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貓和虐童

天看電視新聞和今天的蘋果日報,有一則虐童致死的社會新聞,並且列出一個月內已知四起的虐待兒童的案件。不禁想到去年八月喧騰一時的網路虐貓事件的報導,網友義憤填膺的群起圍剿,並且靠特殊手段得知虐貓者的真實資料,甚至有「正義感」的網友動手攻擊虐貓者。相比之下,虐童案件似乎受愛貓者的冷眼旁觀,沒有愛貓人士到現場痛毆虐待兒童的兇手,這透露出人命比不上貓命?

虐貓者的心態對於愛貓人士來說或許是變態、不正常,他們認為有愛心、正常人怎麼會殘忍的虐待可愛的小貓,加上虐貓者刻意把照片放在網路上挑釁網友,導致愛貓人士和有正義感的人透過特殊管道取得個人資料,我很好奇是如何取得個人資料,有侵犯個人隱私嗎?或是有電信公司員工利用職務之便做違反勾當?或是這是駭客行為?沒有人探討那些網友如何取得虐貓者的個人資料,只把焦點放在虐貓者的身份和手段殘忍上而已。

既然透過特殊管道取得虐貓者的個人資料,並附上虐貓照片向派出所報案,事情就應該告一段落,沒想到有網友出現在虐貓者身旁,出手攻擊虐貓者,虐貓者「很識相」沒告那名民眾,可是為了一隻貓出手打人,這樣作值得嗎?假設那名出手打人的民眾,家人被人打死了,他很氣憤的追打肇事者,那麼他死去的家人和被虐待的貓的存在價值是相同的?假設他把貓和家人平等對待,那他到底是人還是禽獸?這對生養他的家人是情何以堪?把人和禽獸等量齊觀的價值觀是可取的?

如果貓和人的存在價值是相同的,那麼是要把那些出手打虐貓者的民眾當做人,還是要把他們當作貓,或是其它動物看待?既然人和動物是平等的,也就是把人當做動物來平等看待,那麼人虐待動物就不需要太大驚小怪,(人)動物「攻擊、虐待」動物這是自然界的現象啊!因此不能宣稱人和動物是平等,人和動物必須分開來看才能去談虐待、保護動物的問題。這對自視和動物相異的儒家傳統的人是一種荒謬的共存,儒家的人和禽獸人相處在同一個社會,禽獸人能夠和儒家的人溝通,這無疑是一種對秉持儒家的人的一種侮辱!

今天虐童致死經由新聞媒體報導,完全看不到那些保護動物團體、愛護動物人士的聲音,更看不到那位出手攻擊虐貓者的「正義使者」,是雲林離臺北太遠?還是貓對他們來說比受虐兒童的價值要高,也就是人不如貓,虐待兒童和那些「正義使者」的價值觀和存在,都是臺灣社會的毒瘤。他們的存在確實是表現這個社會的多元化,但是卻造成價值觀的混淆,人和動物的分際不明。人和禽獸的存在價值是相同的,那麼為何要尊重你?動物之間會彼此尊重?寵物會尊重主人?

看到殘忍的虐待兒童、虐童致死的新聞,便會覺得受虐兒出生在這個變態的臺灣社會是一種悲哀,也產生愛貓人士到底跑到哪去的疑問?他們是否可以把愛護動物的心思放在拯救受虐兒童身上?拯救一個受虐兒比圍剿、出手攻擊虐貓者,要來的有意義,並且讓自己更像儒家所說的人,而非和禽獸相同。因為你不能把自己當作禽獸,卻又要人去尊重你,這非常矛盾。

如果沒辦法根除虐待兒童的心態和行為,只是憑個人好惡去愛護動物,那無疑是一種本末倒置的行為,連人都沒辦法互相尊重,要如何談保護動物?

96.1.24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