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7的文章

警察、學生和影印店的諜對諜

大學開學頭幾天總是要開始影印原文書,因為智慧財產權的法律陰影,拿原文書影印的學生必須到熟識的影印店,店家才會答應影印,聰明的店家是店面和作業的場所分開,這樣做也比較安全,牆上張貼的不整本影印原文書只是做做樣子罷了。

以前有的課會用到原文書,沒有絕版一定都會買正版,絕版書必定是影印整本,美國書價真的是昂貴,還好讀的科系不須要購買很多本美國書,不然錢包會大失血。拿到書之後,有辦法的同學會找翻譯本,正體字或是簡體字都找。大一的政治學有翻譯本,大四的國際政治翻譯本隔年才推出,可是課都已經上完了(時機真是不對),其它課程所用到的美國書都拿去整本影印。課程用到的美國書都沒有整本看完,主角卻是翻譯本,那花冤枉錢買美國書做啥?證明臺灣錢;淹腳目?

研究所有的認真教授會開好幾本原文書,修課的人會自動分配範圍翻譯,翻譯品質參差不齊,有看沒有懂,幸好老師還會大略念過內文一遍。好幾本原文書只能囫圇吞棗,匆忙瀏覽一遍。學生真的有學到東西?是很令人懷疑的,難道不會對書的觀點一知半解,甚至曲解作者的理論主張?而且學生把大部份時間花在翻譯英文,對於提升英文程度的幫助不大,也壓縮認真研讀、理解書本內容的時間,搞得好像翻譯研究所似的。

大學老師在準備學期課程的教材,就應該要整理出書本內容的重點,或是尋找替代的中文書。我一直認為老師應該要翻譯上課所用的英文書,而不是在課堂上跳躍式的讀幾段內容,卻要學生花大錢買書,或是不負責任地把書丟給學生,讓學生冒著觸犯法律的風險影印書。新聞報導的角色始終是警察查緝影印店,再追究影印書的學生,老師永遠是清高的局外人,輿論似乎還沒開始譴責這種只用英文書的老師。

教政治思想的老師說過,『二、三十年前的臺灣留美學生影印英文書,美國政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臺灣人習慣使用美國書,等到用習慣後再跟臺灣政府談智慧財產權,而臺灣的執法機關竟然幫美國政府抓人。』這是一種軟性的文化侵略,打著使用者付費的正義大旗,要求學生付出大筆費用購買英文書,臺灣的大部分大學老師依舊事不關己地使用英文書上課,無形中成為美國政府的幫兇。

大學生除了消極地翹課,或是只求低分過關外,好像都不會質疑為何上課一定要用英文書,老師都沒有自己融會貫通後的課程內容嗎?只會看著英文書照本宣科的話,那與高中、國中升學掛帥教法的教師有何差異?私立大學的學生花大錢讀大學值得嗎?私立學校除了「鼓勵」老師多發表論文爭取學校排名、教育部的補助…

想加入聯合國?這個夢要怎麼實現?

民進黨政府大動作地玩起臺灣加入聯合國的選舉伎倆,在美國紐約砸重金打廣告宣傳,甚至利用敵國的媽祖做為宣傳工具,不得不佩服民進黨的選舉手段,一方面在教育政策著手去中國化;一方面利用敵國的民間宗教文化來攏絡臺灣人,還能不精神錯亂實在是有夠厲害的,跟中國共產黨有得拼唷!國民黨則是提出固有的主張,以中華民國為名重返聯合國,隨後兩黨的總統參選人互相攻擊對方的進入聯合國的政治訴求。

民進黨怎麼不是在民國九十三年選舉結束,就開始運作加入聯合國的政治訴求?反而是選在接近民國九十七年總統選舉時提出?大概是國內的民生問題缺乏有效的政策解決,所以靠著加入聯合國的主張,模糊國內民眾的焦點,讓綠色選民忘記已經失業多久、多久沒加薪了。也迫使國民黨跟著提出進入聯合國的主張,並利用國民黨不使用臺灣為名的弱點,加以攻擊其不愛臺灣的紅色形象。

當凱子養的窮邦交國,其工具性就只是幫臺灣在聯合國發聲,雖然能幫臺灣「仗義執言」,但是效果極為有限,少數怎麼能扳倒多數不支持臺灣的中共邦交國?就算提案真的進入議程,也會被常任理事國否決。中共就算不表態反對,美國基於兩岸分立的利益考量(可以賣昂貴的武器給臺灣),也會加以反對。陳水扁看似不甩美國的反對態度,卻不進而鼓動臺灣民眾(綠色選民)反美。可以推測臺灣是離不開抱美國大腿的現實。

電視播放加入聯合國的廣告,結尾是為何臺灣不能加入聯合國?民進黨只是拋出疑問給不會思考的支持者,卻不說出事實真相,營造世界迫害臺灣的情節,讓民眾氣呼呼自問,「對啊!為何臺灣不能加入聯合國?」就算李登輝所提到的,能加入聯合國的話,在他十二年的任內早就辦到了,何必等到已經執政快八年的民進黨政府呢?

