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06的文章

想到六年前的一位大學同學……

中華民國八十八年的九月下旬,我進入東海大學就讀,東海大學規定大一學生一率住校,就算不住校,宿舍費也不會退還。那時系上都是六個人擠一間房間。上電腦課時,老師教我們製作投影片,那個程式還不難上手,只要依照順序操作就可以獲得讓人滿意的效果,令我不快和「憾恨」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我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種鳥事!

住校的好處是任是同班同學非常快速;缺點則是如果外務不多的話,很容易被人找。電腦課的作業做好之後,就有一位同學向我提出了一個非常令我覺得匪夷所思的要求:「可以用你的印表機把我的投影片印出來嗎?」說來奇怪,我居然沒有一口回絕,想說印一下應該不會太耗費墨水吧?

在列印之前的設定是「最佳列印」,當第一張的「投影片」列印完成之後,我後悔了,那一整張紙都是彩色墨水所覆蓋的,可想而知要浪費很多墨水!而悲慘的是那一系列的投影片共有十張,而當我表達出:「可以不要繼續印嗎?」那位同學一派天真地說:「印完啦。」反正也就是表達不全部印出來就「不完美」。真是快吐血而死了,有人這麼的不懂事!

無能的我卻沒有堅持我的立場,畢竟我是這臺印表機的主人啊!再開始印第二張時,我就「難過」的離開寢室,到戶外散散心,以便有勇氣面對接下來的事實。事後根據我的室友轉述,我的室友有向那位同學提出質疑,別人的印表機不需要這麼的糟蹋吧!那位同學已經有一些不好意思了,但那也沒阻止他良心發現。心中估量那十張最佳列印的全張投影片應該列印好了吧,就腳步沉重地步入寢室。

老天爺沒有讓我死不瞑目,我有看到那令人心碎的十張全彩列印的「成果」,我這個人的修養應該蠻好的,我的不爽沒有當場爆發出來,反而是很平常的心情來面對這件事。現在回想起來,只知道那件事之後就不太想再遇到那位同學。我怕我面對那位同學火氣會不由自主的冒上來。

該位同學也不是只有我在抱怨而已,其他同學說他吃相難看和小氣。雖然我的人緣也是不太好。在大三那年,他考轉學考轉到北部的學校去了。得知這個消息也是從其他同學口中傳出來的,可見他的消失對大夥來說是沒有任何影響。北部學校的人際關係的疏離對他來說應該是一項保護傘吧?這樣子他的個性和缺點就不會很容易的讓大家知道。只是不知道,六年前印的那些全彩的紙張,是否還被那位同學妥善的保存?

說起來,我也真是無能!也不能把錯全怪在那位同學身上。

毒品合法化除罪化

圖片
我常在電視新聞、報紙上看到有關吸毒、製毒、運毒和販毒的報導。由於毒品在臺灣是非法的,導致許多社會亂象的產生,也耗損龐大的國家和社會的資源,投入龐大的政府力量來查緝毒品的走私、製造、吸食與販賣。繁多的地下活動,例如:無經濟能力購買吸食毒品者,會鋌而走險地去搶劫,或是印製偽鈔;黑道則靠著販毒,壟斷毒品通路市場來獲取龐大暴利,或是藉由提供毒品來控制吸毒者,為其從事犯罪行為;以及毒蟲為躲避警方追緝,進而導致共用吸食毒品的器具,造成傳染病的相互傳染......等負面現象!

假如政府能夠立法通過毒品合法化、除罪化,甚至更有生意頭腦的話,把毒品交易收歸國營專賣。我相信能夠減少相當多的社會亂象和犯罪行為,以及龐大的國家、社會資源,何樂而不為呢!

茲列舉六項優點如下:(一)毒品合法化之後,毒品的購買成本必然大幅降低,甚至能和菸酒檳榔一樣地廉價!因此吸毒者便無需花費大把大把的鈔票來購買毒品。能夠像一般人一樣安心的繼續在工作崗位上奮鬥,不必去違法搶劫和印製偽鈔來買毒品,如此一來犯罪率可大幅降低,其他民眾生活的更安心,經濟損失也能有效降低,而警力能更有效率地執行其它勤務。

(二)毒品合法化之後,毒品交易便可公開,價格合理化,不再需要絞盡腦汁的透過特殊管道取得毒品,進而可使黑道的獲利大幅縮減,也迫使黑道不再能控制毒品交易的黑市,黑道勢力因而萎縮,社會治安可以大為改善!

