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則臨時工讀日記

個週末依照往例沒回家省親,待在寢室瘋狂上網數個小時(我是神經病),仍欲罷不能,以致放到發臭的衣服沒洗,規律的正餐不吃,規定的功課不寫,好朋友不理,睡眠不足。終於靈魂之窗、轆轆飢腸率先發難揭竿起義。我真是無可救藥的可憐蟲一條。這是沒培養正當的休閒娛樂的自閉大學生的典型寫照?

今天早上特地起個大早,跑去打工(地點是臺中市的向上國中),臺中市長參選人蔡明憲舉辦後援大會,應該可領新臺幣五百元吧!參加的民眾大部分都是中、老年人,由於來的選民大都是福佬人,所以臺上幾乎都是在講福佬話。而我和同學在發候選人的競選宣傳單時,意外發現有客家人,說來也真是湊巧,我沒抬頭看人隨口說了「沒共樣」,對方也說了「沒共樣啊」,然後就說了“承蒙你”。呵!沒道理地高興了幾十分鐘勒(根本就互不認識耶)!

散場時!我們這些打工的人員,就要收拾場地,清理滿地的鋁箔包和紙屑,還有檳榔和煙蒂,完全無視身處這性質特殊的教育場所,糟蹋年輕一代學子的學習場所。蠻沒水準的,頓時想到這些“莊腳俗”滿口的「愛臺灣」,指責別人是「賣臺分子」的人,其本質行為上是殘害臺灣﹝侵占道路、人行道,闖紅燈,房屋違建,亂丟垃圾……等惡劣行為﹞,他們可能想說嘴上喊喊「愛臺灣」(心態上等同於講南無阿彌陀佛),就可抵銷所做的惡事吧!順便轉移大家的注意力﹝不過「賣臺」一詞的出現,是臺灣的短視近利政客所變出的厲害把戲﹞。

接著我在不爽的同時(自以為是救苦救難的正義人士),看見系上大四的學長把鋁箔包推進鐵椅子的空隙裡﹝已經疊高的﹞,想要眼不見為淨、掩人耳目的把垃圾藏起來(系上的老鼠屎露出狐狸尾巴啦)?如果民主進步黨專門招收這類型道德素養低落的年輕人加入,應該會敗壞該黨的創黨理想精神。我的嘴就開始囉哩囉唆了,賣力地把椅子下窩藏的垃圾掃出來,大家都領差不多的打工薪水,工作態度卻差這麼多,真的是一樣米養百樣人(勢單力薄地還是別亂得罪老鼠屎,被小人背地中傷可不是鬧著玩地)。

之所以會那麼不爽,是認為這種類型的人格特質,會對社會造成危害。而且日後他們步入政壇,很可能為了自身利益,檯面上表現的非常會服務選民、傾聽民意和需求;檯面下可能來個官商勾結,壓榨廣大的辛苦納稅人口袋的血汗錢。再加上開始看厚黑學,對不滿就不會掩飾的表達出來,覺得自己應該更為強勢。不過我會修正的,畢竟愛鬧情緒,是不好的行為,而且這樣子也很像幼稚的小孩子。(寫於中華民國八十九年十一月廿五日的高中班版)

後記:後來的市長選舉結果是胡志強終結張溫鷹的市長連任之路。張溫鷹當臺中市市長任內沒啥特殊的市政建樹,連取締酒家都被揶揄是家庭因素導致的。聽著在投開票所的選民的閒談,胡志強似乎獲得強烈的支持,張溫鷹被選民放棄了(也可能該區域是國民黨的票倉)。落選後的張溫鷹重操舊業:當牙醫,系上某位老師開玩笑說:「已經從政十幾年都沒碰過牙醫用具,還有看牙的技術?找張溫鷹看牙應該要有很大的勇氣吧。」

誰知道胡志強又能做出多少讓人滿意的市政成績呢?

留言

  1. 民進黨擴得愈大,進來的人也愈複雜,有些地方和國民黨差距也不大。這是一個黨要壯大過程的必要之惡,不過領導者如果將之視為理所當然,是很要命的事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

Google+ 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