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色小說、十

殿寂靜無聲,只有那六排小銅人頂上的燭火,擾動的輕微聲響。秦王面前擺著三盒漆盒,這都是無名所得來獻給秦王的。秦王撫摸著那雕工精美的漆盒外表,啪~~一聲輕響一個漆盒被開啟,秦王看著裡面所擺放的神矛,銀白閃亮、凜冽逼人,映著秦王的臉。「這就是長空的神矛啊!哈哈哈~~如今卻也安靜地躺在漆盒裡啦!」秦王陶醉地說著,無名冷漠地看著秦王將如何打勝長空的過往,稟告秦王。

接著,啪啪~~秦王連開了另外兩漆盒,分別是是殘劍和飛雪劍。黝黑深沉、像是藏有無盡歷史滄桑的銳利,就像大殿的深黑似的殘劍;而飛雪劍則恰恰相反,劍身輕盈,雪白可鑑,卻又鋒利無比,也是一柄奪人性命的好劍。秦王看著劍,深深入迷,雖然這劍是屢屢要奪他性命。如今無名已將這三名刺客收拾盡淨,已可高枕無憂。無名又將解決殘劍和飛雪的過往,稟明秦王。

秦王、無名寂靜對視一刻鐘之久,大殿復歸闃然無聲。秦王閉目沉思,無名則仍是冷漠地注視秦王。六排燭火漸漸有些亂了,然又停止了。「你說的故事,有破綻!你可知道?」,「無名不知?」,「關鍵在如月!」,「如月?」無名不解。「寡人猜想,你的武功必勝不了殘劍和飛雪,就算是一一對決,也未必可勝出。而如月是非常忠心於殘劍,雖然其武功不及於你,卻也是不小的威脅啊!」,「哦~~王上看出破綻在這?」無名看著秦王。「寡人猜想,你必定向他們道出懸賞令的功用,是吧!如月,人在哪呢?」秦王睥睨無名,「王上所想無誤,確實如此。至於如月,無名確實不知。」。

「王上如何看出破綻?」,「燭火!」。「燭火?」,「從你一進殿內,直至距我十步之數,燭火只是聞風未動地燒著,直至方才你的氣亂了,寡人才驚覺你的來意不善。」,「秦王果然精明周到,不愧是天下各國懼怕的王啊!」,「為何想要謀刺寡人?」秦王疑惑道,「只因刺所當刺,家破之仇,不得不報!」無名憤恨道。「原來~~」秦王的手仍擺在三漆盒上。

秦王、無名又復歸無言,啪啪啪~~漆盒再度關闔。「欸,寡人頗羨慕你!」,「羨慕?」無名不解道,「沒錯,羨慕,不然,憑你何已能得這三大武器!」「寡人爭戰天下各國,期能統一天下,完成大秦霸業,卻招致天下非議,紛紛派出刺客圖謀寡人性命,若能得一知己,死也瞑目。」,「是有一知己!」無名道。秦王眼神一亮直視無名,像是把無名再度看穿似的。「是殘劍!」,「殘劍?」。

「那夜,和殘劍相約書館,彼此更加『深入』了解對方之後,殘劍摟著吻我,在我耳畔說道:『秦王必不可刺!念在此夜之情,請聽殘某一勸。』,『為何不可刺秦?』,『欸,一言難盡啊!天下如被秦王統一,就不再有戰亂,不再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你從何悟得此理?』,『壹零!』,『壹零?哪本古書上所記載?』。『你可知為何飛雪的劍法,何以突飛猛進?』,『無名有聽此一說,是飛雪得一神人相助,而那神人就是堯舜時,在恨情天大戰新月貓女的上賢下德仙女。』,『沒錯,事情大致如你所說,不過,賢德仙女還密傳一部天書給飛雪珍藏著,連我都不肯透露!後來,我趁飛雪外出之際,潛入臥房一翻尋找之後,才發現。』,『書裡內容為何?』我問殘劍。」

『書內所寫之事,縱橫古今五百餘年,就在提及秦王政一事上,記載著,天下一統,史之所趨,天道所不可逆,得壹零之道,必可參透其中奧妙。這就是為何我願意以身相許於你的原因。』,『原來如此,那殘劍兄怎不勸飛雪打消刺秦念頭?』無名羞赧道,抱的殘劍更緊密了,臉貼在殘劍的胸膛上,而手則是不安分地,摸著殘劍的驕傲。

「其實當初,仙女會和貓女對決恨情天之上,是玉帝派遣貓女抓拿仙女,仙女從玉帝天書閣竊取天書,甚至取走看守的天兵天將的元陽,玉帝得知此事大表震怒,於是就發生歷史上著名的賢德仙女大戰新月貓女的歷史事件。可惜,貓女道行不夠,在對決時敗下陣來,讓賢德仙女逃到凡間,以致洩漏天機啊!」殘劍溫柔地對無名說道。「原來,賢德仙女想要介入凡間的歷史運行啊!」無名驚訝著。「事情就是如此!」殘劍無奈道。

「刺與不刺,就看你的決定了。」殘劍說完,深深地吻了無名,而無名則又將身軀坐在殘劍身上,上下移動著......噗茲噗茲,沒多久,殘劍突然弓著身子,猛然抱住無名不放。「我心中已有打算。」無名又躺了回去。

「沒想到,殘劍知我心中所想。寡人不枉費此生啊!」秦王若有似無的愁腸,像是在哀悼殘劍,「飛雪所得天書,下落何處?你可知?」,「無名也曾到過飛雪臥房尋找過,不曾有所斬獲,不知流落何方啊?」無名道。「等寡人一統天下,必將此部天書尋得。」,「但你身無配劍要如何行刺本王和離開此地?」秦王又回到了剛剛的現實。

燭火晃動地異常,像是要吞噬秦王似地。天下的王,不因如此情勢有所慌張,這會減損王的尊貴,也不容許秦王有所退讓。「奪劍!」無名豪邁說道。此時,殿外隨著殿內的對話而緊張著,絲毫未注意到,宮殿護牆有女刺客闖入。女刺客輕易地橫掃千軍,闖入殿內,看到無名和秦王對坐著,不禁笑道,「無名兄可真有閒情雅致和秦王談情說愛呀!」無名和秦王聽了,不禁臉色微紅。薇珈絲心內盤算,無名兄刺秦之心必已動搖,不如救他離開此地,便挾起無名飛身離開秦宮大殿。

留言

  1. 是小弟李小海來拜訪。我也是第一次來,地方好很不錯,而且小海弟很喜歡看小說呢!

    hoi_yeung_lee@sinablog.com
    novellahk@blogspots.com

    回覆刪除
  2. 马来西亚尊严被外国博客攻击﹐您要是马来西亚人的话请来帮手﹗

    http://khamun.blogspot.com/2005/12/blog-post_26.html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

Google+ 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