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色小說、二

噠馬蹄急奔前來,無名右手緊按身上的佩劍,殺氣只待瞬間爆發,無法預測殘劍會有何種動向?無名將馬車停下等待殘劍。「你殺了飛雪!就為了懸賞令?」殘劍散發一股悲哀又深不可測的氣息,手慢慢移向那柄殘劍。「殺了飛雪實不得已,還望見諒。」無名冷漠無情說道。......

其實,那晚之事,殘劍早已知曉飛雪在書館門外窺看。三年前,飛雪、殘劍行刺秦王幾近成功之際,殘劍的眼神透露出一股憐憫之情。飛雪劍就快要刺向秦王的褲襠之際,殘劍便用殘劍碰開飛雪劍,秦王只受了些皮肉傷,卻也因此而三年不舉。飛雪驚訝之餘,實不敢相信,一同行刺秦王的愛侶,竟會作出如此舉動!飛雪太震驚、傷痛......

回到臨城書館之後,兩人關係便形同水火、勢不兩立,也就三年無話了。每到子夜時分,先是殘劍到飛雪房門外窺看他,回到房內後慾火難熬,自顧自的發洩起來。飛雪當然曉得殘劍的行動,當殘劍一回到房內,飛雪就起身到殘劍房門外窺看殘劍的背影,他當然知道他在發洩性慾!飛雪不禁驕傲起來,「就是讓你得不到我的人。」

直到那晚,飛雪見殘劍不在房內,隨即急匆匆的直奔書館。恰巧書館門未緊閉,飛雪從依稀的燭火之下,目睹他們兩人的雲雨情事,她迷糊了,不知他心中愛的是她還是他。直率的飛雪青筋暴凸的奔回房內,顫抖不已!

殘劍仍然跟無名繼續做愛作的事。兩人都意猶未盡,畢竟,練劍之人還是知曉不可太過縱欲無度。這個典故是堯舜時代流傳下來的,相傳新月貓女與賢仙子大戰三十三天外的恨情天,兩仙妖戰數日,休數日,僵持不下。一日貓女目見東海海上有一漁夫正在打漁,變化身作一如花女子墜落海上,這小漁夫看見了,奮力將船划向落難女子那,將她救起。兩人雙目相視,便以蒼芎為帳、大海為床,辦起事來了。

自此,新月貓女淫心大開,和小漁夫連戰數日。小漁夫精盡,身形、面容如同一位老者。貓女也因縱欲過度,功力受限。賢仙子見此一情況機不可失便解決了失去防備的新月貓女。是故,凡是修道、練武之人,從此不敢在需索無度。

殘劍到飛雪門外,挑釁道「我知道你看到了,心裡不是滋味吧!哈哈哈」,說完便走回房內。飛雪抄起飛雪劍,就在殘劍要踏進房內時,一劍刺穿木牆聲,殘劍中劍。飛雪怒氣稍減,拔劍而回。如月見狀傷心流淚地替主人包紮、止血。殘劍厭厭一息地休息到晌午驚覺起身。他沒忘記今日是和無名之約,飛雪定也赴約去了。忍著傷痛騎著馬前去榆樹林外,太遲了!

殘劍留下一滴淚,手擎著一柄暗沉無光、黝黑斷劍。無名也拔劍相向。「出招吧!」荒漠飛沙滾滾,兩人衣袖隨風沙飄動......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