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錫堃拒絕中國時報


針對民進黨黨主席游錫堃拒絕接受《中國時報》記者採訪一事,臺灣新聞記者協會發表聲明如下:
一、對於媒體不實報導,被報導者有權要求媒體澄清,同時採取法律動作,這是被報導者、被侵權者的權利。
二、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原本就有接受媒體監督、接受公評的義務,臺灣新聞記者協會呼籲公眾人物不應採取拒絕受訪的手段,以顧及民眾知的權利,及尊重新聞自由。
三、除了政黨及政治人物應尊重新聞自由之外,媒體也應遵守真實報導、並善盡查證義務及公正評論的職責,以回歸新聞專業。

第一點的聲明看起來很怪,不實報導傷害被報導者,而「指導」受害者有權要求媒體澄清,同時採取法律動作。事後補救雖然有補救,卻還是讓受害者蒙受巨大難以彌補的損失,這豈是金錢和事後的登報道歉所能平反的?與其事後補救不如事前防範。因此,不論是游錫堃或是民進黨都有權利拒絕惡意媒體的採訪。

公眾人物的訊息,媒體即使不經由採訪,也應該能夠從其它管道蒐集資料吧。訪問弊案關係人,他們會對記者說實話嗎?記者問的出來那還須要司法機關的審理嗎?即使是檢調機關偵訊,都還要對他們的供詞真實性存疑,記者的訪問能問出多少實情?民眾看新聞又能知道多少真實的資訊?這樣還是無法顧及民眾知的權利,而民眾知的權利是由媒體判斷?還是民眾投票表決要求媒體提供民眾所要知道的資訊?大都是媒體把龐大的垃圾資訊塞給民眾,每個小時不斷重複了無新意的「舊聞」。

就算公眾人物不尊重「新聞自由」那又如何?新聞自由有因為他們的不尊重而消失或受限制?媒體還是可以繼續扒糞啊,況且公眾人物並非衙門也沒辦法重開報禁、用法律條文限制新聞自由。稱職的媒體是扮演揭發黑暗面的角色,是要獲得民眾的尊重才對,而非求取公眾人物的「尊重」。


中時編輯部聲明如下:
一、游錫堃汙蔑《中國時報》的言論,已明顯構成誹謗,《中國時報》雖一向尊重言論自由,但仍要對游錫堃此種法西斯式的言論,予以嚴厲譴責。
二、爭取與尊重言論自由,是民進黨自黨外以來一貫堅持的核心價值。但自游錫堃擔任黨主席後,卻不斷對內、對外打壓言論自由。同志若有異聲,則被視為叛徒;媒體若不同調,則被扣上統派帽子,這種政治恐怖主義,嚴重違反民進黨創黨精神,對民進黨形象戕害甚深。
三、民進黨中央決策採民主合議制,游錫堃因個人偏見,逕行剝奪特定媒體的採訪權,原本即已擅權獨斷;何況民進黨每年領取上億元由納稅人繳納的政黨補助費,更無權拒絕媒體採訪。
四、《中國時報》處理政治新聞,一貫秉持自由主義「是其是、非其非」的傳統,絕不扮演被政治人物操控的「御用媒體」角色。游錫堃將媒體的監督批判指為汙蔑扭曲,顯見他對民主社會的媒體角色功能一無所知。
五、游錫堃個人並不代表民進黨全體,但他近來一連串的極端偏激言論,已在黨內與社會造成嚴重的對立仇恨,對民進黨傷害甚巨,本報鄭重呼籲,請游錫堃停止傷害民進黨;凡關心民進黨形象與未來的人,亦應嚴格監督、規範並糾正游錫堃的錯誤言行。

既然游錫堃對中國時報已構成明顯的毀謗,那我建議中國時報對游錫堃採取法律途徑,這是被侵權者的權利唷。不過游錫堃非國家機器的擁有者,對他冠上法西斯這項罪名似乎非常不洽當,不曉得中國時報有沒有查過法西斯的相關解釋?譴責游錫堃的言論是法西斯,到不如直接說游錫堃是獨裁的黨主席,這反而比較貼切。



法西斯主義的重要理論,極權主義:國家統合了國民的各種權利與忠誠。任何事物均不得超越國家之上,不得置身於國家之外,不得用以反對國家。
國家主義:國家是人類社會演進的最高形式。國家有其本身的生命與靈魂,這和個人的生命與靈魂是分開的。兩種或更多的不同的人民之間,在利益上永遠不會有真正的和諧。所以,國際主義是人類進步的一種錯誤。
權力主義:國家的主權是絕對的。國民並無權利而僅有責任,國家所需要的並不是自由,而是工作、秩序與繁榮。自由是「一具腐爛的死屍」,是業已過時的法國革命教條。
軍國主義:鬥爭是一切事物的根源,不能從事擴張的國家最後必然趨於凋謝、滅亡。戰爭能使人類高尚與高貴,並能使懶惰頹廢的民族獲得再生。

民進黨每年領取上億元由納稅人繳納的政黨補助費,更無權拒絕媒體採訪?中國時報不代表全體納稅人吧!中時的邏輯怪怪的,把訴求無限上綱不會顯得中時比較正義,反而透露媒體利用新聞自由來逼迫他人就範。他有權拒絕中時採訪,但中時仍舊能夠報導民進黨的新聞。

游錫堃主席代表民進黨,游錫堃則只是「個人」。如果只是「個人」的話,那麼其言行舉止傷害民進黨的程度其實不大;如果只是「個人」,那中時大費周章的佔用新聞版面,就顯得太高估游錫堃「個人」的影響力了,也可見媒體掌控傳播資源,能隨心所欲利用這項資源打擊異己;假設游主席代表民進黨,其發言舉措傷害民進黨的形象很大的話,也不需要中時的一篇聲明就能使該黨黨員產生監督黨主席的壓力,他們大概會主動要求黨主席檢討。所以請不要限縮游錫堃是「個人」,請把他視為代表民進黨的黨主席。

中國時報的「負面」形象其來有自,它的頭版曾經報導東海大學的感情事件,而記者卻是從電子佈告欄上面取得這消息,完全沒有查證當事人事實真相如何,而且這種未經證實的私人感情問題放在頭版,不免覺得該報總編輯的腦袋瓜到底是在想什麼?大喇喇的把東海校名和系所放在頭版宣傳,事後證明是散佈消息的加害男子的不實言論。傷害造成後中時也沒有在頭版做大篇幅的道歉,和承認該報記者的專業水準不足。因此游主席會拒絕中時的採訪,不會是即興所為。反倒是「統派媒體」聯合報和喜歡挖瘡疤的蘋果日報都沒什麼事。

其實媒體的監督力量很強大,光是看記者追逐總統府前的便衣憲兵的行為,看了就覺得記者很贊,沒有經過媒體的報導,誰知道「巧克力」的行為那麼誇張和不合理。那些便衣憲兵手足無措的樣子真的是大快人心。媒體的監督力量就是應該要用在這上頭,而非無關緊要的個人隱私的垃圾新聞報導,媒體真正善用其資源時,大眾會很主動幫忙捍衛新聞自由的。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