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剛心猿意馬;素真春心蕩漾

新月貓女沒料到會著嫦娥的道,被抓了起來。喵了三聲、掙扎了幾下,就被縛妖索的法力逼出原形,但是法力卻未盡失,算是不幸中之大幸。現形的貓女,原來是隻七彩絢麗耀目的靈貓。玉兔很熟練地將靈貓關進用天鐵打造的籠子裡。嫦娥喜不自勝地:「什麼新月貓女?才二十來回合就沒輒,不是要向我討回廣寒宮?哈哈哈......你呀!等下輩子吧!」靈貓喵了一聲,狠狠地伸出爪子,想攻擊嫦娥。

「怎麼?想抓傷本座?真是隻天真的蠢貓!」嫦娥冷冷不屑道:「好生看管這隻妖貓!如有任何差錯唯你們是問!」靈貓在籠子裡踅了兩三回,察覺到這籠子並無法術加持,不禁高興地喵了三聲。隨即變做一隻蟭蟉逃離籠子,並用身上的一根毫毛化作貓樣。並取回月牙殘星杖,飛出廣寒宮再做打算。

賢仙子急欲獲取吳剛之元陽,而吳剛卻又不想太快如賢仙子所願,兩人在玉床上僵持不下,戰了五十回合。賢仙子心滿意足地兩腿用力地盤在吳剛的背上,而吳剛則使盡全力,讓賢仙子感受到與眾不同的衝勁和飽足感。「賢仙子,汝真讓吾體會了在嫦娥軀體上所找不到的感覺。」吳剛虛弱又滿足地道著。

「剛哥哥,汝之男子氣概,真讓吾體會到什麼是天降甘霖的滋味!可惜,汝仍須回嫦娥姊那裡!」賢仙子嬌喘地說著。「這......」吳剛頓時不知如何回應。「剛哥哥,汝定要在吾與嫦娥之間,做一抉擇!還是汝妄想要齊人之福?那可不行!賢仙子開始鬧情緒了。「此事得讓吾慢慢考慮才可,急不得也!」吳剛無奈說道。

班妮妮看著手中握著的棗核納悶不已!不知該如何是好。窗外傳來梆子敲擊聲,響了三下,「天乾物燥,小心火燭」,原來已經三更了。妮妮心裡猜想著夢中所見,就算為真或全然是南柯一夢,也許多少暗藏玄機在內,打算天一亮到城西的城隍廟上香,祈求神明護祐。

天一微亮,妮妮略施脂粉,即乘著雇來的軟轎,朝著城隍廟前進,望能求得心靈上的寧靜。約略半個時辰,已來到城隍廟前,人潮稀稀落落,有些冷清,不過妮妮卻覺得愜意,掀起軟轎的遮風簾子,曼妙地踏入廟內,跪在蒲團上,手持一炷清香,向城隍爺默禱、訴說奇異之夢。默禱完後,妮妮頓時心中的枷鎖蕩然無存。磕了三個響頭,就乘著轎子回萬花樓去了。

城隍爺獲悉此事,心中雖半信半疑,但仍向玉皇大帝稟告此事,玉帝聽後大表震怒,所謂,「事出必有因」,不可能道聽塗說。「啟奏玉帝,請勿動怒,這事由老夫我查明清楚,再稟玉帝發落,才不致誤傷無辜。」「那有勞太白金星代為奔波。」

米素真找大哥米凱爾詳談,希望能解決她心中的疑惑。「大哥近日可好?有出門找樂子嗎?」米凱爾不耐煩地說:「發生那事兒,怎有心情出外消遙?」。米素真心想這麼快就直指核心了。「是呀!不知那位班妮妮是否安然無恙?真不知是哪個天殺的做這絕事!」米凱爾聽了不是滋味卻勉強陪話:「是啊!真是人心險惡,蘇州城內會發生此事!」

米素真察覺大哥的神色有異,更加斷定她的大哥必定有所牽連,正待進一步解決心中疑惑時,米凱爾卻搶白一步:「素真!若沒其他的事,大哥先去忙了。」隨即步出書房,剩下米素真錯愕地留在書房!小漁夫的後庭花之痛已快痊癒了,米素真仍不時地親自用手為小漁夫塗抹膏藥。雖然一開始小漁夫會害羞地說要自己來,但是仍說不過米素真,米姑娘都會故意地逗弄小漁夫的後庭花,後來小漁夫也習慣了米姑娘的「嬉鬧」。

就在小漁夫的後庭花快要康復的某日,米姑娘正用手嘻弄小漁夫的後庭花,這時!「姑娘!?,您怎麼身子越來越貼近小人?」

留言

  1. ...那么简单就逃跑了啊...
    越来越觉得此小说应该18岁以上的人阅读了!
    我已经满了,继续阅读下章!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