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凱爾展狼心;班妮妮失貞節

話說這米凱爾在萬花樓見了班妮妮之後,及茶不思、飯不想的,終日恍恍惚惚,關在米府裡,足不出戶。沒多日就害起那相思病來,躺在床上呻吟不止,聽了好不惱人,米府上上下下皆憂心不已,除了那米大小姐素真以外。不知米大少得了什麼疑難雜症。米員外遂叫府內家丁去請大夫來診視。

「老爺!老爺!丘昌泰大夫來了」。「哦!丘大夫啊!小人犬子近日不知害了啥怪病,終日在床上呻吟不止,看他的樣子也沒啥痛楚。」「米員外,這不需煩心,待我來把個脈,即見分曉。」丘大夫在米凱爾床沿把了約一刻鐘的脈息,「這心病還須心藥醫,令郎貴體並無大礙,請員外放心,我就再開個十全大補丸讓公子補補元氣。」米員外聽了丘大夫數句話,心中大石遂落了地,心想這小子,不知又看上了哪家的姑娘,就離開米凱爾的房間。

屋中的男僕就跑去請米大少最「要好」的的摯友張殊聞來相談。這張殊聞當然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自然和米凱爾狼狽為奸,張某身形白胖,臉有落腮鬍,年約四十好幾,卻性好童臠,會跟米大少搭上線,大概是張殊聞喜歡米凱爾這一型的吧!

「殊聞兄,上次逛萬花樓時我看上了那名妓班妮妮,可惜她只賣笑不賣身!真是折磨我也。」「米兄,這有何煩惱,你沒聽說過『有錢能使鬼推磨』?只要米兄你不心疼銀兩,就算是十個班妮妮也照樣手到擒來。」遂在米凱爾耳旁說了奸計,米凱爾聽了不禁笑逐顏開,連連稱讚張殊聞的計謀不已。

自古紅顏多薄命;原來米郎逞獸慾

過了二日,米凱爾又神清氣爽的,鑽在那煙花場所去了。班妮妮色藝雙全,不過半月之間,就已轟動蘇州城大街小巷,人人爭相目睹其芳容。有錢大戶更是出鉅資爭請妮妮到府表演,看了容貌、聽其歌喉,無不讚譽有加,班妮妮的名聲又更火熱的傳揚開來。甚至流傳至皇帝耳裡。

忽一日,班妮妮的乾娘接到一封米府來的請柬,遂急忙叫妮妮梳妝打扮。萬花樓前早有一乘軟轎在恭候妮妮的大駕。軟轎動身時早已華燈初上,街上已無過往的百姓,遂顯的有些寂靜,不料此時,街角突然出現三名黑衣蒙面人,手持著扑刀,無聲無息地逼近那抬轎的腳伕,轉瞬間,黑衣人手起刀落,三個腳伕也就逕赴枉死城了,人頭一一落地。結果了三個可憐無辜人,剩下一個嚇破膽的轎夫,逃難也似的奔回米府去也。

三名黑衣客立即扛著一大袋麻布到城外的一間破廟裡,這米凱爾早在一間僻靜廂房等著,心內小鹿不安地亂跳著,好不興奮和不安啊!黑衣人急忙將班妮妮給放在那床上,米凱爾就斥退黑衣人,忙將房門關上,忙不迭地寬衣解帶,米凱爾及將那禍根納入了班妮妮的玉體裡了......不到一刻鐘的時間米凱爾早已精關盡鬆,元陽毫無保留地洩在班妮妮的嬌軀之內,整個人軟攤在妮妮身旁,噓喘不已。

為免事跡敗露,即穿上衣服,並在妮妮枕畔置放了一百兩黃金,權充夜渡資,回米府去了。隔日,妮妮甦醒後,忽覺下腹有著不尋常的疼痛感,驚異地發覺身上不著一絲半縷,又發現枕畔有一頗沉重的包袱,心下遂已明白大半。豈料,這妮妮並無半點烈女失貞節而赴死之心,卻冷笑了三聲......

沒想到奴家的處女之軀被人給採了......說了便悲從中來,噗簌簌的哭了起來......

留言

  1. 不会吧!我可怜的轿夫啊...这个要紧啊!为了女人弄死几条人命...禽兽啊!
    不知道妮妮会怎么样...没寻死还好!...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

Google+ 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