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色小說、五

「殘劍~~我不甘心啊~~替我殺了無名!」飛雪面目猙獰,從頭到腳恐怖的白。「飛雪,你又何必苦苦執著?我了解無名的真正想法,想必你也早已知曉呀!」殘劍極力說道。「不!」飛雪極度狂吼,腳一點飛身遠離殘劍,「飛雪你別走,聽我把話說完。」殘劍也起腳飛身欲追上飛雪,突然她猛不防地抽漸刺向他,他一心只想追上她,卻來不及閃身而撞上了劍。「啊~~為何如此對我!」殘劍哭吼著。

他猛然起身,蓋在身上的被褥掀翻在地「我在房裡!?」他滿身大汗,喘氣不停,「如月?」,主人,你醒轉了啊!我熬了雞湯,給您補補身子。」,「把湯擱著,無名人呢?」,「主人,無名先生發現您倒臥在殘劍旁,就把您給送回書館,他已前往秦國咸陽城的路上。」,「啊~~不曉得趕不趕的上他,如月,來,把我的殘劍送給無名!」,「這,主人!」如月紅了眼框。「如月!快送去給無名!」殘劍動了怒氣。她用袖子抹了淚,拿了他的劍,跨上馬,追無名。他復又躺回,也流了滴淚,「無名......」。

無名坐在馬車上,臨別回首望了臨城縣。「殘劍,別了。」「駕!」無名揮起馬鞭,策馬前行。心想「終於得到長空神矛和飛雪劍啦!秦王政、懸賞令於我不遠矣!」馬車疾馳前進。二天後,無名已快進入秦國國境。「無名先生、無名先生,請留步!」。無名回頭一看,瞧是如月,一身風塵僕僕、倦容盡露。

「無名先生,請收下我主人的殘劍,主人說不要忘了那晚約定之事!」,無名臉上尷尬地紅了,「為何贈我佩劍?」,「飛雪劍、殘劍,地上一雙,天下無敵。一劍離身,一劍必隨,故主人決意除下所帶佩劍,贈劍給無名先生。」如月眼框又泛紅了。「這,好吧!」無名若有所思道。馬車上又多了一盒寶劍。如月心頭一緊,心緒不寧。

狼孟縣的一戶人家裡,一黃花大閨女在刺繡,臉上浮著幸福的表情。「不知無名哥哥近來在外情況如何?算算日子也該回到狼孟縣了。」這姑娘放下手中的針線和刺繡,望向窗邊遙想。一輛馬車駛進狼孟縣城門。旋又停在一戶歐陽宅門前,這人下馬車,站上騎馬石階上,拉起這宅門上的銅環,三聲叩門聲,讓宅內的僕人前去開門。「老爺、夫人、三小姐,無名少爺回來啦!」老僕人歐陽福欣喜叫道。

原本孤寂的宅邸,似又重染原本應有的朝氣。三小姐拋下手中拾物,打開房門前去大廳。「你瞧瞧這丫頭,多不害矂!都多大年紀了啊!」老爺、夫人相視而笑,「爹,您就別嘲笑孩兒了。」三小姐臉紅道。「無名啊,這些日子在外奔波忙些什麼活啊?」老爺關心問道,「孩兒只是去趙國拜訪故舊。」無名道。「你瞧瞧你三妹,知你回來就喜的什麼樣似的?」。「三妹可有好生侍奉爹娘?」無名向妮妮問道,「無名哥哥,當然有好好侍奉爹娘。」。

晚飯後,妮妮在無名房內,「哥,你還會再離家遠行嗎?」妮妮蹙眉問道,「還會吧!再過幾天吧!」無名面無表情,一邊用布擦拭著劍,一邊看著妮妮。「哥,我會等你回來。」,「哦,爹娘那邊就麻煩你和僕人多盡心了。」,「會的。」妮妮低下頭若有所思。一夜無話......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