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06的文章

做白工!

這件事是今年放暑假之前的壞事。那段期間沒什麼課,同學介紹了一個臨時工讀給我,大概說明了那個工作的內容:某高職的畢業旅行需要隨車領隊,時間是三天兩夜,墾丁之旅。我一聽到有錢賺,可真是被錢衝昏了頭。也不仔細想想我有過類似的工讀經驗嗎?跟一遊覽車的陌生人相處三天兩夜,不會覺得尷尬嗎?萬一冷場,或是氣氛帶不起來要怎麼辦呢?我完全沒有仔細考慮就答應了。我真是不知死活!

隔天一大清早,看了一下時間,清晨不到五點半便騎到科博館那附近,該旅行社位在科博館附近。幫他們做了一些苦力之後,便搭上遊覽車開往苗栗的某間高職。欸呀!真是糗大了,旅程一開始的簡短介紹,我就冷場了。之後局面便交由同車的老手接掌,老手還真是熟門熟路的,立刻就把氣氛炒熱起來。而我則是很尷尬的坐在遊覽車的最前頭。三天兩夜的行程讓我像個做苦力的白痴一樣,得不到任何的好言好語,只能被暗箭所傷!

白天的遊樂區景點,我則是很盡職的沒有跟著去玩,怕隨時會有事情吩咐,到處走來走去的,又熱又渴,腳又痠和怕又成了箭靶!夜晚的晚會活動則要跟著那全部學生們一起跳,忍受著刺耳的噪音穿腦,像一群瘋子一樣的又跳又吼又叫的,很快樂嗎?很空虛吧!為何好好的畢業旅行要任由跟你不認識的人來掌控呢?不會覺得這種人際關係很虛假嗎?事後回想起來不會覺得很噁心嗎?

原以為晚會活動結束後,就可以洗個身,之後就寢。萬萬沒料到還要守夜!守夜之前要開個檢討集會,檢討今天所發生的事,要如何改善等等諸如此類的話語。畢業旅行的學生怎麼會乖乖的就寢呢!這可就苦了我們這些工作人員。要不是老子要領那一點點的工讀薪水,老子我才不會屈身下就的和你們這些高職的人和這旅行社的人在一起廝混!連續兩個夜晚都要守夜,可說是毫無睡眠品質可言,心裡還巴望著那近乎虛無縹緲的工讀薪水何時入袋。

終於接近尾聲了,第三天就是要打道回府了。三天下來身上應該插滿不少羽箭吧!這三天的墾丁之旅,是我的第一次,以前的國中、高中和大學的畢業旅行我都沒參加。因此,這三天的行程雖是走馬看花,卻也能夠向其他人交代,我也有到過墾丁。一段小插曲,到墾丁的統一超商消費,店員居然找我泰銖一元,而我也沒細查就放進口袋。

回到該旅行社,想說應該可以領到工讀薪水吧?便浪費些時間在那等候,有些從臺中以外的縣市來的人,則先領到錢。我那時自知表現不好,就沒有主動開口要錢。到現在過了快五個月了,工讀薪水應是石沉大海了。我還損失三天的校內工讀薪資…

異色小說、十

大殿寂靜無聲,只有那六排小銅人頂上的燭火,擾動的輕微聲響。秦王面前擺著三盒漆盒,這都是無名所得來獻給秦王的。秦王撫摸著那雕工精美的漆盒外表,啪~~一聲輕響一個漆盒被開啟,秦王看著裡面所擺放的神矛,銀白閃亮、凜冽逼人,映著秦王的臉。「這就是長空的神矛啊!哈哈哈~~如今卻也安靜地躺在漆盒裡啦!」秦王陶醉地說著,無名冷漠地看著秦王將如何打勝長空的過往,稟告秦王。

接著,啪啪~~秦王連開了另外兩漆盒,分別是是殘劍和飛雪劍。黝黑深沉、像是藏有無盡歷史滄桑的銳利,就像大殿的深黑似的殘劍;而飛雪劍則恰恰相反,劍身輕盈,雪白可鑑,卻又鋒利無比,也是一柄奪人性命的好劍。秦王看著劍,深深入迷,雖然這劍是屢屢要奪他性命。如今無名已將這三名刺客收拾盡淨,已可高枕無憂。無名又將解決殘劍和飛雪的過往,稟明秦王。

秦王、無名寂靜對視一刻鐘之久,大殿復歸闃然無聲。秦王閉目沉思,無名則仍是冷漠地注視秦王。六排燭火漸漸有些亂了,然又停止了。「你說的故事,有破綻!你可知道?」,「無名不知?」,「關鍵在如月!」,「如月?」無名不解。「寡人猜想,你的武功必勝不了殘劍和飛雪,就算是一一對決,也未必可勝出。而如月是非常忠心於殘劍,雖然其武功不及於你,卻也是不小的威脅啊!」,「哦~~王上看出破綻在這?」無名看著秦王。「寡人猜想,你必定向他們道出懸賞令的功用,是吧!如月,人在哪呢?」秦王睥睨無名,「王上所想無誤,確實如此。至於如月,無名確實不知。」。

「王上如何看出破綻?」,「燭火!」。「燭火?」,「從你一進殿內,直至距我十步之數,燭火只是聞風未動地燒著,直至方才你的氣亂了,寡人才驚覺你的來意不善。」,「秦王果然精明周到,不愧是天下各國懼怕的王啊!」,「為何想要謀刺寡人?」秦王疑惑道,「只因刺所當刺,家破之仇,不得不報!」無名憤恨道。「原來~~」秦王的手仍擺在三漆盒上。

