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進京面聖;貓女色誘吳剛

在京城的天子耳聞名妓蘇妮妮多時,盼有朝一日能親賭其芳容,寵臣秦檜向皇帝奏道:「皇上何不宣名妓班妮妮進京面聖?」而在一旁的諫官則奏道:「宣名妓進京面聖實在不妥,請皇上三思!」皇帝猶疑不決:「這......朕得思索思索。」

過了數日,皇上密宣秦檜入宮商談,秦檜心裡則打著如意算盤,見到皇上就花言巧語、婉言調唆皇帝。本來這皇帝也是有心在內,故秦檜不費多少口舌,就輕易達成此事。皇帝則立刻下了一道聖旨,交付秦檜完成,秦檜火速派心腹人馬前往蘇州取齊。

約過十日後,天使策馬來到萬花樓前,躊躇徘徊,只因這萬花樓是尋歡買醉的淫邪場所,只好命當地質事官人入去告知。不多時,天使捧讀聖旨宣班妮妮進京面聖之事,傳的蘇州全城皆知,可說是好不熱鬧啊!名妓班妮妮等眾人接過聖旨後,心中雖萬分雀躍卻也忐忑不安,畢竟,伴君如伴虎,再說,這前去京城的路途少說也要行上數月,走個千里之數。因此,準備在三月上旬出發。

此事傳到米凱爾耳中,不免惆悵起來,心想蘇州要是沒了班妮妮,妓院還有啥好逛?突然起了個念頭,「何不趁此機會到京城見見世面?」遂向其父親說要前往京城遊玩。萬花樓的生意可比往日更加熱鬧了許多。為了準備班妮妮進京面聖一事,萬花樓內上上下下、裡裡外外張羅了好幾日,可說是人仰馬翻、昏天黑地的忙的不可開交。班妮妮則依舊如往常般照舊賣笑、耍耍琵琶、唱唱詞兒,並無過分的喜悅表現在行為舉止上,憂慮皇帝發現其為不潔之身。

三月初六日,風和日麗、氣候宜人,萬花樓前已為班妮妮準備停當,十二輛馬車,無非是準備了不少進獻給皇帝的貢品,以及服侍班妮妮的丫環和保護安全的打手。圍觀群眾可說是萬頭鑽動,而米凱爾早已等候多時,看見班妮妮,心中覺得又比上次霸佔她時,更顯丰姿綽約。班妮妮低頭輕掀簾子緩緩踏上馬車。米凱爾並其他眾人呆呆望著班妮妮離去。米凱爾心猿意馬、魂不守舍地收拾前往京城所需的盤纏、衣物即隨從僕人叫米福。隔日,米凱爾辭別父母騎著馬也離開蘇州。

嫦娥在紫霞宮內商求賢仙子一同前去廣寒宮收伏新月貓女,賢仙子此時真是騎虎難下,不答應?彼此的臉面都難看,答應?又恐違了瑤池金母的訓示。嫦娥見賢仙子面露難色,遂眼淚撲簌簌地落了下來,賢仙子見了只好勉為其難地點頭答應,侍女隨即送上日月雙刀至賢仙子面前。兩位仙子駕起祥雲一同前往廣寒宮。新月貓女正好整以暇地等待嫦娥前來,卻不知嫦娥帶了個得意幫手啊!

說巧不巧,怕事的吳剛在月桂宮悶了數日,忽然想起被他冷落許久的嫦娥來,覺得心中過意不去,遂前往廣寒宮。不多時,即已來到廣寒宮前,守門的假玉兔看到有名男子,趕忙進宮稟報貓女,「門口有位男子,不知意圖如何?請宮主定奪。」「那......就請他進來吧!本座再作打算。」新月貓女立即變作嫦娥模樣。

「嫦娥啊,好一段時日未來廣寒宮,還請嫦娥您見諒啊!」吳剛低聲下氣道。貓女一聽心中冷笑一聲,「哦?汝又何必往臉上貼金!本座可有要事須處理!」新月貓女冷冷道,並準備轉身離去,忽然想起:「聽聞,凡得取神仙之元陽者,可增道行三百年,不知傳聞是否屬實,何不今日且試他一試!」

吳剛自知理屈,「嫦娥汝要往何處?我倆多日未曾燕好,不知今日......」「汝真是淫性未減!隨本座至寢宮吧!」貓女趁此良機,將吳剛誘至寢宮。假嫦娥見那魁偉體魄、壯盛褲襠,不覺那私密處也濕了起來,兩人衣衫盡褪、淫心激盪,貓女促狹想道:「這麼難得之男體,可得盡情享用,嫦娥看來不怎麼遵守天條嘛!」

便雙手在吳剛身上挨挨摸摸,摸的吳剛慾火然動,那話兒筆挺挺直立著,貓女見了慾心似火般熾焰起來,怎饒的過他,便爬在吳剛身上,做了個「掀翻細柳營」,吳剛頗知房中術,竭力奉承這假嫦娥,貓女被肏的「死去活來」、「嘶聲力竭」濕了又濕,而吳剛被包夾的更緊密不能自拔!貓女正在得意處,吳剛卻交差了事,貓女便把腳一伸將他踹下床去,吳剛首次嚐到敗績,穿起衣衫拍拍屁股離去。

新月貓女獲得吳剛之元陽後,立刻運起神功「九轉天靈大法」,將體內元陽化作三百年的功力。「沒想到如此輕易獲得這三百年的功力!」新月貓女志得意滿地。嫦娥和賢仙子已然來到廣寒宮前,「姊姊的廣寒宮跟紫霞宮相較,真是別有另番景緻!」「是賢仙子不棄嫌寒舍。」

宮內的貓女已曉得嫦娥到來,變作玉兔模樣好見機行事,「稟告宮主,那貓妖從玉葫蘆逃出後,便不知去向。」「這貓妖可真識相!定是曉得鬥不過本座,才匆忙逃走。」「姊姊,既然那貓妖已不見蹤影,賢仙子就先回宮去了。」「我的好妹妹,既然來到寒舍就賞個光。」兩人遂進到宮內,正殿內玉兔們必恭必敬地侍立兩旁。

留言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

Google+ 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