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學、放學記事


在五歲時候搬家,搬家的原因我認為是傳統的婆媳不合因素。老屋那一帶都是親戚比較不會有被欺負的情形發生,搬家之後的新環境鄰居都是異姓,沒有親戚關係的陌生人。要適應新環境就會面臨被當地居民小孩欺負的不愉快情況。而鄰居的素養參差不齊,彼此相處也頗有微詞,只是礙於被迫每日開門都會打照面,不得不敷衍寒暄幾句。

國小四年級之前,我還頗熱衷上學排一路縱隊的活動。一路縱隊因為人多,所以總是熱熱鬧鬧,而且比兄弟倆一起上學要有趣。不過好景不常,住在埤塘和伯公廟附近的居民,一個大我約兩歲的小孩居然對我說:「你不要來排這個上學隊伍!」,聽到這唐突的話頓時不知所措,也忘記有沒有哭,只知道跟我媽抱怨這件事。我媽倒是很果斷的說:「那就不要和他們排啊。」,隔天就和我弟倆一起去上學,那個由附近鄰居所組成的上學隊伍瞬間被我拋諸腦後,如此的異姓鄰居棄之愉快。

有一段日子常常很早就到學校,大概是國小生活很無憂無慮吧?後來家人就說沒事這麼早去學校作啥,那時很容易賭氣,就此改變到校時間,越來越晚。晚到八點才從家裡出發。遲到的習慣一直伴隨日後的國中、高中的求學階段。

國小放學轉屋(回家)的路途上,一定是和順路的同學行共下(走在一起),但是行共下不表示我歡迎你和我共下行路。我就常常捉弄順路轉屋的女同學,常把他們的書包釦子打開,釦子一打開,書包就會開口笑和晃動。他們就要停下來把書包扣上,加上瞪我一眼。我還是樂此不疲捉弄他們直到我要轉彎行到自家的屋。國小五年級分班之後,就剩自己慢慢行轉屋。

國中開始騎腳踏車上下學,一年級時有一次放學轉屋,我騎在一位女同學的車後面,想要用車前輪去碰他的車後輪,心想這樣應該會干擾他騎車。沒想到詭計沒達成,自己卻騎進路旁的臭排水溝。幾乎全身都溼透了,書包裡放的心愛的參考書也弄濕了,狼狽的爬出臭排水溝和邊騎邊哭著轉屋。那位女同學好心安慰我,不過旁邊的男同學卻幸災樂禍地笑,讓我覺得更蠢。書包裡心愛的參考書是被我弄壞,要是是我弟弄壞的話,他大概會被我歇斯底里的罵和打吧!我很嚴以待人。隔天之後,有一陣子都沒騎那條路旁有臭水溝的路。

後來的國中一、二年級都是和國小五、六級同班的同學一起騎車轉屋,真感謝那位同學肯耐住性子和我一起順路轉屋。

有一次傍晚放學轉屋,我超越一輛機車時,隔沒多久那輛機車突然停在我面前,那時沒想很多便繼續騎。那輛機車在一個沒路燈的路口把我攔下,不良少年在我的後背捶了一、兩拳,我如驚弓之鳥怯懦地喊了一聲救命,那兩位不良少年才悻悻然離開,那時也忘記要記下他們的車牌號碼。因此,我非常納悶為何要保護壞人的人權?

國三那年有一次放學進車篷,發現變速腳踏車的變速器都被剪掉了,當場傻眼,打電話叫家人來載我和那輛被凌遲的變速腳踏車。事發後只能猜想是校內哪個壞學生幹的好事,可惜沒辦法把品性惡劣的壞學生趕出平鎮國中。

留言

  1. Hola!

    Devolviendo tu visita a mi blog me encontré con que no le entendí nada..

    deberías hacer una versión en español

    saludos!

    回覆刪除
  2. Wow, a taiwanese boy visited my blog O_O

    See ya =D

    回覆刪除
  3. no pos sim0n pero grasias por visitar mi mi blog

    the force be with you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