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成功嶺之新訓生活十

親假期結束後,就要面臨連續十多天不放假的考驗。要應付新兵訓練結束前的鑑定測驗,而單兵作戰訓練是我最討厭的一項,晴天就在室外的草地操課;雨天就在教室練習。趴在地上爬在草地上比較有情境,而且手肘、膝蓋比較不會痛,在室內的水泥地爬行就很痛苦,尤其是兩手彎曲夾槍,用手肘和腳尖頂地移動,班長會逼你只能四點著地,其餘身體部位不行接觸地面。碰到這種爬行方式只能搏命演出啦。

單兵作戰有十種狀況,有發一張只讓入伍生背下流程,但是看到一整張紙的內容,就很難有興趣背下來。在戰爭用到單兵作戰已經是快結束了,靠國軍的步槍兵和敵人(人民解放軍)短兵相接、一決勝負。假如未來中共侵臺,應該不用等解放軍登臺,臺灣就會自動俯首稱臣。我怎麼對中華民國軍隊這麼沒信心?

防護面具(防毒)、破壞鐵絲網、剷除敵鹿柴(木頭障礙物)、爬壕溝刺探敵情,這些我想應該都不太實用,很難想像這會出現在臺灣的戰場上。臺灣出現敵人的鐵絲網、敵鹿柴和壕溝的話,十之八九被全面佔領,殘存的國軍大概要在中央山脈打游擊戰,不過單兵作戰可沒教唷!防護面具(民國七十年代製造)早已超過使用年限(今年是中華民國九十六年喔)好幾年了,基本的軍事設備都無法定期汰舊換新,竟然敢妄想金額令人咋舌的三項軍購,充門面、騙民眾以求精神勝利嗎?

步槍實彈射擊是最值回票價的活動了,(感覺這樣講好像是花錢參加活動營隊喔)。第一次步槍射擊會被槍聲震撼,接著耳鳴、頭暈(因人而異),第二天就恢復正常,戴耳塞上靶臺還會被傻呼呼營長罵勒。第一次射擊廿五公尺的靶,因為緊張和忘記步驟,我跳過覘孔直接由準星射擊目標,結果當然是脫靶,直到第三次射擊後我才驚覺到這愚蠢的錯誤,第四、五次的一百七十五公尺射擊成績就差強人意,看著靶被射中倒下,還真是讓人興奮。實彈射擊後便覺得打漆彈很小兒科。

每次步槍實彈射擊,靶場裡的人員都很戒慎,深怕哪個入伍生一不小心擦槍走火,雖然有穿防彈衣,但是步槍子彈穿透力強,防彈衣只是一個形式罷了,所以小心謹慎真的很重要。

成果驗收有筆試,有五張不同題目的考古題,考題都是出自兩本綠色小冊子,內容是教導入伍生的軍事教材。考試地點選在營本部前的水泥地集合場,我們帶著摺疊小椅集合,經過數次斤斤計較的向右、向前看齊與取前後適當距離,考試位置才底定。集合的時候天色烏雲密布,直到落下的水滴越來越大顆,軍方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把我們帶到餐廳考試。考卷發下來後整張寫完只有一個心得,就是不要只依賴考古題,綠色小冊子才是根本。

兩天的鑑定測驗,單兵作戰十種狀況內,有好幾個狀況都得零分,因為大家都沒背熟單兵作戰的對話臺詞。晚上的戶外驗收是安靜地脫衣服、卸下裝備,接著再穿回去。刺槍術是一整個連同時測驗,從看臺座位看刺槍術展演還滿壯觀、有氣勢的,不過整齊合一的刺槍術表演對作戰沒啥幫助,那只是某些人得到感官滿足的一種方式。

測驗結束後,可以說是如釋重負,反正所有測驗項目不及格一樣要下部隊,只要等到下部隊的籤抽完就能放結訓假。原本想說怎麼不讓已經抽到憲兵的人(我是憲兵啦)先放假,還要浪費時間等所有人抽籤完畢,其實也沒有浪費時間,班長分配抽到憲兵的人打掃環境,反覆打掃環境到下午,軍方才放人。而六天結訓假放完還是要回成功嶺,由下部隊的單位派車接送,憲兵就被送到龜山校區的憲兵學校囉,憲兵學校的第二專長訓練是一個新的開始、新的夏令營?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