秦王、無名又復歸無言,啪啪啪~~漆盒再度關闔。「欸,寡人頗羨慕你!」,「羨慕?」無名不解道,「沒錯,羨慕,不然,憑你何已能得這三大武器!」「寡人爭戰天下各國,期能統一天下,完成大秦霸業,卻招致天下非議,紛紛派出刺客圖謀寡人性命,若能得一知己,死也瞑目。」,「是有一知己!」無名道。秦王眼神一亮直視無名,像是把無名再度看穿似的。「是殘劍!」,「殘劍?」。

「那夜,和殘劍相約書館,彼此更加『深入』了解對方之後,殘劍摟著吻我,在我耳畔說道:『秦王必不可刺!…

異色小說、九

如月和長空生活在一起,兩人就像主僕般的生活。如月日夜等待無名刺秦的消息傳來,卻是一點消息都無。每日都倚在莊院的院門旁盼著,長空見這樣不是法子,即走向如月,「如月,何苦急切著知曉無名刺秦的成敗呢?」,「這......,主人跟飛雪小姐的性命都送在無名手中!」如月低著頭,手緊握著發抖。

兩人立在莊院中,長空獨手擺式,聞風不動;如月雙手成手刀狀,衫隨風飄。沙~~如月先攻向長空,右手直劈向他的左頸部,他身一閃,隨即閃身到她身後,她一驚,也隨即轉身面向他,她拳出腳跳,他影動身移,一來一往,長空始終臉帶一抹笑,並不還手。她額上冒著汗珠,臉上冒著暈紅,有點難為情的笑了。「再來!」如月似乎忘了那煩惱。他看了她已將煩惱拋諸腦後,笑意更深了點。

無名破刺秦刺客之事已傳遍秦國大街小巷,他駕著那載矛鎗、劍的盒子的馬車,身後跟著龐大的秦軍,經過一道道的關卡,進入秦國的宮殿。通報之人也一個個的通報上去,無名已然來到秦王的宮殿之前,嚴整的軍隊,肅然站立在通道之中。無名下馬車,隨著太監進入宮殿之內。首先他得面對令他難為情的檢查。

太監淫笑著看著無名將他帶入一間房內,房內數位太監看到無名,無不露出欣喜異常的表情,不待吩咐,匆忙忙的解下他的衣物。他的臉紅的發燙。太監們的手,肆意的襲向他的肉體,他的肉體漸漸有了反應,悶哼著,他不得不享受這強人所難的快感。「啊~~」他沒想到太監的口技如此之好,忍不住的用雙手壓住太監的後腦杓,深怕他突然離開。接著另一名太監也寬衣解帶,無名有些慌了,他不知道這名太監意圖為何。

這名赤身的太監將「吹簫好手」毫不客氣地推開,隨即將後庭壓向無名命根子兒,這名內侍,痛的悶哼著,接著無名的命根子兒慢慢的深入,這內侍的體內,無名又嚐到了不一樣的滋味。這感覺和殘劍的不一樣,他不知道不一樣在哪兒。但他像是又回到和殘劍在書館的那夜。情不自禁的抱起內侍,站立一旁的太監,無不露出羨慕又嫉妒的神態,個個張口結舌的,看著無名和那位內侍交合的經過。

那名被無名肏的意猶未盡的內侍,像找到值得他掏肝剖心的主子似的,眼巴巴的望著無名,他將元陽奉獻給他之後,一股心痛之情襲上心頭,他像是背叛殘劍似的,呆呆地穿上衣服,舉腳踏入秦王政正等待他的殿內。

「你就是破三大刺秦刺客的人?」秦王好奇問道,「正是在下。」無名眼神縹緲的望向秦王,秦王看他眼神無神,心中疑惑著。「你知道拿下這三名刺客,可有何賞賜應該知曉吧!」秦王問道,…

異色小說、八

如月身攜殘劍所書之信,前往正平縣投靠長空。在秋末冬初時節,騎著匹白點棕色千里馬,進入正平縣城內,在位於熙來攘往的街道邊的一家客店休息。「這位姑娘要點什麼?」店小二上前招呼,「給我幾碟小菜、青湯就行,還有一間乾淨房。」如月道,便揀了張靠窗的桌子坐了下來。看著路上來來往往的人和車,內心不免更加孤寂。

「聽說有位叫做無名的劍客,打敗了天下三大名刺客,長空已經隱居起來,殘劍和飛雪卻雙雙喪命。他可真是有來頭啊!」靠近如月的桌旁有桌酒客在談論著。她聽了頗不是滋味,卻不得不向那幾位好事之徒,打聽長空先生的下落。「借問這位大哥,如今長空先生隱居何處?」如月勉強問道,「這位小姑娘怎會想打聽長空下落,跟他有何關係?」,「只是爹娘命我前來尋長空先生罷了。」,「他呀,就住在縣城外的農莊上,應該尋的著他。」,「多謝。」,如月回房歇息。

