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遇國小同班同學

天是假日,我已經許久沒回家了,因此特別起了個大早。會早起不外乎是,自己的動作太慢,常摸東摸西的,時間也就這樣被摸走了。也許是自己的感覺、習慣吧!既然要出門,那就要早一點出門,下午出門的話我的心情可能會變的不太好。會覺得自己到底又再浪費什麼時間啊。搭上了往臺中車站的公車,臺中客運的車內裝潢,令人不敢恭維。舊舊髒髒的,而且有些司機的服務態度也不怎麼令人滿意。

一般來說,從學校搭公車到達臺中車站,離峰時段大約要四十分鐘,尖峰時段就會超過六十分鐘。十二公里的距離要這麼久真是有點誇張!難怪一堆人不搭公車,寧願騎機車行動。臺中車站老是有著擁擠的人潮,大概是車站的面積不夠寬敞的緣故。人都擠在一處,等車、排隊買票、等人,還有像蒼蠅一樣煩人的推銷「愛心」商品的年輕女商販,還有坐著輪椅賣口香糖的殘障人士,以及「倚老賣老」的老人向你賣東西。四處尋找看起來會掏錢購買的肥羊下手。

我要搭乘的列車終於慢慢地進站了〈時常誤點〉,擁擠的人群忙著要上車。「某某某」一個女聲突然呼喚我,這不熟悉的聲音讓我好奇地往聲音來源望過去。回頭一望原來是國小五、六年級的同班同學,約有八年沒見了。大概目測一下我比他高一個頭再加一點。他還是國小時的身高吧?還真是意外,在臺中車站遇見國小同學,而且是對方先認出來的。

「你還記得我的名字嗎?」他問,我說:「當然記得,你叫某某某呀。」沒想到他接著問「你當兵了呀?」,我極力撇清並沒有當兵。我還沒那麼笨咧,沒讀書就被抓去當兵。同學或許是看我頭髮理的短短的,又穿著一件黑色的系服,才如此認為吧!在車廂上接著又聊了一下。同學向我要手機號碼,我並沒有給他。還真奇怪女生主動跟男生要電話,雖然彼此是同學,由於自己的小心眼作祟,就拒絕了。一到豐原,他就要下車,跟我說「我現在是半工半讀中。」,彼此道了再見。〈我覺得我的應對有些失當〉

那時的我對國小五、六年級的班上同學並無太多的好感,當然他們也這樣看我,其實是自己像瘋子一樣,到處得罪同班同學,還自大地以為只要成績能夠壓死對方,我再怎麼肆無忌憚也沒關係。也可能想說國小畢業後,也不會再碰面、參加同學會,得罪光同班同學也沒怎樣。但已經過了八年,自己是否應該先向國小同班同學釋出應有的善意?我想我還需要督促自己克服怕不好意思的心態。

就算我現在仍舊記仇,或是懂得反省以前的行為是錯誤的,現在也不過是回憶以前的種種罷了!每個人仍然要向前看,日子不會無你而失序。下次有機會參加國小同學會的話,該把握難得的聚會釋放遲來的善意。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