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色小說、三

飛沙,風沙迷人眼。殘劍、無名兩人對峙已一個時辰之久。「趕快出劍!」無名厲聲道,殘劍稍抬頭,露出悲傷、深沉的臉看向無名。無名被殘劍的眼神震攝住了,他自知論劍招是贏不過他的。但眼前這個障礙不得不解決,無名他出劍了,鞘在空中落地,劍快如一閃,雷霆之勢,勢不可擋,劍光閃耀,刺向殘劍......

「為何想出此計來謀刺寡人?你不是狼孟縣之亭長嗎?」秦王端坐不動納悶問,「吾實非秦人,本為趙人,因秦軍攻趙,致吾父母皆死在秦軍手上。後流落秦國被人收養。故沉潛練劍。十年如一日,志在刺秦。」無名道。燭火寂然不動燃著。兩人沉默無語。聽了無名述說與殘劍,秦王政的眼神稍飄忽了,閉眼道「你沒劍要如何行刺寡人?」,無名不加思索「奪劍!」。

圍在殿外的秦軍和朝臣,不安地注意著殿內的動靜,深怕無名真的謀刺秦王成功。殿內又陷入寂靜當中。突然殿外焦躁了起來,秦王、無名動了,「你悟了壹零的真義嗎?」秦王注視著無名。「還不了解壹零之真義為何?莫非大王已悟道此義?」無名眼光閃爍即逝。殿外情況頗為異常,像是發現了刺客似的。兩人談話被打斷。

朝臣們慌忙離開秦王所在大殿,秦軍也向通往宮殿必經之道集結,秦軍發現宮殿城牆有一身穿飄飄綠紗的女刺客潛入,莫不大為驚恐,竟然在白日之下圖謀行刺秦王。女刺客腳一點便飛身越過秦軍大隊,飛箭紛紛落在刺客起腳飛身處,攔守在殿門外的秦軍,被刺客輕易揮劍突破。秦軍未經秦王同意不敢擅自闖入殿內,「大王小心刺客啊!」眾秦軍焦慮喊道。可這刺客已雙腳踏入秦王宮殿。

「又一刺客想來謀取寡人性命?」秦王沒被這刺客擾亂思緒,無名滴下一滴冷汗,他不知是誰闖入這活著進來、躺著出去的所在。刺客手持一把色澤亮白的長劍,慢慢走向無名與秦王,「什麼懸賞令?姑娘我還不是照樣進來!」這位神秘的女刺客,高傲道,目光隔著一層綠色薄面紗望向秦王。無名也看了這位刺客納悶想著,會是哪位天下聞名的俠女?

「你這傢伙怎麼待坐在這那麼久?秦王就在眼前!」女刺客把身上所另外佩帶的佩劍擲向無名。無名頭也不抬手一伸劍即在手。「既然不刺!」女刺客飛身向秦王,劍尖直指秦王心窩,秦王這時呆了!快劍如電,劍光如耀,攝人心目,無名才一起腳,手中劍已追上女刺客。兩劍相碰,劍光閃爍,電光四起。兩人心頭一震,無名沒想到自己被殘劍說服,女刺客沒想到飛雪所遇之事,竟再次發生!

秦王也震驚了。女刺客拉著無名飛身越過叢叢包圍之秦軍。「你到底是何方俠女?」無名問道。

「鏘!」殘劍將無名快劍擋了下來,就只那麼舉劍一擋便化解了。無名並不驚訝,那一夜,無名即領教了殘劍的功力。無名一劍再次發動,速度更勝以往,殘劍知道這一戰不可免,黑沉斷劍,蓄勢待發。兩人飛身近身接戰,快劍到處,均被斷劍擋回。兩人盡情一戰,殘劍劍法只有無名才堪與一戰。

殘劍的傷勢已撐不住這次的決鬥,使勁把劍一揮,無名便彈了出去。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