翌日,如月算清房錢,便離開客店,騎著馬到縣城外的農莊,訪長空先生去了。不多時,即看到有一位獨臂之人,立在埕中央練招,虎虎生風,有一股俠義之氣散發出來,她心想那應該是長空先生了。便將馬繫在莊院外的石獅子上,一人信步走入埕裡。「長空先生?」,「這位姑娘是?」,「我是如月,是我主人,殘劍先生命我前來投靠您。這有手書一封,請長空先生過目。」如月恭敬道。「哦~~殘劍和飛雪之事,令人感傷。」長空讀信。

「看來你對無名有誤解?」長空青目直視如月,「我......他害死主人和飛雪小姐性命,我恨他!」如月表情很複雜。「欸!故人已逝,已成追憶,只待來日方可證明,無名是邪是善。」長空感慨,「進屋內吧,天冷了。」

「聖姑,歐陽妮妮如何處置?是要帶回山寨好生折磨,還是就地處決?」小賊問道,「帶回山寨處置,想必這位歐陽妮妮沒嚐過『雙頭龍』的滋味吧!哈哈哈......」聖姑笑的令人膽寒。被俘的妮妮依舊面不改色,她心頭想著無名大哥鐵定會前來救她脫離魔掌。可惜,事與願違,無名正忙著和百姓急著滅火,他沒想到妮妮會和這班馬賊對上。

直到有百姓通報這位廷長時,妮妮已被擄走多時,天光大亮。城內處處破敗景象,無名鬱悶地回家,「孩兒啊!你妹妹妮妮被馬賊擄走了,這姑娘是怎麼搞的,夜半早就就寢怎會無端跑到大街上?這如何是好?萬一,萬一......欸!」歐陽老爺和夫人嘆氣著,「爹娘,孩兒定會救妮妮回來,請爹娘無須太過掛慮。」無名想緩解爹娘的著急,「手心、手背都是肉,如何能不擔心啊!」。

原來,無名那幾夜的活動,…

異色小說、七

「秉告王妃,秦王今晚準備臨幸姿柯宮。」宮女恭敬地向小愛王妃秉告。「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不知秦王今晚臨幸賤妾做什麼?」小愛王妃心中很是納悶。宮女們正忙碌的為小愛王妃梳妝打扮、沐浴更衣。以前跟嫪毐學的招示都忘的一乾二淨了,也難怪小愛王妃會緊張的不知所措了。

「王上駕到!」秦王的內侍叫道。秦王一進入姿柯宮後,便斥退眾人。小愛王妃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的,煞是心煩意亂。「欸!白日當頭的,竟然有女刺客輕易闖入寡人的宮殿,枉費殿前侍衛隊盡是嚴格挑選而出的壯漢!真是一群混帳、飯桶!」秦王不待小愛王妃問話,便一股腦地把來意說出,王妃頓時鬆了一口氣。

「那王上可知那位女刺客的來歷?臣妾聽說刺客把那位無名救走了?」小愛明知故問,「寡人猜想定是新出頭的刺客,沒想到無名還留了一步險棋。」秦王道,「愛妾你可知『壹零』有何特別意義?那日之後,寡人想了這許多日,還未參透其中精義,甚為苦惱。」。「既然王上都想不透之事,臣妾又如何能得知呢?」小愛虛應回答。

「王上何不暫且拋下此事?」,秦王突然抱住小愛狂吻,雙手也解下小愛的薄衫,小愛也熱情地呼應秦王的求歡。秦王將帳縵放下,小愛閉上眼,躺在床上,雙手將秦王環抱住,她可是被打入冷宮多久呢?身體卻免強配合秦王的抽動......

上官府裡,上官老爺並不曉得,自己的千金女兒窩藏了謀刺秦王的要犯。無名在上官府裡,覺得這負擔實在沉重,他不能再讓無辜之人,因他身陷險境。「上官小姐,在下欲告辭,另尋安身之處。」無名懇辭道,「無名大俠是我跟薇珈絲哪裡招待不周?使得無名大俠如此不自在?」上官菲菲急切問道,「菲菲姐你就別苦留他了!」薇珈絲故意火上加油。

「菲菲小姐,您難道不知如今咸陽城各處都已貼滿了懸賞告示?」無名問道,「奴家曉得,菲菲不怕無名先生是帶罪之人,最壞的打算也是和無名先生您一起浪跡天涯!」菲菲天真地說道,「菲菲小姐,您真是太天真了,浪跡天涯?您會半點武功?」。薇珈絲冷眼旁觀看著這兩人,心中想著,「我跟無名先生浪跡天涯還差不多呢!」。

無名耐心已用盡,雙手做揖,拜別上官菲菲和薇珈絲。左腳一點地,便飛身離開上官府。「為何無名先生不知道我用心良苦?」菲菲看著無名離開,忍不住哭了。薇珈絲也未料到,無名就這樣說走就走。「菲菲姐姐,我去追他回來!」說著,薇珈絲臉上罩了條綠色綢紋繡花巾,飛身而去......

