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股憲校混日子一

月十五日中午搭車到龜山的憲兵學校,等待軍用遊覽車將校選預士載往五股的憲兵學校。等待期間要整理服裝上的細節,檢查上衣有無紮好、拉平,皮帶的金屬扣有無擦亮。中隊長叮嚀步要在五股憲校不長眼被學長盯上,要彼此互相照應,以及不要砸某某中隊這塊招牌。看來中隊長比我們這些校選預士還要擔心。

交通車開進五股憲校的大門後,在不遠處停下,我以為停車的地方離宿舍不遠。一下車後映入眼簾的是顯得有些老舊的建築物。隊伍排好便往營舍前進,想不到有個坡度超過五十度的上坡路,和成功嶺內的某些路段有得比,心裡想怎麼不直接把車開到營舍前面呢?營舍前有座三百公尺的操場、跑道,在這可以遠眺臺北車站周遭的高樓,以及稍遠一點的臺灣第一高樓,居高臨下俯瞰低地上的景物滿不錯的。

依照身高分配小隊和寢室,這裡的寢室是八人房,似乎比大通舖要多了點隱私,雖然房間有門卻幾乎都沒有關上過。八人房的優點在不用和全連的感冒病患擠在同一個寢室,而且床位不是併排在一起,窗戶和房門是成一直線的設計,因此就算有室友徹夜咳嗽,也不用擔心會吸入飛沫、細菌和病毒而生病,我在五股憲校終於沒有被傳染到感冒。小寢室的缺點是沒辦法聆聽、加入別的小隊成員的嬉笑怒罵,雖然是可以串門子,但還是會有所顧慮,萬一常光顧的寢室有人財務遺失,別寢室的人通常都是首先懷疑的對象。避免瓜田李下是最好的。

前三天到餐廳用餐,除了早餐時段外,午、晚餐的菜量明顯不夠,有的菜色甚至被洗劫一空,而兇手是志願役的軍、士官,這也要怪我們是最後一批到餐廳,問題是上課上到無法提早到餐廳就只能接受這種場面。向中隊長抱怨用餐情況後,情形稍微有改善,而副總隊長也獲得其他人的抱怨,生氣地要求幹部最後和自己裝菜,並且監督夾菜的情況。新任校長的措施與此自私現象有關,校長所持理由為,受訓幹部應該能自我約束用餐的菜量。因此撤除夾菜人員,結果事實證明事與願違,如果人性真的如此無私,那又何必訂定處罰貪贓枉法的法律條文呢?

況且每個人的食量都不同,雖然要求取適當的菜量,適當的菜量會因人而異,所以還是要幹部在菜臺旁監督、叮嚀,當然還是可以耍無賴囉。當初在龜山校區的分隊長講五股的伙食比較好,真的面對實際情況就和他人口述形成落差,就算真的伙食比較好也無法感受到,倒是常常生氣要撿別人剩下來的菜尾,氣就氣飽了!害我很懷念龜山校區的用餐情況。

在五股憲校用餐剩下來的廚餘比龜山校區的少很多,這大概是集體用餐的唯一好處!這裡的缺點是廚餘和油水沒有分離,一些食品所附帶的垃圾也跟著到進廚餘桶,善後的措施要學學龜山校區的作法。因為又被分配到打飯班,所以有進出廚房的機會,看著煮菜的學長們待在熱氣瀰漫的環境,站在大鍋子前注意食物煮熟了沒,有一種錯覺會以為他們是西方的巫師在煮可以下咒的東西。

留言

  1. 呵呵
    還是綠色巫師唷:P

    食量大的男生若吃不飽 還得體訓
    真夠苦的

    回覆刪除
  2. 在我們大陸沒有這種訓練,

    回覆刪除
  3. 我下部隊後, 是一個小小營區(約只有五六十人), 所以每個人都要輪流負責買菜或幫忙煮飯.

    所以我也當過綠袍巫師.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

Google+ 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