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成功嶺之新訓生活八

訓分到的班是器材班,器材班的工作是早上五點半要把三個廿公升水桶,和十二個十公升水桶,以及其它急救器材、教材搬到指定地點。有時那些器材要搬到狐假虎威臺附近,十三個入伍生推著推車辛苦地爬坡,「用心良苦」的軍方是要我們體會患難與共嗎?然而班長卻說用推車載運器材要注意旅長,因為旅長規定器材要用貨車載送,陽奉陰違的軍隊幹部是要對抗地球暖化嗎?這卻凸顯軍隊的缺乏效率。

訓練打靶期間,器材班用推車載送的物品更多,例如:雷射瞄準器、槍架、瞄準用木箱和塑膠墊。旅長出現在靶場,其他班長使眼色暗示我們可以先離開,還滿感謝旅長出現的。後來有用到軍用卡車搬運打靶用器材,終於可以不用這麼辛苦的推推車到靶場。不過,單兵作戰練習的器材仍舊要不辭勞苦地推到指定場地。

成功嶺的地形和東海大學差不多,但是坡度要比東海大學校園的陡很多,無論是到狐假虎威臺附近、靶場和單兵作戰練習區,推推車爬坡總是覺得腿軟,有時看著後面車廂空空的軍車經過,心中不免覺得那些軍車到底是要做什麼用的?能不能真正善用既有資源,讓入伍生把時間用在更有意義的事情,而不是把時間浪費在推推車。這樣算是間接訓練體能嗎?

連上十二個班,有的班是負責搬與整理六五式步槍、有的班負責打掃廁所、有的班是打飯班(打飯班要提早到餐廳準備,因此有些課程會上不到,這影響到他們的權益,雖然他們還滿喜歡能夠提早離開的,尤其是遇到刺槍術和單兵作戰訓練的課程。)、有些班沒分配到苦差事,中午的午休時間就能休息一個小時,倒楣的班只能等待晚上的就寢時間,所以當兵真的是碰運氣,運氣好就能當爽兵,後臺夠力也能當爽兵(高官的兒子)。除了私底下抱怨,也只能乖乖做好這些煩人的差事。

軍隊是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的結合體,它無所不用其極壓榨義務役從事各種工作,幹部會問有沒有各種專長的人,例如;水電、美術、電腦和寫手,這些人在外面從事的工作都要收錢,在軍隊變成免費幫助,當然這不是強迫人舉手的,這類似資本主義。大家住在一起、缺乏隱私,有些人很辛苦;有些人很輕鬆,卻都領一樣的薪水,這也和共產主義相像。

出公差的人會獲得班長給的「福利」,福利只有兩樣東西:投飲料和抽菸。人很奇妙,在不同環境有不同程度的滿足。而班長給出小小的犒賞,就能大幅減輕自身職務的負擔,如意算盤打得很好。但是福利真的是福利嗎?讓入伍生抽菸這樣做正確?難道國防部宣導的菸害暨檳榔防治是玩假的?是不是應該卸下虛偽的假面具,把那些反菸海報撕下。軍隊任用價值觀偏差的人當幹部,不怕會損及戰力?雖然軍令如山,有些陋習依舊屹立不搖,只能選擇性的忽略這些黑暗面。

還好我不會為了要投飲料、抽菸而舉手出公差,你說我不愛國?這些公差和保家衛國一點關係都沒有,那只是班長便宜行事的手段罷了。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