異色小說、六

如月又馬不停蹄的焦急趕路,心內思緒紛亂,「主人您可千萬別出任何差錯,如月就要趕回去了。」,她憑著強大的意志力和耐力回到書館,迫不及待衝向殘見的房間。她傻眼了,主人不在房內,焦急又疲累的眼神瞥見桌上有一封信,如月馬上把信一讀,「如月,好生照顧自己,去找長空先生吧!不知當年和飛雪決鬥的懸崖瀑布景色,是否仍舊絲毫未變,那裡有令我心神動魄的回憶啊!......」,她讀完,淚流滿面,不自覺的把信紙抓皺成一團了,「主人別作傻事!」。

那懸崖瀑布在趙國南部山區,看來就算如月日夜兼程趕去,也是來不及挽救殘劍一命。她見到一匹馬被繫在一棵樹下吃草,而騎乘者早已不知去向。如月心急地四處找尋。最後,找到懸崖瀑布下的湖水邊。淚,落在他的臉上,安祥的臉上。

如月將殘劍安葬在飛雪的墓旁,「飛雪、殘劍,地上一雙,天下無敵。一劍離身,一劍必隨。」如月喃喃念著,掬下清淚,不知未來前程如何?她害怕、躊躇了,她恨無名帶來的災殃,讓她的主人,就這樣結束性命,就這樣失去了至生的愛。「要去投靠長空先生嗎?」,那位如月只聞其大名,卻從未謀面的大俠。「駕!」如月騎著馬投靠長空去了。

一名黑衣人,躍上屋頂疾行,意圖不名。而後面卻跟著另一名黑衣人。似乎,前面的黑衣人發現後面的那位在跟蹤他。隨即停下來,「妮妮,為何半夜三更跟蹤我?」,妮妮答不上話,「只是想跟著無名大哥而已嘛!」妮妮害羞道。「那別礙事。」無名冷漠道,妮妮跟著無名一整夜,卻摸不著頭緒,不知無名為何大半夜在狼孟縣內作啥?

白天,這位廷長忙不迭的東奔西跑,像是有大事要發生。招集了許多縣內壯丁,武器、傢伙一堆。幾日後,東城門突然著火,居民紛紛奔相走告,提水滅火。南城門外一群馬賊,賊勢壯盛,已經打破南城門的防備了。居民莫不緊閉門戶,心生恐懼,就怕一個不小心被馬賊擄了去。

這馬賊的首領叫小聖,不過卻是一位巾幗不讓鬚眉的娘子軍。他率領他的手下們打家劫舍,忽然有一蒙面人,手持利劍擋住這夥徒眾的去路,「不長眼的馬賊,竟敢擾亂狼孟縣,看我收拾你這夥賊。小聖以馬鞭當作武器,下馬應戰這位蒙面人,蒙面人手中利劍揮向小聖勃頸之間,才一閃過,隨即被一拳擊中,退了好幾步,「好久沒遇到對手了!」小聖到是有些興奮。

兩人對決十幾回合,蒙面人一個閃失,「啪!」,馬鞭纏住了蒙面人的手腕,劍離手落地,圍觀的馬賊才一擁而上,將他綑綁住。「掀了他的面罩。」,小聖猴急道。火把照耀下,面容依稀可見,「手下…

異色小說、五

「殘劍~~我不甘心啊~~替我殺了無名!」飛雪面目猙獰,從頭到腳恐怖的白。「飛雪,你又何必苦苦執著?我了解無名的真正想法,想必你也早已知曉呀!」殘劍極力說道。「不!」飛雪極度狂吼,腳一點飛身遠離殘劍,「飛雪你別走,聽我把話說完。」殘劍也起腳飛身欲追上飛雪,突然她猛不防地抽漸刺向他,他一心只想追上她,卻來不及閃身而撞上了劍。「啊~~為何如此對我!」殘劍哭吼著。

他猛然起身,蓋在身上的被褥掀翻在地「我在房裡!?」他滿身大汗,喘氣不停,「如月?」,主人,你醒轉了啊!我熬了雞湯,給您補補身子。」,「把湯擱著,無名人呢?」,「主人,無名先生發現您倒臥在殘劍旁,就把您給送回書館,他已前往秦國咸陽城的路上。」,「啊~~不曉得趕不趕的上他,如月,來,把我的殘劍送給無名!」,「這,主人!」如月紅了眼框。「如月!快送去給無名!」殘劍動了怒氣。她用袖子抹了淚,拿了他的劍,跨上馬,追無名。他復又躺回,也流了滴淚,「無名......」。

無名坐在馬車上,臨別回首望了臨城縣。「殘劍,別了。」「駕!」無名揮起馬鞭,策馬前行。心想「終於得到長空神矛和飛雪劍啦!秦王政、懸賞令於我不遠矣!」馬車疾馳前進。二天後,無名已快進入秦國國境。「無名先生、無名先生,請留步!」。無名回頭一看,瞧是如月,一身風塵僕僕、倦容盡露。

「無名先生,請收下我主人的殘劍,主人說不要忘了那晚約定之事!」,無名臉上尷尬地紅了,「為何贈我佩劍?」,「飛雪劍、殘劍,地上一雙,天下無敵。一劍離身,一劍必隨,故主人決意除下所帶佩劍,贈劍給無名先生。」如月眼框又泛紅了。「這,好吧!」無名若有所思道。馬車上又多了一盒寶劍。如月心頭一緊,心緒不寧。

狼孟縣的一戶人家裡,一黃花大閨女在刺繡,臉上浮著幸福的表情。「不知無名哥哥近來在外情況如何?算算日子也該回到狼孟縣了。」這姑娘放下手中的針線和刺繡,望向窗邊遙想。一輛馬車駛進狼孟縣城門。旋又停在一戶歐陽宅門前,這人下馬車,站上騎馬石階上,拉起這宅門上的銅環,三聲叩門聲,讓宅內的僕人前去開門。「老爺、夫人、三小姐,無名少爺回來啦!」老僕人歐陽福欣喜叫道。

