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哨欣賞臺北市的夜景

兵真的是靠運氣和關係,運氣好的人分發到很涼的單位,或是天高皇帝遠的外哨(不用回連上);有關係的人(我同梯)可以從東部調回北部,立法委員的權力真大,國防部講的行政中立真的只是口號,這對同樣是抽籤抽到東部的人不公平,徵兵制內藏許多不公平的案例,卻不盡早實行募兵制,吃悶虧的是守規矩的老實民眾。

我則是靠運氣,在某個單位的憲兵營部等待下連,原本是要到比較累的連,累的原因是某個單位的憲兵連有時候三更半夜會跑操演,這樣晚上睡覺時間就報銷,要是有政府高官突然出現,就必須要站哨數小時。很巧合有同期受訓的人有軍用卡車的駕照,營部就把我和那人對調。分發到現在的單位。但是真的在人人稱羨的單位生活,也不是偶而支援的人所說那麼爽。有時候倒楣遇到志願役幹部,會被他當小弟叫去幫他買菸!營區內的餐廳長壽菸賣完,叫我穿憲兵的運動外套到某科技大學旁的便利商店買菸。

後來我又很幸運的被分派到外哨點,那個點主要是友軍的地盤,只有幾隻小貓憲兵陪襯。憲兵在那邊一天只要輪流站哨六小時(湊滿廿四小時)就行,無須保養槍枝和出公差,沒站哨的時間就是自己的時間,可以和友軍一起看電視、電影和電視遊戲,也可以看書,在連上只有午休時間才能做自己的事。因此,每次從數百公尺遠的外哨下去食飯,同梯的就說:都給我爽就好啦!在外哨的人會互相提醒要低調,免得引發不必要的嫉妒流言。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在友軍的地盤日子過很爽沒錯,卻要忍受二手菸害,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其實是對方人多啦),他們在中山室抽煙我沒意見,在寢室抽煙就讓人受不了。友軍過得比我們還爽,邊保養槍枝邊看電影(電影是租來的),還邊抽煙或是嚼檳榔,我在當兵第五個月才見證真的有軍人在嚼檳榔。很可惜這裡沒有任天堂的最新遊戲主機,只有新力的遊戲基地二代主機。不過山下的營區有任天堂的最新遊戲主機唷,中山室的傳統電視換成兩臺奇美的液晶電視,高級將領的辦公室則為每人一臺。

外防單位的菸害問題,已經有之前在這待過的憲兵反應過,結果問題沒有解決,反應問題的人還被那些煙槍(蛇鼠一窩?)說他人怪怪的!幸好他調到憲兵很多的其它外防單位。只能說處理事情的憲兵連在友軍營區是弱勢團體,遇到不講道理的人只能繼續忍受、想辦法減少接觸污染源。還好我這陣子沒那麼衝動,不然可能會惹得一身腥,有時候有些跨單位的問題,直接反應給一九八五會比較有效。

夜晚站哨能夠瀏覽臺北市的夜景,新光摩天大樓和臺北壹零壹盡收眼底,圓山飯店、美麗華的摩天輪距離就比較遠了,總統府和中正紀念堂被其它建築物遮蔽,只能看到它們的屋頂。夜晚的臺北壹零壹和新光摩天大樓有種科幻的視覺效果,一格格的窗戶燈光和黝暗的建築物背景,很像是一艘太空船艦。離中華民國九十七年只剩幾天了,能夠不用人擠人觀看臺北壹零壹施放的煙火,算是一種當兵的幸運。有時候視野清晰,臺北市的夜景很耀眼;有時候霧氣來臨,夜間燈光便顯得朦朧。不曉得我哪天會看膩臺北市的夜景。

留言

  1. 能看到清晰的台北夜空要好好珍惜啊^^

    回覆刪除
  2. 辛苦了!要配合美麗夜景跟著堅強!

    回覆刪除

  3. 真的好久不見你發聲了^^

    回覆刪除
  4. "不用人擠人觀看臺北壹零壹施放的煙火,算是一種當兵的幸運。"也是另類福利,當你看膩時大概是快當完兵時。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