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成功嶺之新訓生活九

於我的個性「不拘小節」,在新訓的第一周就「得罪」班頭(十三人的班,排第一個的人),因為軍方規定不能讓入伍生單獨行動(落單),進行團體行動前都會點名,並要求班頭清查人數後回報,由於我個人因素常去廁所,忽略要報備這個手續,造成班頭的不滿,也讓我獲得脫離部隊掌控的頭銜,看來離拿到天兵桂冠的路程是越來越近的了。

新訓一個月裡,我有強迫自己要和大家一樣,水就慢慢少喝點(飲水記錄卡只是裝飾品),跑廁所的頻率自然就減少。器材班常常要搬東西,我的心態是盡量搬比較輕的物品,在眾目睽睽下,給人的印象就不是很好,當然會有肯開口告訴我哪裡要改進的好心同梯,繁重的事情誰不想偷懶?團體行動的表面功夫至少要做到,就算要偷懶也不要太過頭,畢竟一個人打混摸魚對其他人都不公平。

因為自己狀況外的心態,其他十二人對我的印象應該都很差,尤其是班頭!有時候不小心出錯會被班頭大聲指責,例如:有一次在集合場集合完畢後,班長要帶四路先走,我剛好排在第五路第一個,不小心踏步跟著出去,那位骨瘦如柴的紙片人班頭尖酸刻薄大叫:「又是你!」心裡想這個差錯是第一次出現,並且這種錯誤用不著這麼大驚小怪吧!(後來在龜山的憲兵學校,看到其他人犯這個小錯,也沒人尖酸刻薄的大聲嘀咕)。

不知何時我開始晚上入睡前,就會跟睡我旁邊的排七(我排第八個)抱怨班頭的作風,沒想到抱怨完後,他也表達不滿意見。後來排七陸續跟我講他觀察其他人的行為,指出哪幾個人也是很會偷懶,只不過手法比我高明很多,順便告誡我做事要長眼。新訓中後期,又有兩三個人跟我講其實我個性還不錯,還是有在做事情,當時聽到其他人的正面評價,多少心裡是高興的。

班頭對我在言語上的尖酸刻薄,往好的方面想是提醒自己需要改進的地方很多;往壞的方面想就是這個班頭對我的言語攻擊,已經是對人不對事了(其他人好心提醒)。雖然聽起來很不舒服,只能要求自己忽略那聲音來源,反正新訓結束就永遠不用再見到那個人。

後來在新訓快結束的時候,器材班要收集雜草焚燒(用來偽裝),在收集的過程,某個同班的率先發難批評班頭的作風,其他人也毫不客氣地說出他們的不滿,排二(跟班頭交情不錯)聽到眾人圍剿的聲浪後,表情臭臭地叫大家專心拔草。我還以為其他人都頗能適應班頭的作風,沒想到私底下大家都不喜歡這個人,(哈哈~會不會我不在場也會被圍剿?)那我應該算是幸運地,做錯事會有人好心提醒,而那個人可能以為自己是受歡迎的。

有兩件事我無法理解,團體照和聚餐。團體照是在單兵作戰訓練時拍的,當時我明確表達不拍的意見,班長還是強迫我拍(浪費一百五十元);聚餐我和另一個人沒參加。大家為了共同回憶可以容許不喜歡的人一起拍照,或是一起在外面吃飯,我只能佩服他們這麼「懂事」和社會化如此成功!我卻大方表示無法為這種虛幻的團體回憶,委屈自己裝出愉快的樣子。

班頭可以被忍受;我也可以被忍受,這真讓我難以言喻!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