原本孤寂的宅邸,似又重染原本應有的朝氣。三小姐拋下手中拾物,打開房門前去大廳。「你瞧瞧這丫頭,多不害矂!都多大年紀了啊!」老爺、夫人相視而笑,「爹,您就別嘲笑孩兒了。」三小姐臉紅道。「無名啊,這些日子在外奔波忙些什麼活啊?」老爺關心問道,「孩兒只是去…

異色小說、四

無名被殘劍揮劍彈出十步之外,兩人額上都冒著熱汗,無名使出全力,而殘劍卻因傷而採守勢。飛雪、無名,都是殘劍所愛之人,如今一個已亡,另一個正和自己對戰。內心煎熬無比,一柄劍就這麼的兀立,插於荒漠之上。無名知道殘劍內力所剩無幾,但殘劍劍法依然厲害,但無名發現殘劍的神色變了,是那晚兩人激情時的神色,無名不覺有些心焦。後方,有一匹馬正奔馳前來。

是如月。她發現她的主人不在書館,便前來尋找她的主人。「主人你怎麼不好好在書館養傷?」如月心疼的看著他。「飛雪他安葬了?」殘劍問,如月愛他的主人,心抽痛著,「如月把飛雪小姐安葬好了,主人不用掛慮。」。這時,如月把背上彎刀抽出,準備和無名廝殺,無名也意識到如月之行止。「啊~~!我要替主人報仇!」如月雙手持彎刀攻向無名,無名輕鬆退過。殘劍無力地看著二人的捉對廝殺。

如月心急如焚,想盡快了結無名性命,一刀快似一刀,拼命追趕無名。如月刀法自幼受殘劍教導,並非花拳繡腿的功夫。如月揮刀,想直刺無名褲襠,無名見不是辦法,舉劍劈向沙地上,一道猛烈劍氣直衝如月,「啊!」閃避不即被劍氣所傷。「得罪了」無名道。如月仍舊持著彎刀砍向無名,「鏘!」快劍和彎刀相碰擊。而殘劍慢慢倚劍臥倒在沙地上。......

在咸陽城內,一戶富豪寓所裡,一位千金女正憑欄遙望秦王的宮城,像似在等待何事的到來。這位小姐年方二十出頭,生的落落大方,非常標緻,有如天上仙女下凡。名叫上官菲菲。等待多時,菲菲心內焦急萬分,只好將窗戶關闔起來。在閨房內跺起步來。「小姐該用膳了。」婢女在房門外叫道。菲菲掩飾著焦急的心情隨婢女前去用膳。

夜晚時分正當菲菲要吹熄燭火就寢時,窗外傳來幾聲微弱清碰聲,便慌忙披著薄紗外衫,打開窗戶。一綠一黑方進入房間內。「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呢?奴真是好心煩惱!」菲菲如釋重負說道,「我的好姊姊,這不就將人平安從秦王宮殿那給帶回來了。」女刺客促狹笑道。無名看著兩名女子對話,仍舊摸不著頭緒。不免張口問道,「兩位姑娘與在下素昧平生,緣何將某人帶來貴處所?不怕招災治罪?」。兩位姑娘看著無名的模樣笑了笑,「要不是我姊姊上官菲菲,久聞無名大俠之名,我也不會冒險前去秦宮救你出來!」女刺客道。「救?此話怎講?」無名問道。「大白天行刺秦王,能活著出來?」,「在下本就抱定必死決心!」。

「菲菲姊姊,我就說過救此人本是白費心機,枉費我冒著極大之性命危險。」女刺客忿忿不平道。「我的好妹妹,看在我的面上…

異色小說、三

風飛沙,風沙迷人眼。殘劍、無名兩人對峙已一個時辰之久。「趕快出劍!」無名厲聲道,殘劍稍抬頭,露出悲傷、深沉的臉看向無名。無名被殘劍的眼神震攝住了,他自知論劍招是贏不過他的。但眼前這個障礙不得不解決,無名他出劍了,鞘在空中落地,劍快如一閃,雷霆之勢,勢不可擋,劍光閃耀,刺向殘劍......

「為何想出此計來謀刺寡人?你不是狼孟縣之亭長嗎?」秦王端坐不動納悶問,「吾實非秦人,本為趙人,因秦軍攻趙,致吾父母皆死在秦軍手上。後流落秦國被人收養。故沉潛練劍。十年如一日,志在刺秦。」無名道。燭火寂然不動燃著。兩人沉默無語。聽了無名述說與殘劍,秦王政的眼神稍飄忽了,閉眼道「你沒劍要如何行刺寡人?」,無名不加思索「奪劍!」。

圍在殿外的秦軍和朝臣,不安地注意著殿內的動靜,深怕無名真的謀刺秦王成功。殿內又陷入寂靜當中。突然殿外焦躁了起來,秦王、無名動了,「你悟了壹零的真義嗎?」秦王注視著無名。「還不了解壹零之真義為何?莫非大王已悟道此義?」無名眼光閃爍即逝。殿外情況頗為異常,像是發現了刺客似的。兩人談話被打斷。

