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古裝小說、五


那夜,小聖姑派去混入狼孟縣的內賊,悄悄打開東城門,小聖姑一夥山賊長驅直入、大鬧狼孟縣。歐陽妮妮挺身而出欲滅滅小聖姑的威風,手持素女劍與小聖姑對決十數回合,沒料到妮妮忽一閃神,小聖姑手裡鞭揮落他的劍,劍未落地,聖姑欺身向前使出擒拿拳法,疾風掌重重落在妮妮的心坎,他痛的護著胸口連退數步,圍觀的馬賊見機不可失蜂擁而上,將他五花大綁壓回山寨。小聖姑見夜襲狼孟縣不利,便喊道大夥打道回府。

狗發原是歐陽妮妮的幼時玩伴、青梅竹馬,兩人互有好感;而無名卻是在妮妮及筓之年投靠歐陽府。同處屋簷數年光陰,妮妮對無名產生若有似無的情愫,和狗發的相處慢慢發生變化,心眼細的狗發也日漸發覺妮妮的心不全在他身上,看著妮妮和無名的行止日益親暱,心頭妒火便無來由升起。狗發即刻意與同在衙門領公糧的無名疏離,甚至不惜與其唱反調,而心思不在妮妮身上的無名摸不著頭緒,納悶狗發不時與其作對,衙內明眼人知曉是與女人相關,便不好點破。

妮妮被擄走後的隔日,狗發見無名面露憂煩神色,趨步向前探問因何事愁眉深鎖,他向他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匆匆吐露,隨即兩人默然不語,兩人心懷不同算盤。翌日,狗發輕裝打扮策馬往縣城近郊狼山犯險。未料其接近山寨附近,被山賊眼尖發現,「小聖姑,小的寨子附近發現一人騎馬探查。」,「派幾個兄弟抓拿,把那人押進寨裡來,說不定是來營救那姑娘的!」小聖姑叫道。

山賊數人慢慢圍向狗發,其中一人現身「喂,馬上的漢子,你來咱的寨子作啥?是官府派來的探子?」,狗發見情況有異,立即策馬掉轉方向欲奔往山下,怎料到山賊的絆馬索一伸張,馬兒驚嚇人立將狗發摔下馬鞍,登時眾賊白恍恍大刀架住他的頸項,押往寨裡。

「見本寨主還不跪下!」小聖姑大怒,側立狗發身旁的山賊立刻強押他下跪,「你來此地意圖為何?是官府派來探查本山寨情況的探子?還不快招!」寨主怒氣沖沖責問,他心頭嘀咕著要是透露我乃官府中人,想必插翅難飛,救妮妮脫困勢必不可能。「吾乃日前被你們這群賊人劫走舍妹之兄,今日特來此營救吾家小妹,如今吾家小妹狀況如何?」狗發心生一計說道,「哼!憑你一人之力如何能打贏寨裡人馬?不要自不量力。」此時小聖姑心生歹念,「老娘我就大發慈悲讓你見見你的胞妹。」寨主隨即從披著虎皮的大位起身,前往山寨地牢,狗發也跟著被押往地牢。

小聖姑走在前頭與一小賊毛二交頭接耳、嘀咕一會,毛二急匆匆奔向監禁歐陽妮妮的牢房。旋即寨主與狗發來到牢房門外,他一見他被鐵鍊鎖在牆上,不禁心頭怒火中燒,想搶下大刀砍掉那賊賤人的豬腦袋,好洩心頭恨!他見他進到牢房,驚叫一聲隨即昏厥過去,站立一旁的他不知如何是好?小聖姑見狀樂道「還不賞那賤人一盆冷水!」,啪~~妮妮被冷水驚醒,兩眼睜的大大盯著狗發的一舉一動,驚懼著「你不要過來,別對我使出下流、卑鄙的勾當,我會叫無名哥哥將你千刀萬剮!」,狗發一聽無名二字,心中妒火又起。

「哈哈,你就別再裝蒜,這賤人根本非你的胞妹,何不趁此當下做個患難夫妻?離開這個牢房可就再也遇不著這等好事。」小聖姑亟欲觀看這場難得一見的房中戲,「既然被識破吾與他之關係,要我行夫妻之道,也得將他解下,難道要我倆倚牆雲雨巫山?」狗發順著話頭說著,「量你就算詭計多端,也出不了這牢房大門一步!來人將那賤人解下。」寨主驕傲說道。「狗發,你……你不要這麼做」妮妮眼淚撲簌簌不斷掉下、身體不斷扭動哀叫道,嘶~~上衣已被他撕開,他粗壯的手掌強握住他掙扎的纖纖玉手,這時狗發趁機向妮妮耳朵吹氣,兩人纏綿翻滾到一側,「還有力氣?找空檔。」他趁亂交代,他心中驚恐消失盡淨。

兩人翻滾的亂中有序,不知不覺間已翻滾到牢房門口,「狗發怎麼不解下褲頭?命根不掏出如何行周公之禮?想要藉故拖延?毛二你替那狗發完成那賤人的終身大事!」小聖姑不滿叫道,「是的,小的遵命。」毛二喜孜孜邊走向歐陽妮妮;邊解開褲頭。狗發向妮妮眨眼示意,二人立即翻滾絆倒毛二,毛二驚叫一聲,隨即二人腰身使勁人立起來撞向小聖姑,小聖姑反應不及被撞倒在地。

二人且戰且走,不時有山賊想要欺身襲擊,但都被狗發所傷,逃離山寨大門後,便望見狗發遺留的馬匹,二人飛身上馬,「駕~~」狗發使勁揮動韁繩,馬兒前蹄揚起,嘶叫一聲後,快馬奔馳而去。

留言

  1. 呵呵!我很喜欢你这里的图片!尤其是你把它们改得什么巧妙!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

Google+ 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