(三)毒品合法化之後,毒蟲不再躲躲藏藏,也就不必和其他同好共用吸食毒品用具,所以傳染性疾病(譬如:愛滋病)能夠得到控制,醫療體系也能夠更直接的為那些毒蟲治療,不再延擱送醫救治的時效。

(四)毒品合法化之後,經由立法的規範,毒品交易可以收歸國有,由政府機構專賣,例如:「臺灣菸酒毒專賣局」,這樣能杜絕私人哄抬毒品價格。或是仿效彩券發行模式,向民間企業合作,由民營企業經營毒品的交易,增加殘障人士的就業機會,販賣毒品的盈餘則可以用來投入社會福利。

(五)毒品合法化之後,毒農的獲利便大幅降低,也減弱毒農的種植意願。第三世界國家的恐怖分子即是靠毒品交易來獲取巨大利潤,以購置小型武器來從事恐怖活動。毒品合法後,將導致運毒成本的大幅削減,販賣利得也大量縮減,間接打擊恐怖份子的經濟來源,國際局勢可以更加穩定,第三世界國家可藉此良機轉型國內的經濟結構,洗刷毒品生產國的污名。

(六)毒品合法化之後,可以有效降低監獄受刑人人數,根據政府統計資料顯示,民國九十…

體罰不好?

中國傳統社會的一般家庭,家長常用打罵的方式來管教犯錯的孩子,這種普遍的管教方式隨著留洋學者的批評而遭受質疑,進而有「愛的教育」的理念的提出和倡導,且蔚為風潮勃興起來。卻沒料到「愛的教育」卻造成後遺症,而影響到其他人的權益。

父執輩那一代的成長環境是,兄弟姊妹眾多、長輩忙於農事,根本無暇顧及到小孩的日常活動,因此他們是非常自由自在。除非他們犯錯才會被家長狠狠教訓,因為是明顯的錯誤,家長二話不說立刻教訓一頓。是非對錯觀念分明,也沒有傳出「體罰」對小孩造成身心的不良影響,反而是小孩不敢犯錯。

臺灣的留洋學者指出,西方家庭沒有體罰小孩的教育方式,人本教育基金會則提倡要和小孩講理,提倡建立「不打小孩的國家」。隨著「女童人球」案的備受注目,報紙社論呼籲禁制「體罰」來處罰小孩。報紙社論寫「體罰」是不必要繼續存在,卻未清楚定義何謂體罰?體罰和虐待的差異在哪?不當體罰和適當體罰的分界又在哪?只是空泛的呼籲應該禁制體罰。

我曾問過加拿大籍的外國人,他們還是有存在打小孩的情形。老師在課堂上也講過,西方家庭教育是「反特權」的教育,意思是十歲小孩做了七歲小孩階段的錯事,會被家長視為任性、搞特權、不理性,而被責罰教訓。而留洋學者竟從未提到這點,反而批判打罵教育是不好的,應該要以愛的教育來對待小孩。

體罰與虐待的不同是可以分辨的,體罰是作為管教的一種方法之一,用極為短暫的身體疼痛來處罰,例如:打手心、打屁股,或是讓身體極為疲勞,例如:半蹲、青蛙跳。而虐待則是造成身體的長期性傷害,像是虐童案的主角邱小妹妹。

如果沒把虐待和體罰的界線分辨清楚,是否會有無法管教的問題產生?家長的處罰讓小孩「大義滅親」,控告父母體罰,實際情形是家長只不過打了他手心或屁股;學校老師無法體罰壞學生,讓其他守規矩的學生淪為受害者,這合乎公平性?

一種處罰方式的動機可能不只一種,體罰小孩的父母親,他們的心態不外乎是恨鐵不成鋼,也可能是小孩一再犯錯,或是父母處罰小孩是為了發洩情緒。而為了發洩情緒的體罰容易演變成虐待。不過教育動機也是可以有不同的管教方式來表現,跟小孩慢慢講道理,打、罵小孩、禁足,只要可以用來處罰小孩的方式,父母一定都會想到。

教育小孩本就應該秉持「因材施教」的信念,有些小孩很聽話,根本就不用父母操心;有些小孩跟他講道理,把話當耳邊風,不然就是少根筋,要被父母打過之後,才會痛下決心改過;也有些小孩可能打再多次也是…