朝臣們慌忙離開秦王所在大殿,秦軍也向通往宮殿必經之道集結,秦軍發現宮殿城牆有一身穿飄飄綠紗的女刺客潛入,莫不大為驚恐,竟然在白日之下圖謀行刺秦王。女刺客腳一點便飛身越過秦軍大隊,飛箭紛紛落在刺客起腳飛身處,攔守在殿門外的秦軍,被刺客輕易揮劍突破。秦軍未經秦王同意不敢擅自闖入殿內,「大王小心刺客啊!」眾秦軍焦慮喊道。可這刺客已雙腳踏入秦王宮殿。

「又一刺客想來謀取寡人性命?」秦王沒被這刺客擾亂思緒,無名滴下一滴冷汗,他不知是誰闖入這活著進來、躺著出去的所在。刺客手持一把色澤亮白的長劍,慢慢走向無名與秦王,「什麼懸賞令?姑娘我還不是照樣進來!」這位神秘的女刺客,高傲道,目光隔著一層綠色薄面紗望向秦王。無名也看了這位刺客納悶想著,會是哪位天下聞名的俠女?

「你這傢伙怎麼待坐在這那麼久?秦王就在眼前!」女刺客把身上所另外佩帶的佩劍擲向無名。無名頭也不抬手一伸劍即在手。「既然不刺!」女刺客飛身向秦王,劍尖直指秦王心窩,秦王這時呆了!快劍如電,劍光如耀,攝人心目,無名才一起腳,手中劍已追上女刺客。兩劍相碰,劍光閃爍,電光四起。兩人心頭一震,無名沒想到自己被殘劍說服,女刺客沒想到飛雪所遇之事,竟再次發生!

秦王也震驚了。女刺客拉著無名飛身越過叢叢包圍之秦軍。「你到底是何方俠女?」無名問道。

異色小說、二

噠噠馬蹄急奔前來,無名右手緊按身上的佩劍,殺氣只待瞬間爆發,無法預測殘劍會有何種動向?無名將馬車停下等待殘劍。「你殺了飛雪!就為了懸賞令?」殘劍散發一股悲哀又深不可測的氣息,手慢慢移向那柄殘劍。「殺了飛雪實不得已,還望見諒。」無名冷漠無情說道。......

其實,那晚之事,殘劍早已知曉飛雪在書館門外窺看。三年前,飛雪、殘劍行刺秦王幾近成功之際,殘劍的眼神透露出一股憐憫之情。飛雪劍就快要刺向秦王的褲襠之際,殘劍便用殘劍碰開飛雪劍,秦王只受了些皮肉傷,卻也因此而三年不舉。飛雪驚訝之餘,實不敢相信,一同行刺秦王的愛侶,竟會作出如此舉動!飛雪太震驚、傷痛......

回到臨城書館之後,兩人關係便形同水火、勢不兩立,也就三年無話了。每到子夜時分,先是殘劍到飛雪房門外窺看他,回到房內後慾火難熬,自顧自的發洩起來。飛雪當然曉得殘劍的行動,當殘劍一回到房內,飛雪就起身到殘劍房門外窺看殘劍的背影,他當然知道他在發洩性慾!飛雪不禁驕傲起來,「就是讓你得不到我的人。」

直到那晚,飛雪見殘劍不在房內,隨即急匆匆的直奔書館。恰巧書館門未緊閉,飛雪從依稀的燭火之下,目睹他們兩人的雲雨情事,她迷糊了,不知他心中愛的是她還是他。直率的飛雪青筋暴凸的奔回房內,顫抖不已!

殘劍仍然跟無名繼續做愛作的事。兩人都意猶未盡,畢竟,練劍之人還是知曉不可太過縱欲無度。這個典故是堯舜時代流傳下來的,相傳新月貓女與賢仙子大戰三十三天外的恨情天,兩仙妖戰數日,休數日,僵持不下。一日貓女目見東海海上有一漁夫正在打漁,變化身作一如花女子墜落海上,這小漁夫看見了,奮力將船划向落難女子那,將她救起。兩人雙目相視,便以蒼芎為帳、大海為床,辦起事來了。

自此,新月貓女淫心大開,和小漁夫連戰數日。小漁夫精盡,身形、面容如同一位老者。貓女也因縱欲過度,功力受限。賢仙子見此一情況機不可失便解決了失去防備的新月貓女。是故,凡是修道、練武之人,從此不敢在需索無度。

殘劍到飛雪門外,挑釁道「我知道你看到了,心裡不是滋味吧!哈哈哈」,說完便走回房內。飛雪抄起飛雪劍,就在殘劍要踏進房內時,一劍刺穿木牆聲,殘劍中劍。飛雪怒氣稍減,拔劍而回。如月見狀傷心流淚地替主人包紮、止血。殘劍厭厭一息地休息到晌午驚覺起身。他沒忘記今日是和無名之約,飛雪定也赴約去了。忍著傷痛騎著馬前去榆樹林外,太遲了!

殘劍留下一滴淚,手擎著一柄暗沉無光、黝黑斷劍。無名也拔劍相…

異色小說、一

無名端坐在秦宮殿當中,接受秦王政的質問。面無表情,冷冷的注視著秦王,「殘劍到底與你說了什麼?讓你心煩意亂?」那六排銅人燭座上的燭火毫無目標地亂晃。「壹零!」秦王驚訝問道:「壹零?」無名:「對!就是壹零!殘劍如此跟我說。」......