蔣介石的漢賊不兩立外交政策導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這是民進黨所痛罵的,而民進黨在美國砸重金所做的宣傳,是要喚起誰的良心讓臺灣加入這個國際組織?國際政治本質就是國家利益為第一考量,蔣介石的漢賊不兩立與民進黨的感情訴求以獲得同情的手段,都不太符合國際政治的實際運作,其它國家為何要跟你講仁義道德?為何要因為沒邦交的兩千三百萬人想加入聯合國,而得罪有邦交的十三億人?

雖然用臺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可以順便證明臺灣是一個國家,達成民進黨的終極目標,臺灣獨立。但是在積極加入聯合國的同時,是否應該讓國內民眾生存的更有尊嚴,不用擔心失業率、不須害怕治安敗壞、不再爭論教育要不要去中國化,民進黨如能展現執政實力,就不需要攻擊國民黨為何不…

我在成功嶺之新訓生活八

新訓分到的班是器材班,器材班的工作是早上五點半要把三個廿公升水桶,和十二個十公升水桶,以及其它急救器材、教材搬到指定地點。有時那些器材要搬到狐假虎威臺附近,十三個入伍生推著推車辛苦地爬坡,「用心良苦」的軍方是要我們體會患難與共嗎?然而班長卻說用推車載運器材要注意旅長,因為旅長規定器材要用貨車載送,陽奉陰違的軍隊幹部是要對抗地球暖化嗎?這卻凸顯軍隊的缺乏效率。

訓練打靶期間,器材班用推車載送的物品更多,例如:雷射瞄準器、槍架、瞄準用木箱和塑膠墊。旅長出現在靶場,其他班長使眼色暗示我們可以先離開,還滿感謝旅長出現的。後來有用到軍用卡車搬運打靶用器材,終於可以不用這麼辛苦的推推車到靶場。不過,單兵作戰練習的器材仍舊要不辭勞苦地推到指定場地。

成功嶺的地形和東海大學差不多,但是坡度要比東海大學校園的陡很多,無論是到狐假虎威臺附近、靶場和單兵作戰練習區,推推車爬坡總是覺得腿軟,有時看著後面車廂空空的軍車經過,心中不免覺得那些軍車到底是要做什麼用的?能不能真正善用既有資源,讓入伍生把時間用在更有意義的事情,而不是把時間浪費在推推車。這樣算是間接訓練體能嗎?

連上十二個班,有的班是負責搬與整理六五式步槍、有的班負責打掃廁所、有的班是打飯班(打飯班要提早到餐廳準備,因此有些課程會上不到,這影響到他們的權益,雖然他們還滿喜歡能夠提早離開的,尤其是遇到刺槍術和單兵作戰訓練的課程。)、有些班沒分配到苦差事,中午的午休時間就能休息一個小時,倒楣的班只能等待晚上的就寢時間,所以當兵真的是碰運氣,運氣好就能當爽兵,後臺夠力也能當爽兵(高官的兒子)。除了私底下抱怨,也只能乖乖做好這些煩人的差事。

軍隊是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的結合體,它無所不用其極壓榨義務役從事各種工作,幹部會問有沒有各種專長的人,例如;水電、美術、電腦和寫手,這些人在外面從事的工作都要收錢,在軍隊變成免費幫助,當然這不是強迫人舉手的,這類似資本主義。大家住在一起、缺乏隱私,有些人很辛苦;有些人很輕鬆,卻都領一樣的薪水,這也和共產主義相像。

出公差的人會獲得班長給的「福利」,福利只有兩樣東西:投飲料和抽菸。人很奇妙,在不同環境有不同程度的滿足。而班長給出小小的犒賞,就能大幅減輕自身職務的負擔,如意算盤打得很好。但是福利真的是福利嗎?讓入伍生抽菸這樣做正確?難道國防部宣導的菸害暨檳榔防治是玩假的?是不是應該卸下虛偽的假面具,把那些反菸…