家族學長送的陶土作品照

圖片
這是大我一屆的大學家族學長送的陶杯。這個對杯幾乎大學家族成員都有。我已經忘記是不是大四,自己騎著機車到南投集集的添興窯去載十幾盒的陶杯。那時載著十幾盒的陶杯回臺中東海別墅,超怕那些東西沒綁好掉下來。原本贊助的家族學長是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去添興窯拿,順便來個家族一日遊,但是大家時間太難配合,學弟妹也沒啥意願跑到南投集集。真是苦了我啊。

添興窯網址

下面的陶土作品也是家族學長送的喔。





變相吸金的儲值卡

統一集團的便利超商推出它們自有的儲值卡,心裡就想到它們打算靠icash卡吸收資金!雖然打著購物不用帶現金的宣傳口號,吸引貪圖一時小方便的消費者。但是要擁有統一超商的儲值卡,先得付出一百元唷!而且這儲值卡是有使用期限的,使用期限一過,又要重新買過了。以及卡片壞了要付修復費和退卡也要扣手續費。

我沒有買統一超商的儲值卡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妳們要賺我的錢還要我先花一百元買儲值卡,有沒有搞錯!我才不想浪費這一百塊!想到統一超商利用這方式來吸收資金賺取利息,就更不可能花這一百元!再說,買了儲值卡就勢必要去7-11消費,而排擠去其他品牌的便利商店消費的機會,可謂城府極深!以及這儲值卡居然有使用期限,期限一過又要再花一百元買新卡,可說是再一次剝削消費者的荷包!但是,我雖然看透7-11的計謀,其他人高高興興當冤大頭?

得知我弟居然花一百元買統一超商的儲值卡,我就罵他怎麼花這錢呢!不知道他有沒有了解7-11推出icash卡的真正目的?有沒有看到昨晚新聞報導消基會揭發知名連鎖商店儲值卡的陷阱?

當懷抱資本主義本質的企業推出聲稱能便利消費者的措施、行為工具時,消費者在使用這些聲稱有便利功能的商品、工具時,應該要仔細考量本身是否缺它不可?或是我花這個錢值得嗎?是否陷入這些企業變相吸收資金、節省成本的馬前卒而不自知?別天真地以為企業推出的儲值卡是真的為消費者著想,企業的最終目的就是要榨乾你的荷包!

臺北市一日遊

二月二十八日,某大學研究所報名的最後一天,身上帶著另外三人的報名表和錢,中餐也沒吃,等拿到准考證才慢吞吞的找家店吃飯。吃完飯之後,就走到聯經出版公司的門市部,因為在網路上看到它們有個系列的書是打七折。進去之後,發現書都是五年以前的,雖然,書的狀況還不錯,要買的時候還是會猶豫。因此,我問店員,書還會改版嗎?他說他不知道,荒唐的是,他也不知道他們聯經出版公司官方網站上的折扣活動!已經公告了一個月了,還真是一國兩制的典範呢!於是,說了聲謝謝就走出店外。

剛好桂冠圖書公司的門市部也在附近,於是就走了進去,買了一本四個月以前大學同學就推薦我必定要買的書!人不在臺北,因此,沒辦法像臺北人那麼命好,有水準書局、政大書城,可以買到便宜的書,只好利用網路書店購書了。我利用金石堂網路書店訂購那本書,它們始終說那本書調不到貨,所以,我也始終買不到那本書,可是,我在住的地方附近的書店有看到那本書,但是,我不想買,因為那家店只有九折,也沒開發票!只能說網路書店的服務其實不是很好。

在桂冠的門市部買書,至少還有八五折,能夠親自挑書,是最安心的了。更不會在收到網路書店寄來的包裹後,而氣憤不已!只能說博客來、金石堂網路書店的員工的水準不是很令人滿意,挑的書的狀況根本是一般人不會去購買的。其他人是擔心網路交易的不安全;我則是煩惱老是拿到近於破舊的濫書!

索性又走到師大夜市附近的政大書城逛逛,政大書城的書的折扣依出版社而定,折扣都比網路書店要來的划算,最便宜的到七五折,例如商務出版,一般都是八折的折扣,唯一的缺點是不接受信用卡。走到地下一樓,發現韋伯的書,看到想要買的書之後,發現已經被人碰到舊舊的,最新出版的書封面有摺痕,只能忍痛不購買!有一點令人納悶?韋伯的網站上,加入會員的折扣是八五折,而政大書城的折扣表是八折,書商到底賺了多少利益?

