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古裝小說、三


「喀啦~~」牢門上的鎖鏈被解了開,看牢房的小賊推開門。小聖姑走進關著歐陽妮妮的牢房裡。一隻略顯勁道的右手,將妮妮垂著的臉給抬了起來,「如何?這監牢對你來說很舒適是吧!我們這兒的特別招待,您還滿意吧!」小聖姑挑釁道,「呸~~」妮妮啐了口唾沫在他臉上,「啪啪!」他用力甩了兩個嘴巴奉還,拂袖走出這陰暗監牢。「喀啦~~」牢門又上鎖了,他的臉又再次無力地垂下來。

「小聖姑,這歐陽妮妮可真難對付呀!鞭子不知抽打多少回、蠟燭也不知燒掉多少根,那妮子仍舊是不肯露些微口風。還是放棄另謀它法!」身旁的小賊說道。「大膽,你這廝放肆!放棄拷打那妮子?你這廝懂得多少關於狼孟縣亭長之底細,上回偷襲狼孟縣失利,你這賊砍頭的可知寨裡損失多少人馬呀!」小聖姑氣的手起鞭下,打的小賊痛的退在一旁。「不知小聖姑還有何高招,可逼使那妮子乖乖招供?」突然現身的米楷爾促狹笑道,他看了不覺面露微紅,「不知何風將米大少吹來這不潔之地?」。

「縣城裡仍是一團混亂,故在下稍得一空閒便來此處閒散心情。莫非小聖姑不歡迎在下?」「米大少,您這是什麼話呢?把我當外人看?」,兩人在山寨後的綠竹林中閒耍。米楷爾粗厚的手掌撥開他額前的烏髮,「你真是美!」說著便吻了他,他臉色發燙、面頰微紅,如小鳥依偎在他的懷中。「無名不是簡單的腳色,這幾日在縣城內積極偵查賊勢如何。」米楷爾帶來消息,「這我知曉,手中還握有一條珍寶呢!不怕無名這傢伙不屈服在我之下。」小聖姑得意地說道!

「站住!」無名大叫一聲,前方酒肆的街道轉角一賊人,回頭一望哀叫,「怎會遇上這亭長?走為上策。」立刻拔腿隱沒入轉角巷道,「想逃?」無名起腳一點便飛身上屋,越過兩三幢屋宇之後,即瞧見那賊頭正上氣不接下氣地死命跑著,無名飛身下地,毫無一點聲息,急奔而去,「哪裡逃!」無名有些惱怒,賊頭一回望,也不逃了,隨即抽刀而出反奔向無名而去。「鏘~~」刀劍相碰,無名將賊刀架下。賊頭蠻力了得,他被震的有些驚訝,「好勁道!」。

賊刀一揮,砍向無名的頸項,無名一看趁勢舉劍一擋,右腳狠勁往賊人肚腹一踢,賊人便被踢倒在地。他冷冷的看著他倚刀爬起,「你還不乖乖束手就擒!」無名道,右腳一點飛身近賊人,閃亮快劍直取賊首,他看勢頭不對,馬上翻滾身子。隨即在另一旁站立,手執亮恍恍大刀死命劈向無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鏘鏘鏘!」刀劍連續相擊,他彎身一刀揮向他,他颻子番飛,閃過這一刀。快劍一出,筆直劍刃橫架在賊人脖邊。一滴冷汗落在劍刃上~~他瞪著他。啪~~劍刃打在肩頭上,他痛的跪了下來。「賊窟在哪!」。

「爹娘,孩兒知道妮妮的下落,孩兒勢必把妮妮平安救出賊窟!」無名激動說道。「名兒,你可也要好好保重。」無名的爹娘喜憂參半。「駕~~」一匹黑馬正奔馳穿越狼孟縣城的熱鬧街道,路人皆被快馬嚇了一跳,紛紛躲避。無名等不及縣衙的人手,便獨自先行出發。過了幾個時辰,便已來到狼山山腳下了。「欸,沒想到這麼清幽蒼鬱的山,會窩藏如此凶惡之徒。」,「駕~~」無名騎著駿馬朝向山裡進發。

「歐陽妮妮,今日小聖姑為您物色了一位『神勇之士』來伺候您了!」賊人毛二奸邪笑著,「是誰?」妮妮不安地問。「你看了就知道!把他推進來吧!」毛二指揮著身旁的人。「是你!」妮妮失聲叫道,「怎麼是你?」來者也訝異異常。「哦!老天,居然是狗發......」妮妮昏厥了過去......

留言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

Google+ 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