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竹客運車上的鬧劇

情發生在高中時期,那天傍晚放學搭乘桃園客運抵達桃園車站,接著搭乘臺鐵的電聯車回到中壢車站,最後搭乘新竹客運回家。平時忍受這三段交通運輸工具上的吵雜人聲,但也沒與人發生任何不必要的衝突。不過意外事件總是突然降臨的,讓我措手不及,採取的反應措施也不太得體。

從中壢車站出來,趕忙奔向新竹客運站排隊,因為放學時段有高中生、國中生的大集合,沒搭到眼前的公車,得要再浪費時間等上個十幾分鐘。蠻納悶為何位在平鎮市公所對面的平鎮國中,部分學生會跑到中壢車站附近的新竹客運搭車?雖然從平鎮國中走到新竹客運站要花個十來分鐘,不免覺得他們也太勤勞了。在努力進入公車車廂之後,面對人擠人的車廂走道,只能不注意其他人的存在。鬧劇就在這個時空環境下發生。

那是一個平鎮國中後段班的國中女生吧?他冒出一句:「厚嘴唇、香腸嘴」之類的話語。那時我很「本能反應」的直覺認為是在說我,忍受了一兩句之後,開始和那個放牛班國中太妹對罵。我的反擊不外是人身、品德和學業上的攻擊,只差沒罵出香爐人人插的話。我最後還罵:「平鎮國中的學生都是這副德行嗎?」,馬上就有另一位放牛班的學生口氣強烈的回應說平鎮國中的學生又怎麼樣了!意思就是我可以和那個「香爐」盡情對罵,但不准牽扯上平鎮國中這塊招牌!這一齣失了面子、裡子的鬧劇,就這麼草草收場。

我很納悶是我嘴唇太厚,讓他看不順眼嗎?還是說他認識我?這已經變成歷史懸案了,當初的不爽也早就煙消雲散。而周圍的乘客都在冷眼旁觀欣賞狗咬狗的情節,我以前的國中同學當然也不例外,連基本的阻止我不要和那種人一般見識的提醒都沒有。如果他們參加國中同學會,我應該不會參加吧?體會到有些事情真的是要親力親為,有一句話不是很警惕人嗎!「打虎要靠親兄弟」,外人能做到一般的噓寒問暖就很值得高興了。

現在事後檢討,我的確應該丟臉的。放牛班太妹並沒有指名道姓,我卻毫不猶豫的自動對號入座!可說是太沉不住氣!這也反應出我對自己的外貌缺乏自信心,阿貓阿狗的一句不重要的話,我可能就繃緊神經準備反擊,或是逃避。那位放牛班太妹的長相差強人意,他卻活的毫無一絲愧疚感,我為何要太在意嘴唇是否很厚?一大堆不認識的長相抱歉的人,都很有自信的把自己的照片放在網路上任人瀏覽,他們也都不自我矮化並自然的活在社會上。

我想我是膚淺的,有內涵的人是會積極充實自我,並懂得欣賞他人的優點。繼續在外貌話題上打轉,可說是毫無意義。萬一以後遇到這種人身攻擊的話語,我想我會得體的面對。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