住在臺北,買書倒是蠻方便的,不用為了撿便宜而不得不利用服務品質不怎麼好的網路書店購物!

生病雜記二

看了小診所之後,決心好好「善待」自己的腸胃,畢竟真的不想再受苦受難了。生活步調大亂不說,肚痛難耐才真是捶心肝呀!醫生開的止瀉藥完全沒碰,怕吃了有反效果,萬一腸胃不蠕動那可怎麼辦好呢?所幸,已經沒有「嘔痢肚」的現象了。

善待胃腸的首要工作是:吃白粥,連廣東粥之類的粥都不行哩!只好向同學借小電鍋,跑去雜貨店買自己頗愛吃的海苔醬、鳳梨罐頭,很想再買個鮪魚罐頭和花生罐頭的。但是那會對腸胃造成刺激的作用,就打消了購買的念頭了。三公斤包裝的米能夠吃多久呀?心裡浮現這個疑問。

連續這兩天下來,也習慣對我來說繁瑣的動作。洗內鍋、洗米,和洗碗、湯匙、筷子。全都是用手去洗,不敢用菜瓜布怕刮傷它們。再跑到四樓加水到裝著米的鍋子裡,放到電鍋內一切就就緒了。看著電鍋冒著水蒸氣,靜待個十幾、廿幾分鐘後,水氣已灑滿電鍋旁的地磚了。打開鍋蓋,水蒸氣倏地衝發而上,要是一個不小心還是會被燙著的呢!接著就等個幾分鐘,讓稀飯稍微降降溫,才好入口嘛。

配上愛吃的海苔醬,食之無味的稀飯也才好下肚,不然要吃掉一整碗的稀飯可是一個嚴峻的考驗哩!況且要連續三餐吃個兩三天,甚至是三四天啊!所以,還能夠配上愛吃的海苔醬是一種小小的幸福吧。在家吃自己感覺上是蠻節省伙食費的,而且自己在家吃飯不用出門,省的排隊也不錯。不過,今天中午要冒個險不吃白粥,如果,沒有拉肚子的話,就算是正式擺脫腸胃炎的陰影了。要是再拉的話,就只好繼續忍耐著吃白粥了。

眼鏡照

圖片
隱形眼鏡買了之後,只戴過一次。形同被我打入冷宮!買隱形眼鏡沒有散光功能,已經是近乎浪費錢了。


這副眼鏡「特價」之後,也還是要四千塊錢上下(決不低於四千元喔)。當初那位南光眼鏡的女配鏡員,天花亂墜的說這副眼鏡可以防止強光炫目,汽機車的車燈照過來一樣讓你畏光!也可以防止產生霧氣,吃熱呼呼的麵食,眼鏡表面一樣產生白花花的水氣。南光眼鏡那位女銷售員也不知跑到哪家分店去了,為了賺錢可以說謊,良心是跑到哪裡去了?真是可惡的南光眼鏡缺德女店員!


這副眼鏡花了差不多一千元左右,這副眼鏡的散光度數和我的眼睛散光度數一樣,造成的後果是,待了之後會頭暈!會花一千元左右配這副眼鏡的原因是,上面那副四千多元的眼鏡破了一片鏡片。後來面對破掉的鏡片的重配價格,只要一千元,那我幹麻還要多花那一千元的冤枉錢,配一副戴了會頭暈的眼鏡!我又當了白痴。


這副墨鏡要價也是四千多元。它有度數喔,方便的地方是可以不用戴隱形眼鏡;不方便的地方是要戴第二副眼鏡替換。

丙戌年,桃園燈會在中壢

圖片

生病雜記

七月廿日的凌晨兩點多,開始腹瀉!其實從晚上吃完統一超商的真飽黑胡椒雞排便當之後,肚子就開始快速蠕動了。沒想到造成如此始料未及的痛苦發展。雪上加霜的是,四樓的住戶極沒公德心的在凌晨時刻打麻將,並且高談闊論擾人安寧,真是忝不知恥!便這樣斷斷續續的腹瀉到清晨。

