發」啦!畢竟是拉怕了、痛怕了。雖然痛的時候是有那麼一點痛快,可以把屎拉乾淨的想法,讓我撐過肚子痛的過程。這好像是生小孩的過程,真是尷尬的「陣痛」啊!

再過一兩天就要回桃園縣了,要面對高中同學會的事情了;也要面對失業在家的老媽。我比較習慣一個人在家,也不知是何時養成的怪癖,有人在家我會不習慣,就會躲在二樓以上的地方,只有吃飯時間才會到一樓吃飯,那時也是面對家人的時刻。然後呆在家呆膩了,又會很想趕快開學回臺中過一個人的居住生活。


在這樣類似輪迴式的生活模式中,一日渡過一日直到老死吧?家人問過說:以後要做啥工作?同學也問過說:以後要做啥工作?我現在沒有答案,再過幾年也可能不會有答案。心裡直覺得這種事很難說的準的,雖說這總有個目標在追尋吧!但是還不一定能夠達成目標呢?自己的同學、朋友,有些人積極的考取證照或是學習其它專長,替自己多鋪設了謀生的管道,看自己是一無所長,被懶散所驅使,想要大徹大悟起而行,就看機緣吧?

留言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