那一夜,殘劍與飛雪激情之後,他即獨自暗夜前往書館與我相會。無非是想勸我打消行刺秦王的念頭。由於書館內燭光昏暗,我倆談話距離非常之近,可以聽到彼此的心跳聲,說著說著,我忍不住親吻了殘劍。當然殘劍先是驚訝,但隨後就互相寬衣解帶,緊密相擁好不快活!殘劍和我都留了男人精華在對方體內。說到此處,秦王不禁內心一顫。飛雪能夠刺傷殘劍,也是因為如此!

飛雪的散花劍法源自天庭上賢下德紫霞仙子夢授的劍法,一朵菊花,一劍刺出,萬瓣碎花,無名曾跟飛雪一戰。但無名的十步一殺的劍法更勝一籌,飛雪劍一劍狠似一劍,拚命要斬殺無名。霎時,飛雪右手一揮,無名胸前被劃破一道傷口。被劍劃破的衣裳碎片隨風飄散在空芒虛空之中。飛雪劍法不知何時,常在夢中得到賢仙子的指點,是故飛雪的劍法突飛猛進。這時飛雪再次揮劍砍向無名,無名不得不用劍柄擊傷飛雪。

「你搶了殘劍!我要殺了你!」飛雪狂嘯一聲,無名不得不解決飛雪的性命了。就算會因此而得罪賢仙子也在所不惜。十步一殺一經發動,勢不可擋,只一劍飛雪便死在無名十步一殺之下。無名想到剛剛飛雪死前那句話,不禁冷汗從額頭上落下,不知誰的技巧比較好啊?「殘劍得知飛雪命喪我的劍下,定會不顧那晚纏綿之情。」無名內心如此猜想。

不如,就拿了飛雪劍向秦王領賞吧!無名駕著馬車向咸陽進發,不料後頭塵沙滾滾而起,有一黑點正向無名的馬車處趕去,無名回頭一望,想必是那殘劍為了飛雪一事,前來向我索命。遂停住馬車。果然快馬上的人是殘劍!

本文是在看過院線片和原著小說之後,突然興起念頭寫下的。希望能博君一笑囉。

上班穿的絲襪(上)

圖片
發現有些公務員、老警察在夏天會穿絲襪,基於嘗試的心態,就先買臺灣製造的紳士絲襪,過一陣子就上淘寶買不同款式的絲襪,日本製的絲襪品質與樣式都比較好看、耐穿,臺製絲襪售價便宜穿起來舒服,但是容易勾絲。在淘寶買絲襪很容易買到仿冒品,常常商品網頁的絲襪照片很吸引人,收到貨的品質與樣式卻有頗大落差,買了幾次之後就不在淘寶消費當冤大頭了,印證便宜沒好貨的真理。

臺製絲襪也有兩三家品牌,每種品牌的絲襪風格不同,每家都買一兩雙就會知道自己喜歡哪種臺灣品牌的絲襪。臺製絲襪也有單底、雙底之分,單底還滿透明的,但是腳跟加厚部位是敗筆,日製單底絲襪的腳跟加厚縫製技術美觀,穿過日製絲襪就不太會想再穿臺製絲襪。可惜,目前市面上已經沒有日製單底絲襪,日本絲襪現在只有雙底絲襪可買,而美國製的超薄絲襪售價與運費昂貴,則列在觀察名單。

臺製絲襪可以在一些專門賣襪子店鋪和夜市賣襪子攤位找到,也可以在網路賣場搜尋到。請期待第二篇吧!

上班穿的絲襪(中)上班穿的絲襪(下)

別隨便加入會員!

圖片
中華民國九十四年的五月份,我去臺中市的中正游泳池游泳。當時正在重新翻修、改建,新的經營者也推出促銷方案來吸引資金和客源。當時看到的促銷方案是加入一年會員只要六千元,吸引人的地方是全年不限次數,正在改建的設施一、兩個月之後就會完工,於是就有些心動,這就出現當凱子的徵兆,完全沒考慮到自己的真正需求!後來改建中的設施沒有如期完工。

從我住的地方騎機車到中正游泳池,花費的時間至少要半個小時左右!加上來回的話就要浪費一個小時以上。這裡就不去仔細計較消耗的汽油了。天氣溫暖花那麼多時間去游泳、曬太陽也就算了;可是在冬天的低溫、強風「照顧」下要騎個半小時,可說是虐待自己啊!以現在碩士班的學生身分來說,似乎是不務正業,為什麼要浪費這麼多的時間去那麼遠的地方游泳?不是有不到二十分鐘就到的游泳池嗎?在這裡我承認思慮不周!