白天的情況反而比夜間睡眠時段要好些,大概是因為有睡回籠覺吧?吃完早、午餐之後的下午時段,便騎車出門閒晃,這時候只覺得背部的腰的部位極度酸痛,那時心想應該不會病毒侵入脊椎了吧?還是硬撐下去,畢竟沒有即將要腹瀉的感覺。晚上吃完晚餐,接到新光三越裡的誠品書店打過來的電話。馬上騎機車到那取走我之前訂購的「索多瑪120天」,雖然該書有打八折,不過仍舊花了四百元。回到住處,拆開透明膠封後,隨意地翻了翻發現該位大陸譯者的翻譯內容不是很流暢,翻著翻著就昏昏欲睡起來。

睡到晚上十一點醒來,有發燒的症候出現,頭昏沉和脹痛,肚子也不舒服!東別的診所都已經關門了,也不想到藥房亂買藥吃,只好到大醫院就醫了。掛號費和診療費用就花了四百六十元。替我看診的醫生感覺不太專業,像是在背演講稿似的。讓我選擇要留在醫院打點滴,還是直接拿藥回家吃。在醫院打完點滴之後,高燒已退人舒適不少,驗血的結果也是可接受的,不過那位替我看診的醫生又來跟我講解一番,說情況沒好轉的話,就要看胃腸科了。

拿了醫院開的藥回家已經是廿一日的凌晨兩點多了。沒想到澄清醫院開的藥快吃完了,身體的不適的狀況仍未消失,肚子反而是更痛了。可是又會懷疑是否是吃粥的緣故?吃粥太快肚子餓。這肚子痛又不是「嘔痢肚」,只拉出一點點的軟質排泄物。於是打電話問同學要看哪家診所,不想再去昂貴的大醫院了。診所的費用真的很合理,才一百元而已!不過,開的藥的份量通常都是三天的量,吃的會很煩。吃了藥之後肚子就乖多了。但是還是要吃好幾天,但是會很快消化掉的白粥。

總覺得我每年都會來上一次的急性腸胃炎,都是拉的我死去活來的,拉到很想直接黏在馬桶上算了。然後就花冤枉錢到大醫院看病,榮總或是澄清。大醫院開的藥都沒辦法改善症狀,反而是小診所開的藥能夠讓我康復。這也可能是大醫院的藥已經先解決了部分症狀吧,小診所的藥就來收拾殘局?我是這樣猜測的。不過,大醫院真的很貴!

欸!要吃好幾天的白粥配罐頭食物度日。只能充飢而已,幾個小時過後就又餓了。也不能去健身房運動,我怕激烈運動會加快腸胃的蠕動。每次吃粥都要洗鍋子、洗米、洗碗筷和湯匙,…

回顧暑假生活(回應拉、雜系列日記篇)

我的暑假生活仍舊是平凡的。在研究生備取報到那天之後,就已大致底定。回到桃園縣境之後,過準研究生的第一個暑假。而我的高中同學有些將陸續入伍,便和幾個高中死黨跑去臺北徹夜狂歡,徹夜狂歡有夠累人的,清晨時分我和另外二名高中同學走在臺北市的街道上,努力地走向臺北車站要搭車回中壢車站。這是一個有點意義卻又沒有意義的狂歡啊!

接到大學同學打來的電話,告訴我有臨時工讀,不過工讀的時間大多是三天兩夜,或是二天一夜的。和畢業旅行團的工讀性質是不太一樣的,這是類似團康的工讀性質。既然這是暑假中的賺錢機會,便搭車回臺中去了。先說一下,暑假結束所賺的薪水只有區區的五千元而已。

說起這樣的打工經驗,其實是不太愉快的,首先是吃力:老闆會吩咐你跑上跑下的,一刻不得閒,水分流失的很嚴重。第二:我從沒參加過童軍社,團康的動作根本就不會,要當中隊長之類的差事,可說是趕鴨子上架,心虛的很!動作常跟不上或是呆呆的看著別人做。再來是晚睡早起:參加活動的學生一樣會想徹夜不睡,我們這些活動教官就得輪班值夜,而且還要開檢討會。一大清早就要起床,因為不能比學生晚行動。第四是老闆心機重:這是工作夥伴大多會曉得的,他常口是心非,因為你有利用價值,他就會擺笑臉,翻臉比翻書快。最後則是煙鬼特多:活動教官大多會吸煙,抽煙也就算了,可是在室內也是照抽不誤,完全不懂的尊重其他不抽煙的人的權益,一群白痴煙鬼!現在想來還是非常的厭惡他們。

