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六年前的一位大學同學……

華民國八十八年的九月下旬,我進入東海大學就讀,東海大學規定大一學生一率住校,就算不住校,宿舍費也不會退還。那時系上都是六個人擠一間房間。上電腦課時,老師教我們製作投影片,那個程式還不難上手,只要依照順序操作就可以獲得讓人滿意的效果,令我不快和「憾恨」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我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種鳥事!

住校的好處是任是同班同學非常快速;缺點則是如果外務不多的話,很容易被人找。電腦課的作業做好之後,就有一位同學向我提出了一個非常令我覺得匪夷所思的要求:「可以用你的印表機把我的投影片印出來嗎?」說來奇怪,我居然沒有一口回絕,想說印一下應該不會太耗費墨水吧?

在列印之前的設定是「最佳列印」,當第一張的「投影片」列印完成之後,我後悔了,那一整張紙都是彩色墨水所覆蓋的,可想而知要浪費很多墨水!而悲慘的是那一系列的投影片共有十張,而當我表達出:「可以不要繼續印嗎?」那位同學一派天真地說:「印完啦。」反正也就是表達不全部印出來就「不完美」。真是快吐血而死了,有人這麼的不懂事!

無能的我卻沒有堅持我的立場,畢竟我是這臺印表機的主人啊!再開始印第二張時,我就「難過」的離開寢室,到戶外散散心,以便有勇氣面對接下來的事實。事後根據我的室友轉述,我的室友有向那位同學提出質疑,別人的印表機不需要這麼的糟蹋吧!那位同學已經有一些不好意思了,但那也沒阻止他良心發現。心中估量那十張最佳列印的全張投影片應該列印好了吧,就腳步沉重地步入寢室。

老天爺沒有讓我死不瞑目,我有看到那令人心碎的十張全彩列印的「成果」,我這個人的修養應該蠻好的,我的不爽沒有當場爆發出來,反而是很平常的心情來面對這件事。現在回想起來,只知道那件事之後就不太想再遇到那位同學。我怕我面對那位同學火氣會不由自主的冒上來。

該位同學也不是只有我在抱怨而已,其他同學說他吃相難看和小氣。雖然我的人緣也是不太好。在大三那年,他考轉學考轉到北部的學校去了。得知這個消息也是從其他同學口中傳出來的,可見他的消失對大夥來說是沒有任何影響。北部學校的人際關係的疏離對他來說應該是一項保護傘吧?這樣子他的個性和缺點就不會很容易的讓大家知道。只是不知道,六年前印的那些全彩的紙張,是否還被那位同學妥善的保存?

說起來,我也真是無能!也不能把錯全怪在那位同學身上。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