我在成功嶺之新訓生活七

新訓會不會累?我在這裡跟大家說:「陸軍新訓真的沒有操到體能,體能差的男生不用害怕。」先說一下屏東龍泉營區的新訓情形,根據在那邊受訓過的朋友說法,今年整個八月約有三個星期都是落水天,大部分是室內課。成功嶺的班長說:「七月卅一日這一梯的新訓比七月四日那梯要爽!」因為室外操課被颱風、落水給影響到,再加上首周強力宣導志願役,也耽誤到操課訓練的進度,所以請不要說現在的兵過很爽,問題不在新兵身上,而是在軍隊的管理階層!

寢室外面的牆壁上有張貼每日課程進度,有早上食早餐前三千公尺的跑步,實際上從新訓開始到最後一天,可是完全沒有哪一天有跑完三千公尺唷!跑步的天數十根手指頭都數得出來,頂多跑大約一千多公尺而已。於是那張進度表的某些時段的活動是參考用的,但是鑑測要驗收的項目軍方還是有教、訓練,像刺槍術、單兵作戰演練和打靶。

懇親日放假前的新訓是輕鬆的,收假後就要開始面對接踵而來的訓練活動。懇親日到中午就結束,原本是到下午兩點結束,當天突然變卦,(軍隊是體會朝令夕改的最佳環境唷!)讓我不得不趕緊用公共電話通知在東海別墅的同學,請他們大概在十二點左右送飯盒。懇親日當天發生新竹飆車族砍人兇手,叫他的狐群狗黨恐嚇隔壁連的某位班長,事後該位入伍生仍舊快樂過完新訓。懇親日有規定軍人不能抱小孩、不能和異性有親密舉動,感覺這些規定還滿保守的,一時之間不曉得懇親日的真正意義是什麼?因為懇親日結束就能放假轉屋,親朋只是從桃園、臺北或南投到成功嶺接小孩?

直到班長下命令集合,穿迷彩服的入伍生做著立正、稍息和向右、向前看齊的動作,旁邊閃光燈此起彼落,懇親日的政治意義在於讓民眾「驗收」這些新兵的訓練成果,讓民眾知道軍方沒有不當對待新兵。對於入伍生來說直接放假是最節省時間的,把四、五個小時都浪費在懇親活動很不智,並且中午過後便開始落水,有來懇親的家長蜂擁至三樓認領小孩,一邊是穿迷彩服的入伍生;一邊是等不耐煩的家長(因為軍方提早結束懇親時間,卻沒有提早放人),這情景還滿有趣的,很像國小家長在校門口等待小孩放學出來。

懇親活動結束後,我冒雨步行離開成功嶺,原本是想走到成功車站,但是路人指點迷津的路線是到烏日車站。因為是第一次的緣故,走到高鐵烏日站的外圍道路,發現路線不對又改走其它道路才走到臺鐵新烏日車站,滂沱大雨的車站外環境很荒涼,很像倒數毀滅廿八天的場景,無人的死寂氣氛,一個人走在只有雨聲的環境,彷彿舉目所見都是自…

我在成功嶺之新訓生活六

隔壁營的營長(業績搶的很兇)拉一位女軍人現身說法,說他因為當職業軍人後有錢置產,還當起房東來了呢!我在想這麼注重金錢利益的軍人,如果發生戰爭他們會毫不猶豫的上戰場殺敵?不會擔心萬一飛彈射過來會炸毀他們的房地產,而馬上舉白旗投降?以金錢利益為導向招募志願役,那為何不招募傭兵呢?反正都是為了錢來當兵的啊!兩者的服從、忠誠會有高下之分嗎?我對軍營牆上貼的一幅海報印象深刻,海報內容是一位軍人捧著容器裝著飄落的鈔票,眉開眼笑地表達當職業軍人可以荷包滿滿,我不曉得其他人看到這種表達手法的宣傳海報評價為何?