由於這類工讀是臨時性的,所以只要有工讀機會的話,我大學同學就會打電話告知,我也就搭臺鐵去臺中。暑假的一些日子就是這樣過去的。而暑假後半段則是面對著缺水、停水的生活,當時怪自己怎麼工讀結束不窩在臺中幾天呢?反而直接跑回桃園縣境,無知的面對漫長的停水生活!桃園地區的停水天數打破歷年來的紀錄,自私、「溫和」的桃園人,有部分終於挺身出來抗議了。

坐落於桃園縣的石門水庫,可說是逢颱風必停水!因為集水區內的水土保持被破壞,淨水廠的處理能力也始終不見提升,原水取水海拔也是不見改善,所以每年都會遇到自來水停水!臺灣人的劣根性、處事準則在政府部門中表露無遺!停水的日子不禁懷念起從前有地下水可用的光景。這段不方便的日子裡,我終於知道家中的洗衣機大約有六十公升的容量,洗衣精的用量終於能夠確定。政府部門也終於有所行動了,遷移原水取水口,取締破壞水土保持的兇手。這不是早該完成的嗎?民眾還真是奉行「得過且過」的古訓啊!

當然…

拉拉雜雜的日記三

以前在朋友的電子佈告欄的個人秘密版裡,胡謅了十幾篇的張回武俠、神怪小說,一路寫來是頗有趣味的,可是我卻半途而廢寫不到完結篇,就撒手不寫了。另起爐灶的章回小說也是面臨同樣的命運,而也是在同個版發表文章的網友,卻盡職地完成的他的章回小說,四十來回的篇章,讓我望塵莫及,非常汗顏。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也認知道要寫一部好的小說,情節的蓋要、鋪陳和準備工作是非常重要的,檢討起來,我是隨性所致就寫了起來,靠著一時的靈感撐起小說的架構,可真是膽大妄為啊!我可沒有說要走小說家這個職業啊!只是由此可看出我的個性和處世技巧罷了。現在看到未完成的小說斷在那裡,也不是滋味,想要繼續寫下去也是缺乏靈感和興味呀。

回桃園縣是要自己騎機車回去,不想用鐵路運送機車。以前聽同學說過,他的機車經由鐵路運送一些零件都給弄壞了。只是自己騎機車回家會比較危險和耗費過多的時間。回到家的日子一定要幫忙分擔家務,自己要唸書的地方也要徹底的打掃乾淨,不過唸書的地方的房間品質非常不好,壁癌的現象很嚴重,油漆都脫落成粉狀,要打掃的話大概會塵霧瀰漫吧?

想到就覺得困難重重,而且也想在添購一個書櫥放書,雖然家中書籍並不多,可這幾年斷續買的書也以沒地方可放,之前的書櫥已經放滿書了。這個書櫥的製作品質堪劣,當初也沒有退回更換,我家好像奉行『吃悶虧』哲學,想來頗悲哀的。也忘了當初買的價格是多少了!

唸書的地方不打掃乾淨的話,那我八月份的暑假也不可能會讀完任何一本書的。打工也是不可能的,一個月的時間能找什麼工讀機會?我又不會像別人能夠欺騙雇主說:我能夠長期工讀。這我也是聽同學講的才知道能夠這麼的欺騙。我真是單純的愚蠢啊!已經能夠預想在家的生活模式了,每天起床到一樓看報紙,吃早餐後拉屎。我可能要煮午、晚餐的飯,我不會做菜,我連洗菜都懶的作。

看著無趣的無線電視臺。良心發現才會看書。也可能會去游泳、曬太陽吧?我很奇怪的一點是,爸媽在家,我就不太敢出門,除非有人約或是已經計畫好的活動,我才敢大方的說要出門。可能是怕爸媽問東問西的吧。也認為他們覺得沒事跑出去幹啥呢?好好地呆在家不是很好嗎?這或許造成我想出門又不敢出門的陰影。

相對的住在東別很方便,至少我喜歡逛書店,看有哪些書出版了,我就可以經由便宜的網路書店訂購書籍。再說書店的環境也蠻好的,適合長時間呆在裡面。東別的住處出來到書店很方便,走幾?路就到了,不像在桃園縣的家裡到具規模的書店,…