又到了資訊展

圖片
今年十二月份又有資訊展啦!開學初有一波,現在年底又有一波,為什麼不一整年都是特價呢?看的我好心動好想買膝上型電腦啊!價位有兩萬、三萬、四萬和五萬以上的,兩萬的價位是吸引人,可是配備卻是很陽春的,我自問我不是極少玩電腦遊戲嗎?也很少看電影啊!主要是用來打字和上網吧!所以,配備要那麼好的做啥?因此,就把眼光把在四萬左右的膝上型電腦。不過是想想罷了。


膝上型電腦這麼貴,怎麼不考慮桌上型電腦呢?我是有用過桌上型電腦,可是卻沒有膝上型電腦這麼方便,能帶著走是最大考量!因此就不考慮桌上型電腦,誰不知道桌上型電腦比較便宜啊!之前用的膝上型電腦是民國八十九年的暑假買的,到現在已經用了五年半了,在前陣子無法修復了。於是叫我弟寄以前用的桌上型電腦給我,其實不太想花錢買新的電腦,又不是有錢人家的小孩有資格揮霍。


而且我同學也不是所有人都是用膝上型電腦,那我何必打腫臉充胖子?既然有些同學可以用桌上型電腦趕畢業論文,為何我堅持要買膝上型電腦?我怎麼不見賢思齊?而且以前就花過買電腦的冤枉錢,假如現在這臺桌上型電腦真的不能用的話再考慮下一步嘛!因為我還沒組裝好寄來的電腦,哈!

我千萬不能因為網路上的電腦購物可以無息分期就在妄想啊!我可不想當金錢奴隸和商品奴隸啊!現在的景氣不好,工作難找,想亂花錢之前,還是要多多考慮一下吧。

臺語只有一種?

我是在臺灣土生土長的客家人,我看到臺語這兩個字,蠻納悶的。或許其他的客家人或原住民也有同樣的想法。中華民國應該沒有臺語的這個官方名稱吧?總不能因為講福佬話的人口比較多,就來個多數暴力,奪取臺語的「寶座」?

福佬人說自己的母語是臺語,情有可原。問題是非福佬人也把福佬話稱為臺語,就有些讓我摸不清頭緒。可能一堆騎牆派把福佬話稱為「臺語」吧,騎牆派應該對「臺灣人怎麼不會講臺語」這種話很感冒吧?或許還會反問:「那你們福佬人住臺灣那麼久,怎麼連原住民語都不會講?」。比較有想法的客家人,會納悶明明都是臺灣人,怎麼福佬人那麼沙文主義呢?

這或許要怪客家人太溫良恭儉讓了,遇到福佬人就同對方講福佬話,就只因為對方吐一句:「聽不懂客話啦!」,難道福佬人聽不懂客家話,客家人就要乖乖的講福佬話。如果客家人要做生意,賺福佬人的錢講福佬話也就算了,不是要賺福佬人的錢,福佬話也講的那麼「開心」?

還有一點我很納悶,雖然每個人都有選擇和購買商品的自由。可是,客家人很少會捧場購買客語專輯,反而會買福佬話專輯來聽,或是購買其它語言的專輯來聽,就連好不容易成立的客家電視臺,收視率都不太理想,自己的母語,客家語都不支持,只會擔憂客家話會滅亡,或會變成外省仔,或是變成福佬客,這是客家人的悲哀嗎?

甚至某些水準參差不齊的媒體,把臺灣的四大族群分成,外省人、本省人、原住民和客家人,難道客家人和原住民不是本省人?只有福佬人是本省人?或是發生「金門人、澎湖人講臺語」的狀況,難道金門人講的福佬話是從臺灣傳播過去的啊?說金門人也講「臺語」會不會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如果不想讓福佬式的本土化獨占本土化發言權,或是讓「福佬臺獨」的勢力持續擴大,同化其他非福佬人族群,請大方和勇敢的在公共場所,說出自己的母語,就像其他的福佬人在公共場所大方的講福佬話一樣。

請勿購買明日世界的電腦商品

這個經歷發生在大四上學期那年!那時拿了一片遊戲光碟來玩,發現電腦的運作效率很低,遊戲沒辦法順利運作。於是我又萌生升級電腦硬體的想法,懶這個致命性格又籠罩住我!我在一家叫作明日世界的網路電腦商店購買主機板、中央處理器、機箱和電源供應器。當時是信任這家明日世界的網路電腦商店才放心購買,然而信任是在貨物來到之後破滅!而且我恨得牙癢癢的!

第一、買的時候填的收件地址是臺中的住處,沒想到卻送到信用卡留的戶籍地址!當初填的地址不是白填了嗎!而且又要自掏腰包再花運費送到臺中!

第二、主機板有瑕疵!每次開機都要進入主機板內的系統重新設定時間,用了幾個月之後竟然不能進入重設時間系統,或是勉強進入之後,無法儲存離開!接下來是不能開機,電腦要成功開機要不厭其煩的一直按開機按鈕!害我跟我同學以為是電源供應器出問題,又花冤枉錢再買一個!

第三、當初要買新的機箱,它沒有註明已經有內附電源供應器,所以,又再買一個電源供應器,結果發現額外買的和機箱內建的是同一個款式!對,看到真的蠻不高興的!第四、明日世界標榜價格便宜,可是卻比電腦商場的價格要貴,買貴退差價的辦法對於消費者來說,緩不濟急,麻煩人罷了!

之後就對明日世界這家公司厭惡有加!花錢買東西,居然送來瑕疵品!品管是怎麼做的?而且還敢寄垃圾廣告信給我,最後被我設定為擋信名單啦。後來發生一件大快人心的新聞,明日世界好像發生有損消費者權益的事情,被衛生署還是消基會罰款兩百萬元,一看到這個新聞,我可是打從心裡高興,明日世界被罰款兩百萬!算是間接發洩對明日世界的不滿吧!

我希望明日世界能夠倒閉!更希望很多人買到它賣的瑕疵品,進而抵制明日世界,讓它在未來的日子裡,順利邁向倒閉之路!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