成功嶺軍方對七月四日那梯次的入伍生著力不多,原因在於那梯次是學歷不高的一般兵,把焦點擺在七月卅一日入伍的大專兵。我想一般兵只是學歷不高,除非他們有學習障礙,便不應該只想撿現成要學習效率高的大專兵,而捨棄學歷不高的一般兵。軍方只會要求民眾支持花費龐大的三項軍購,卻沒有花心力稍微解決社會問題。假如軍方的志願役招募重點放在失業的青年人身上,幫忙政府降低難看的失業率數字,就算四年的軍旅生活都是狗屁,還是能讓那些人存到可觀的金錢,也能造成社會階級的流動。

那些軍中幹部可能始終不了解,為何大專兵背負學貸壓力,仍舊不為那些誘人的福利所惑,他們直覺認為我們怕失去自由,工作、生活和行動自由是很重要,卻忽略未來的發展性,四年的軍旅生涯可以轉換為社會工作經驗?我按鈕發射飛彈非常專業喔?這種專業只能讓人四年一到又繼續簽約,繼續避免面臨外面世界的恐怖失業率。

職業軍人和吸毒的毒蟲有相似之處,前者躲在無競爭力的團體保護傘內,一堆冗員作伴,四年一到繼續簽下一個四年,逃不出這「優渥」的工作環境,直到符合領終身俸的資格;後者躲在吸毒後的虛幻世界,不斷用毒品麻醉自我,無法掙脫毒品的掌控,勒戒所進進出出,直到劑量過重死亡。

有時候會看到營長罵連長、輔導長罵組長、班長罵入伍生的潑婦罵街之熱鬧場景,我會疑惑大家都是成年人,罵人罵到像大人罵小孩,口氣平穩的指出對方的缺失很難?懲處規定是裝飾用壁紙?尊重似乎轉化成下級奉承上級的意涵,或許私人企業也存在這種謾罵下屬的現象,但至少沒有犯上的金箍咒法律條文,大不了罵幹部後可以豪邁辭職,在軍中卻不行頂撞上司。而且四年的賣身契一簽就不能任意離職不幹。

同班的入伍生原本想減輕家中經濟負擔,便報名志願役士兵,連長開車載他當天往返臺中縣、桃園縣,辦事好有效率呀!他媽媽是反對他報名的,賺錢…

我在成功嶺之新訓生活五

在成功嶺新訓的頭一周,軍方強力宣導志願役,希望能吸收這一梯次的大專兵,可惜不到百分之十的人數報名志願役士兵,對於不符合報名資格的我,我已經廿六歲不符合報名資格,便覺得這些人在浪費時間。只見臺上幹部講得頭頭是道、口沫橫飛和分析利害;臺下入伍生大多興趣缺缺、無可奈何地撐到時間結束,宛如一場失敗的直銷說明會,不過軍方絕不承認這和直銷沒兩樣!

在騙入伍生報名、簽志願役士兵的說詞,必然是誘之以利,當職業軍人可以享受一般民眾享受不到的政府人員特權階級福利,並用現在社會找工作不易的現實因素,來加深當職業軍人是「明智」的決定。更強調四年後至少比不簽志願役士兵的人,能夠存一百萬至一百廿萬,在軍中食、衣、住都是取之於國家財力,只要不變成色慾薰心的豬腦袋,一定都能順利存下為數可觀的金額。只是在軍方極力包裹的糖衣裡,其內容物是否真的像外表糖衣一樣,就不是局外人所能一窺堂奧了。

軍方很喜歡拿私人公司相比,說私人公司沒保障,受傷無法工作就會被解雇,或是公司會無預警裁員、倒閉;當職業軍人就很有保障,不怕政府會垮臺,除非因公殉職,受傷多久都不用怕。私人公司要追求效率當然要注意員工的產值,對公司造成負擔當然毫不考慮資遣員工,公司還要繳稅給政府必然無法像政府可以養數量龐大的米蟲;軍方的預算是政府給的,就算決策錯誤、人謀不臧造成上億元以上的損失也不痛不養,軍隊不追求產值可以容許為數頗多的米蟲存在,並且讓他們領終身俸!拿私人公司比較根本是引喻失當。

看不出他們有何社會責任存在,強調私人企業的殘酷事實,卻無法像社運團體發出不平之鳴。宣導志願役的好處可以滿足你的物質慾望,能夠輕鬆買輛車、購屋,一般家長教導的觀念不是要克制不當的物慾,沒錢就要精打細算嗎。難怪有些職業軍人會身陷美人詐騙的陷阱,或是向地下錢莊借錢投資負債,是因為錢太好賺了嗎?軍方幹部的宣傳說法還滿符合某些卡奴、犯罪者的現況,我要滿足超出基本需求的物質欲望!

