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色小說、九

月和長空生活在一起,兩人就像主僕般的生活。如月日夜等待無名刺秦的消息傳來,卻是一點消息都無。每日都倚在莊院的院門旁盼著,長空見這樣不是法子,即走向如月,「如月,何苦急切著知曉無名刺秦的成敗呢?」,「這......,主人跟飛雪小姐的性命都送在無名手中!」如月低著頭,手緊握著發抖。

兩人立在莊院中,長空獨手擺式,聞風不動;如月雙手成手刀狀,衫隨風飄。沙~~如月先攻向長空,右手直劈向他的左頸部,他身一閃,隨即閃身到她身後,她一驚,也隨即轉身面向他,她拳出腳跳,他影動身移,一來一往,長空始終臉帶一抹笑,並不還手。她額上冒著汗珠,臉上冒著暈紅,有點難為情的笑了。「再來!」如月似乎忘了那煩惱。他看了她已將煩惱拋諸腦後,笑意更深了點。

無名破刺秦刺客之事已傳遍秦國大街小巷,他駕著那載矛鎗、劍的盒子的馬車,身後跟著龐大的秦軍,經過一道道的關卡,進入秦國的宮殿。通報之人也一個個的通報上去,無名已然來到秦王的宮殿之前,嚴整的軍隊,肅然站立在通道之中。無名下馬車,隨著太監進入宮殿之內。首先他得面對令他難為情的檢查。

太監淫笑著看著無名將他帶入一間房內,房內數位太監看到無名,無不露出欣喜異常的表情,不待吩咐,匆忙忙的解下他的衣物。他的臉紅的發燙。太監們的手,肆意的襲向他的肉體,他的肉體漸漸有了反應,悶哼著,他不得不享受這強人所難的快感。「啊~~」他沒想到太監的口技如此之好,忍不住的用雙手壓住太監的後腦杓,深怕他突然離開。接著另一名太監也寬衣解帶,無名有些慌了,他不知道這名太監意圖為何。

這名赤身的太監將「吹簫好手」毫不客氣地推開,隨即將後庭壓向無名命根子兒,這名內侍,痛的悶哼著,接著無名的命根子兒慢慢的深入,這內侍的體內,無名又嚐到了不一樣的滋味。這感覺和殘劍的不一樣,他不知道不一樣在哪兒。但他像是又回到和殘劍在書館的那夜。情不自禁的抱起內侍,站立一旁的太監,無不露出羨慕又嫉妒的神態,個個張口結舌的,看著無名和那位內侍交合的經過。

那名被無名肏的意猶未盡的內侍,像找到值得他掏肝剖心的主子似的,眼巴巴的望著無名,他將元陽奉獻給他之後,一股心痛之情襲上心頭,他像是背叛殘劍似的,呆呆地穿上衣服,舉腳踏入秦王政正等待他的殿內。

「你就是破三大刺秦刺客的人?」秦王好奇問道,「正是在下。」無名眼神縹緲的望向秦王,秦王看他眼神無神,心中疑惑著。「你知道拿下這三名刺客,可有何賞賜應該知曉吧!」秦王問道,「小人知曉。」,「來人,賜座!」,無名正慢慢的向秦王接近中,剛才的失態已慢慢恢復過來,秦王也認為是剛剛無名有些失神罷了,並未多加追問。如此精明的秦王,竟不曉得宮中太監如此的肆無忌憚!

無名有些喘著氣,手莫名的發抖著。他知道如此下去,事不可成。隨即定下氣來,閉目。回答著秦王所問之事,「壹零?」,秦王眼神一動,飄忽著,莊嚴不動之勢,顯出些侷促不安之躁動感,無名也察覺出來了。「這是殘劍告訴你的?」,「沒錯!」。無名眼神也露出一絲不安之感,「你心中在煩惱何事?你也是刺客?」,燭火突然晃動......

留言

  1. You stopped on my blog.

    Hello back to you :)

    What's going on between ROC and China?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

Google+ 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