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色小說、八

月身攜殘劍所書之信,前往正平縣投靠長空。在秋末冬初時節,騎著匹白點棕色千里馬,進入正平縣城內,在位於熙來攘往的街道邊的一家客店休息。「這位姑娘要點什麼?」店小二上前招呼,「給我幾碟小菜、青湯就行,還有一間乾淨房。」如月道,便揀了張靠窗的桌子坐了下來。看著路上來來往往的人和車,內心不免更加孤寂。

「聽說有位叫做無名的劍客,打敗了天下三大名刺客,長空已經隱居起來,殘劍和飛雪卻雙雙喪命。他可真是有來頭啊!」靠近如月的桌旁有桌酒客在談論著。她聽了頗不是滋味,卻不得不向那幾位好事之徒,打聽長空先生的下落。「借問這位大哥,如今長空先生隱居何處?」如月勉強問道,「這位小姑娘怎會想打聽長空下落,跟他有何關係?」,「只是爹娘命我前來尋長空先生罷了。」,「他呀,就住在縣城外的農莊上,應該尋的著他。」,「多謝。」,如月回房歇息。

翌日,如月算清房錢,便離開客店,騎著馬到縣城外的農莊,訪長空先生去了。不多時,即看到有一位獨臂之人,立在埕中央練招,虎虎生風,有一股俠義之氣散發出來,她心想那應該是長空先生了。便將馬繫在莊院外的石獅子上,一人信步走入埕裡。「長空先生?」,「這位姑娘是?」,「我是如月,是我主人,殘劍先生命我前來投靠您。這有手書一封,請長空先生過目。」如月恭敬道。「哦~~殘劍和飛雪之事,令人感傷。」長空讀信。

「看來你對無名有誤解?」長空青目直視如月,「我......他害死主人和飛雪小姐性命,我恨他!」如月表情很複雜。「欸!故人已逝,已成追憶,只待來日方可證明,無名是邪是善。」長空感慨,「進屋內吧,天冷了。」

「聖姑,歐陽妮妮如何處置?是要帶回山寨好生折磨,還是就地處決?」小賊問道,「帶回山寨處置,想必這位歐陽妮妮沒嚐過『雙頭龍』的滋味吧!哈哈哈......」聖姑笑的令人膽寒。被俘的妮妮依舊面不改色,她心頭想著無名大哥鐵定會前來救她脫離魔掌。可惜,事與願違,無名正忙著和百姓急著滅火,他沒想到妮妮會和這班馬賊對上。

直到有百姓通報這位廷長時,妮妮已被擄走多時,天光大亮。城內處處破敗景象,無名鬱悶地回家,「孩兒啊!你妹妹妮妮被馬賊擄走了,這姑娘是怎麼搞的,夜半早就就寢怎會無端跑到大街上?這如何是好?萬一,萬一......欸!」歐陽老爺和夫人嘆氣著,「爹娘,孩兒定會救妮妮回來,請爹娘無須太過掛慮。」無名想緩解爹娘的著急,「手心、手背都是肉,如何能不擔心啊!」。

原來,無名那幾夜的活動,是探聽到有夥賊徒想洗劫狼孟縣境,緊要關頭卻被妮妮給壞了好事。那夜兩人在房頂上的對話,被屋內的賊人驚覺,故功敗垂成啊!卻沒想到妮妮被那夥賊給抓走了。到哪去尋這夥賊呢?無名在路上解憂,忽然眼前一亮,驚見內應之賊,「賊人還不站住!」。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