軍方極力吹捧志願役的好處,卻不明白告知可能會面臨的真實情況,例如:每天要工作十六個小時才能領到二萬七千多元的薪水,三個月的受訓期間只能領義務役士兵的薪水,戶籍地分發的實際完成率是多少?水電費補助不是宣傳時所講的五折,而是八五折。在憲兵學校看到防治自殺的影片有提到,基層職業軍人幹部自殺率偏高,這多少透露賺這份薪水實在不容易。

我在成功嶺之新訓生活四

住:一百五十多人住在同一層樓,每間寢室要裝五十多人,教育班長要和入伍生睡同一間寢室,只有軍官才有個人寢室的福利。因為是睡在軍營,所以必須要遵守他們制定的遊戲規則,床底下有鞋板,鞋板上放置臉盆、折椅、拖鞋、運動鞋和迷彩鞋,臉盆內擺放漱口鋼杯、牙刷、牙膏和肥皂盒,擺放都有遵循方向;鞋子的鞋尖一律朝向寢室門口,而鞋子擺放則依照種類放置。蚊帳、枕頭、涼被和涼蓆的放置也必須全體一致,不然在內務評比會被扣分。

內務評比是教育班長巡視三間寢室打分數,有時候士官長會親自巡視打分數,不過班長的標準不一,有時候某些項目被扣分扣的不知所以然,評分的班長該班成員通常都過關,經過我班的幾個同梯的觀察,發現有的班長評分非常主觀,會包庇自己班和關係比較好的班,連這種內務小事都能搞小手段,還滿佩服那一兩位教育班長的偏差心態!班上有一位苦主因為打申訴電話後,隔天內務評比多出好幾個叉叉,是不是被惡整只能作壁上觀了。

軍中沒有自由;也沒有隱私可言,除了上廁所之外。晚上就寢後要醒著等幹部點名,幹部會拿手電筒照你有沒有蓋被,假如沒蓋被他會提醒你到蓋上被子才離開,有時幹部會出現第二次,防止你不蓋被,這種行徑非常困擾,毫無生活品質可言。不曉得這跟人民公社像不像?吃、住都是一起,毫無隱私,只差沒有宣揚專制極權思想。

除了幹部隨時會侵入個人私領域,隔壁睡覺的鄰兵也會注意你的一舉一動,有一次晚上安靜地坐在床上醞釀屙屎的情緒,沒想到在一次班上同梯相處的場合,那位鄰兵居然向大家「宣揚」我的「怪異」舉動,我立刻把他列為拒絕往來戶。我在想沒有必要向這種人解釋我產生「怪異」行為的原因,難道我要請示每個人之後,才能做我想要做的事情?這算是隔牆有耳的範例?提醒我們要注意身旁半生不熟的人。

空氣品質不是很好,教育班長毫不避諱地在公共場所抽菸,由於營舍走廊類似密閉式的公寓走廊設計,只有走廊的頭尾端才是開放式。因此煙味會瀰漫在走廊中段,看到牆壁上貼好幾張反菸宣導海報,成為一種鮮明的諷刺,打給菸害與檳榔防治中心申訴不知道有無效用?抽菸的教育班長數量超過一半,軍方在徵選教育班長的過程,應該要禁止有菸癮的入伍生報名參加,這是非常負面的軍人形象。

因為寢室是夜不閉戶的狀態,所以財物要隨身攜帶,避免製造讓他人犯罪的機會,新訓期間整連都沒傳出失竊的消息,大概是大家在入伍前都聽說要隨身攜帶錢包,所以讓小偷無可趁之機,不過也不一定每一梯、每一連都會有小…

我在成功嶺之新訓生活三

國小、國中畢業大頭照醜雖醜,但還沒醜到像新訓拍的大頭照這麼像外星人!成功嶺找的攝影師的真實身分應該道士吧!照像機其實是照妖鏡,好好一個人可以拍成另一個人,真是厲害!一張照片就讓我原形畢露了,比換發新身分證所需要的照片還「露骨」,而且還有附光碟唷,放到電腦讀取竟然有全連入伍生的照片,照像館是要讓大家分享自己的醜樣嗎?我侵略藍星的任務要被迫中止了!