拉拉雜雜的日記二

原本以為在臺中的日子是過著幸福的日子,沒想到一個敏督利颱風過境,就讓我感受到那有電沒水的「艱困」日子。住的地方突然發現無水可用,也不知是哪個同棟的「賢慧」女性洗衣服洗掉了?那個非常普通的夜晚,我洗身洗到一半水就這麼沒了,沐浴乳都還沒沖掉耶!只好打著昂貴的通話費的電話,問同學哪裡有水可用?「學校!」是用地下水的。馬上騎著機車到學校完成盥洗的動作,再騎回住的地方。第一次覺得住在校舍是一件好事,雖然沒有隱私權;要和沒公德心的人共用廁所、淋浴間;要花多一些的時間到東別吃飯。

敏督力來的時候,心裡還幸災樂禍的想說,反正沒呆在桃園,桃園要怎麼缺水停水都影響不到老子我,因為只要颱風過境,水庫的水就會非常混濁,淨水廠就會降低供水量,進而造成分區供水,管線末端的住戶也會因此有多天的停水。沒想到鯉魚潭水庫的某個匣門會突然的斷裂段落,這就造成大臺中地區的停水,而我就在臺中,這真的是蠻不爽的一件事。

斷裂匣門的修復延宕好幾天才告結束,我也到學校盥洗了好幾天,至於拉屎這件事則是到比較乾淨的地方去解決。水荒事件落幕,也懷念起學校的淋浴間的強大水流,沖起來真的是很爽!停水期間,單身漢比較不怎麼麻煩,吃的方面就到外面解決,不用用水洗碗筷、煮飯作菜,唯一僥倖的一點啦。

停水不便的事件落幕之後,那平凡、無聊的生活持續進行著。高中同學會的事宜斷續的進行著,以前的同學有些在工作;有些行蹤不明聯絡較難;有些在外地讀書;有些則不會參加同學會,可是還是要浪費電話錢打電話給他們。窩在臺中也很難進行同學會的事宜,畢竟,在家裡可以用市話連絡,比較省錢;也比較有動力去進行。

不過,聯絡同學這個過程還真是頗煩人的,要去一一的確認和安排時間,如果是要用類似樹狀圖方式交代聯絡的話,則是不能得到每個人的第一手回覆,會有連絡不良的狀況產生。而且就電話費這一「小事」來說好了,又不能大喇喇的向與會同學分擔,多少會有些怪怪的感覺,但是,這又不是主辦人的同學會呀!只能是以願打願挨的心態來看待了。

嗚……肚子痛要嘔痢肚了!好好的日子似乎與我無緣,沒事總得要找事做?生活步調大亂,該做的事沒辦法做,生活開支多花了數百元,不過之後的信用卡帳單又突破一萬元了。渡過了數日的白粥日之後,今天開始正常飲食了,但是肚子似乎還是會略為有些異狀產生,是蠻怕又「舊疾復發」啦!畢竟是拉怕了、痛怕了。雖然痛的時候是有那麼一點痛快,可以把屎拉乾淨的想法,讓我撐過肚子…

拉拉雜雜的日記一

考完期末考之後,在成績公佈之前和備取生報到日的這段日子是難熬的。一方面國立大學的研究所一間都沒考取;另一方面自己學校的研究所也只是備取。心裡當然是非常擔心,成績出來之後不及格要暑修或重修;以及就算拿到畢業證書時,研究生的遞補名額輪不到我這名備取生。在預定的日子一一到來之後,所有事情才完全的塵埃落定。

期末考結束後,便搭乘臺鐵回桃園縣。過了幾天的安樂生活便又匆匆地回臺中了。原因是六月底的幾日,課務組要收發轉學考的報名事宜,需要工讀生幫助作業的進行效率。我也順便趁這幾日賺些工讀費;也等著領取畢業證書和報到。本打算事情一一對付完畢,就可以打到回府,沒想到日子就這麼慢慢地渡過快七月底了。

大概是心裡就不太想回家吧?在家要做家事,做家事也沒什麼,因為那是自己要生活、居住的,只是,家人總是嫌你手腳不俐落,浪費大量時間在這上頭,被這麼一嘮叨,誰心情好的了?尤其做家長的習慣性地誇大小孩的錯誤程度,原本事情大約只錯三分,家長可以編派到七、八分去,真是不是滋味!

