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時候就很敗家!



國小下午沒課時,總是和我弟在埤塘、伯公廟那裡玩耍,有一天下午我像是突然感應到什麼似的,頭也不回的跑回家,剛好看到家門前有一位女性書籍推銷員在門口佇立,我很自然地把鐵捲門往上推開,看到我媽躲在鐵捲門後,一定是在躲推銷員等他何時離開!

我推開鐵捲門進屋去,那位推銷員也很自動地跟進來。我媽的臉色笑得非常尷尬,我到變成像是和那位推銷員狼狽為奸。事實上我對那套售價二萬元左右的百科全書沒什麼特別興趣,只是覺得他不過是進來推銷商品罷了,我媽對這突發狀況應該是措手不及,心裡焦急萬分想立刻將這不速之客驅之別院,再把鐵捲門狠狠拉下吧!不知死活的我,只專注在推銷員的遊說和展示書本下,完全把身旁快要氣急敗壞的母親大人晾在一邊,不知不覺度過這「尖峰時刻」。

內心在淌血的我媽,很勉強的擠出笑容,同意這忝不知恥的推銷員遞過來的訂單,那位陌生人就這麼愉快地道別、揚長而去。而怒氣終於爆發的母親,自然而然闖出大禍的我,以及完全一派天真的弟弟一起杵在屋內,不知如何是好……

隔了幾天,昂貴的百科全書送到家,我是放學回家後才知道的,那時我媽正在瓦斯爐前炒菜,電話鈴聲突然響起,很心虛地望著臉色有些鐵青的母親大人,躡手躡腳地接起這該死的來電,一聽原來是那位賊砍頭的推銷員。草草敷衍幾句便急忙掛斷電話。

臉色高深莫測的母親大人在炒菜的同時,偶而望向我和那三箱書,嚥了嚥口水我拿起美工刀割開紙箱上的封箱膠帶,打開一看總共有二百零二本薄薄的硬書皮全彩的書,我媽語氣平緩地說:「書送來了,就仔細閱讀。」,我和弟弟抱著紙箱與書架往二樓房間去組裝。原本沒啥書的屋子突然多了這些書,感覺是有點書香味滲進這個家,但是卻瘦了賺辛苦錢的父母親的荷包。辛苦的藍領階級只能盡量節省生活開銷。

書都看完後,二百零二本的百科全書被我和弟弟用來蓋房子,因為書本薄薄的,書皮是硬紙版非常實用,也是因為家裡的玩具玩到膩了,就像撲克牌一樣,一本一本地疊起火柴盒狀的房子。還真是糟蹋這些價值不菲的書籍。那時整套的百科全書知識可以贏全班耶,可見當時班上同學的家庭環境是不太注重閱讀書籍的,另一個角度來說,這才是無憂無慮的國小學生嘛,也表示其他同學沒有像我這麼敗家。升上國中後,那套百科全書還偶而會翻翻看,到了高中時期那套書就束之高閣,極少拿來閱讀。

後來覺得我媽自己把拒絕推銷員推銷的行使權力推給國小三年級的我,冀望我能夠很懂事的拒絕推銷員無異過於一廂情願,事後遷怒於我真的不是很好的教育示範,畢竟那個年紀是喜愛玩具勝過書本。又怎麼看的出來我媽只是在裝笑臉,內心是拒絕花這不該花的二萬元。可以把我和弟弟叫去二樓,自己在一樓把推銷員掃地出門,這樣不是比較好嗎?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