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貓女戰嫦娥;賢仙子慾海沉淪

隔日,新月貓女再次現身廣寒宮外。在宮門外叫囂,和守門的玉兔打了起來,沒幾下,玉兔就被打死了三隻,剩下的玉兔慌忙奔進宮內稟告嫦娥,「禍事上門了,那個貓女在門外打死了三隻玉兔,現正闖進宮內!」,嫦娥聽了大為吃驚,斥問負責看管籠子的玉兔,「那隻貓妖不是關起來,為何又出現在宮外?」嫦娥氣急敗壞地。玉兔忙不迭將籠子送至嫦娥面前,嫦娥定睛一看,吹了一口氣,籠中貓變回一根毫毛。嫦娥氣憤地將籠子摔在地上。

手持追星寒月劍誓要將貓妖一分為二,此時,新月貓女出現在廣寒宮正殿,不待嫦娥發話青峰斜月刀立刻砍向嫦娥,「鏘!」嫦娥猛然揮劍回擊,刀劍迅然相擊,刀光並射。貓女耍刀耍的比耍杖還靈巧,嫦娥亦使出渾身解數,想一劍搠死眼前這隻貓妖;這隻貓妖想砍翻眼前這個男女。這隻貓刀刀奪命;那女的劍劍喪魂。一來一往鳳翻身,一上一下鸞展翅,刀鬥劍併數丈寒光,約莫鬥打了三十回合,二位女將皆有倦意,貓女虛幌一招颼的一聲射出暗器,嫦娥身手俐落「啪!」的接住,罵道:「撒潑貓妖,竟敢丟出暗器!」。

貓女趁機拔下數根毫毛,變作貓女模樣,嫦娥眼前盡是貓女。嫦娥冷哼一聲,隨即飛身過去,眾貓妖也圍了上去,一場激戰復又開打。不上五回合,毫毛所變之貓妖被嫦娥結果了大半。另一些貓妖揮刀斜劈了過去,嫦娥一扭頭覷個仔細,旋即轉身,手起劍落,又結果了數隻貓妖。「玉葫蘆!」躲在一旁觀戰的玉兔,立刻向嫦娥擲了去,嫦娥一手接住叫了「新月貓女」,「怎麼?」不知情的貓女應了一聲,隨即被玉葫蘆吸了進去。

「哈哈哈......三天後,這不知死活的貓妖,就化成血水了!」,這貓女一聽,不免擔憂了起來,往葫底一看,有一池清水,頓生狐疑,遂運起內力浮在葫中,靜待其變。嫦娥用塞子把玉葫蘆塞住,然後把玉葫蘆交給玉兔保管。嘴裡嘀咕:「上清真人的玉葫蘆還真是厲害。」嫦娥忽然想起仍有事需要解決,遂騰雲駕霧直奔賢仙子「巢穴」紫霞宮!。

太上老君騎著青牛,悠哉地前往紫霞宮察明謠言真假。不多時,即已停在紫霞宮門外,老君手在空中一揮,宮門即開啟,遂走向宮內。宮內侍女驚覺連忙奔出殿外迎接不速之客。太上老君遇上前來攔阻的侍女,「吾是太上老君,你們的宮主賢仙子何在?」侍女聽了,急忙奔往後殿稟告正在魚水之歡的賢仙子,「望仙子恕罪!殿前有位自稱是太上老君的仙翁前來尋找仙子!」。吳剛和賢仙子聽後,頭皮發麻,趕緊著裝,以便迎接太上老君這位「不速之客」。

「啟稟星君,賢仙子正急忙趕來,請星君恕罪!」侍女說道。太上老君心想,不知這賢仙子在搞什麼花樣?一刻鐘過後,賢仙子飄然步向太上老君,「星君千歲,不知星君為何突然大駕光臨紫霞宮?」賢仙子故作鎮定地問道。太上老君以退為進道:「玉帝近來聽聞賢仙子與吳剛有曖昧情事,頗為震怒,特派本座前來,還望仙子能夠好自為之!」。賢仙子不覺一怔,「感謝星君前來告知!」並親送星君至宮門外,太上老君騎著青牛回靈霄寶殿覆命。

躲在後面許久的吳剛,聽了覺得大事不妙,也懼怕和嫦娥的情事被「傳頌後世」!立刻拿起神斧趕回月桂宮,避避風頭。賢仙子看了吳剛匆忙離開,生氣地跺了跺腳。心想是哪個賊砍頭造的謠言,憤恨不已,服侍在側的侍女,馬上成了賢仙子的出氣筒,啪啪啪......侍女被連賞了三個嘴巴。「嗚......」,聽到哭聲,賢仙子心中舒坦不少。看來賢仙子毫無半分悔過之心,極有可能步入「彩雲仙子」的後塵啊!

「啟奏玉帝,仙界所起之謠言,確實為真,方才經吾至紫霞宮探訪所知,吳剛與賢仙子共處一室,曖昧異常,觀其手腕,守宮砂早已消失殆盡。」「啟奏玉帝,此事應稟過瑤池金母處置,賢仙子乃瑤池金母座下大仙子。」殿旁一名星君提醒道。「那就把此事稟知瑤池金母!」玉帝暫時做出此裁斷。

嫦娥騰雲駕霧來到紫霞宮時,隱約聽聞宮內傳來嗚噎哭泣聲,心中頓生疑惑......

留言

  1. 玉葫芦这招太贱了!我可怜的猫女...
    如果我也有太上老君那么好的眼力该多好啊!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