研究生備取報到那天下午,要去系辦公室選研究所的課程。學分上限是十二學分,我選了四門課,每門三學分。三門必修;一門選修。算算這一星期七天裡頭,上課也只花了一天半的時間,其它時間大概要用來寫教授吩咐的報告和閱讀指定教材。我想應該還是有時間用來打工吧?不然,沒有多餘的錢可資運用是頗傷神的。

再加上老媽被工作的仁寶電腦計畫性的裁員後,家裡已經少了一份經濟收入,而我延畢一年居然只考上私立大學的研究所,無形中又加重家中的經濟負擔。還好老弟考上國立大學的研究所。可是,我又很懶的再打工了,雖然每個月多個三千元日子會比較輕鬆,可是悠閒的呆在房間裡過日子真的很爽!內心還在天人交戰中,不過,要找到自己能夠覺得可接受的工讀大概不好找吧?

也憂心自己研究所到底能否順利畢業,想到畢業碩士論文就頭皮發痲!論文真的那麼好寫嗎?看到坊間出版業者出版的一些書籍,書的內容是大量引用其它書籍的觀點,在佐以作者自身的觀點,可是看看書內引用的資料就佔了三分之二強了吧?看樣子論文好像又很好寫。就這樣剪剪貼貼、排列組合,再融會貫通自己的觀點,或批判、或贊成云云。

而且也懷疑自己能否找到理想的,或是自己想寫的論文題材?光是這點我也是非常的煩惱,很佩服能夠二年就畢業的人,真是厲害呀!讀到碩三的話,又得要浪費一年的生活花費和寶貴時間呢!我想還是先擔心開學之後的課業成績比較要緊吧!說…

七月十日日記……

今天上午人還在學校看報紙喝水時,接到宅配的電話,告知金石堂網路書店的包裹到了。便匆忙的跑到圍牆旁邊,騎上機車趕回東別的住處。打開小紙箱檢閱書本的狀況是否安好。就抱著紙箱走到五樓的房間,四本小叮噹的大長篇、一本法國人畫的漫畫「出生在她方」和四本書。這次買的書花了一千一百左右。而且再隔幾天又要買書了。

下午很開心的看小叮噹的大長篇﹝明明書名都是以大雄開頭的﹞,太陽王傳說還蠻好笑有趣的,就這樣以愉快的心情度過這下午時光。後來就跑去學校喝水,因為住的地方還是停水狀態,於是順便在學校的電腦教室上網,虛度光陰。四點一到電腦教室就關門了,回到寢室繼續看未看完的小叮噹。看的欲罷不能,抬頭一望時鐘發現已經五點了,便騎著機車到校門口旁邊的圍牆停車,到健身房運動。

健身房都是一些熟面孔,雖然是熟面孔我卻從沒跟他們聊過天,跟陌生人聊天沒什麼意義。做完好幾項健身器材之後,踩了廿六分鐘左右的有氧登山機,就離開健身房要去吃晚飯了。走到停放機車的位置時,發現機車不是兩支腳架立起來的,一看不對勁。我那臺山葉的馬佳士帝比一般的一二五機車要大臺,約重一百卅六公斤,要它「側躺」是很難的!除非是有「外力」故意介入,它才會乖乖側躺。發現我的財產慘遭不幸之後,下午所產生的愉快心情頓時灰飛湮滅!臺灣白痴何其多;緣何沈某常遭遇?定是車大招瘋蝶;才讓愛驥慘遭殃!

檢查一下代步工具的傷勢之後,我懷著沉痛的心情騎去吃晚飯。心中納悶怎麼會碰上這種倒楣事?那個肇禍的賊賤人是永遠都抓不到。只是好奇怎麼牽車會牽到我的機車側躺?還是有人在把玩我的機車?真的是很氣憤!我的機車好好的停在那邊,就是會有狗養的賤種讓我的機車受傷!我真的心情很不好,我一直在想這件事,下次不能再停在那個地方了,不然又會遭遇毒手!

想到這些賤種現在、未來可能會出現在我的生活領域之中時,就覺得這種生活品質實在是濫的不像樣,就覺得很嘔、很噁心!以前有人倡導要立志作大事,不要立志作大官。作大事很崇高又可以幫助、拯救很多人,作大官救的人就不多了,也指出作大官是為了自身的前途著想。可是換一個角度想,為何要讓那些過去已經、現在、將來會傷害和侵犯我的人,有不錯的生活可過呢?作大事救了那些賤種值得嗎?作大官又何嘗不好呢?先讓自己享受到榮華富貴,並利用權勢整治那些得罪過我的人,置之於死地不是很大快人心嗎!就算當大官不能殺賤種,也可以在政策上無所建樹,榮華富貴照樣享受也是雖不滿意…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