衣:當兵前一直在擔心個人衣物會不會洗到不見,或是被其他同梯的錯拿,畢竟自己的東西不見,或被迫要穿別人的衣服感覺是非常噁心。我的無謂擔憂可說是杞人憂天,待洗衣服會有洗衣袋裝,容量不大的洗衣袋有寫編號、單位的區塊,因此衣服不會被拿錯,就算拿錯也還是會拿得回來,可是衣服送回來都會有一種類似玉米的味道,不知道洗衣廠商是用哪種牌子的清潔劑?慶幸我待的單位不存在洗衣弊案,不然就要像替代役男多花冤枉錢,和穿別人的衣服。

迷彩服和運動服都是二手貨,尺寸很齊全。但是有些迷彩服已經有破損了還是發給入伍生,要等到上級長官要視察,或自行反應才會有更換的機會。運動短褲則是充滿歲月的痕跡,汙跡越來越多,就算洗過在視覺上還是感覺髒髒、不衛生。原本以為是兩套迷彩服,後來班長說:「如果有長官問你們有幾件迷彩服的話,你們要回答有四套!」原來軍隊真的存在陽奉陰違的現象。

因為沒有按表操課所以兩套迷彩服夠穿,發四套的話還滿占空間的,因為一個內務櫃要兩人共用,根本不能放太多私人物品。明明是待在同一個營區,旅長和基層幹部是處在不同的世界嗎?怎麼會不清楚只發二件迷彩服呢?假如歷年來都這麼便宜行事,為何不更改發放衣服的數量?而要一直陽奉陰違,叫入伍生說謊!

發的迷彩鞋和運動鞋,其不良率看起來滿高的,有時走路會發現鄰兵的迷彩鞋的鞋底脫落,那情景顯得很可笑,跟幹部反應後就拿小釘子把鞋底固定起來。迷彩鞋沒有舒適的鞋墊,新訓期間腳底板很不舒服,加上不符合人體工學,只要穿迷彩鞋走路都走得很辛苦,所以要自掏腰包購買鞋墊放入鞋子。只有穿上運動鞋才覺得雙腳的負擔減輕許多,但運動鞋的品質也不好,鞋底一樣會自行分離喔!鞋墊也會自動變換位置,跑步時很怕鞋墊整個滑出來,或是擠在鞋尖,國軍的採購廠商的品管還滿讓人印象深刻,果真是便宜沒好貨?

新訓結束前,會再分發兩套全新的迷彩服,運動服也是發全新的。而且新迷彩服有抗紅外線的功能,神奇的是這個功能的有效期限只有一年六個月。新的迷彩服看起來就是很有精神…

我在成功嶺之新訓生活二

食:食飯前會在走廊集合清點人數,完成後再帶到連集合場就位,幹部才帶往餐廳。去餐廳的路上還要大聲喊精神答數,雄壯、威武等等詞彙,進食堂前有時要唱軍歌,或是「加強磨練」,加強磨練這四個字各要轉彎一次,並搭配立正、稍息的動作,當然這些命令會「重複」進行,直到幹部滿意為止,或是被旅長發現。直到真正坐在長凳上,不銹鋼筷掉落在地上的聲音才會停止。坐在椅子上即將展開另一場爭奪戰。

飯鍋、湯鍋擺放的位置是一門「學問」?其實只是方便的問題啦。幾乎我的位置前面都是擺放湯鍋,飯鍋都是擺在另一頭,所以白飯都搶輸某個人,因為飯鍋快裝完就必須要起身離座去添飯,因此飯和湯是先裝先贏。成功嶺的三餐我比較喜愛早餐,因為早餐有中西式的菜色,而且比我以前的早餐要豐盛很多,老實說是我早餐花費太節省,美中不足的一點是粥太稀了,飯量少到像湯,所以還是要強調先裝先贏的老調。

午、晚餐的菜色我就不是很喜歡,白飯有時會煮到焦黑,可能有些人會喜歡吃鍋巴吧?菜餚都很油,真不知道在油膩什麼東西。青菜量有兩小口就要偷笑了,通常菜量少到一定會便秘。青菜總是煮到發黃,大概是青菜不新鮮吧?也很喜歡把青菜煮到辣辣的,可能是要刺激食慾,或是掩蓋廚藝不精的窘況?豬腳倒是常常出現,可惜我對豬腳敬謝不敏。用餐的規矩要把四隻手指伸直併攏放在不銹鋼碗下,拇指要放在碗口邊緣。飯鍋、湯鍋要請鄰座的同學傳遞,禁止起身親自拿。幹部強調饅頭必須一手拿;另一手剝,我感覺這樣好惺惺作態!另外喝水也是要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唷。取出水壺、打開瓶蓋、下課喝水、喝零點三或零點五公升、喝水,這些口令都必須要大聲覆誦。

由於軍隊強調「團體」,所以一個班食飯速度較慢,而其它班都已經食好的情況下,值星班長就會發號施令停止用餐,動作慢的班就必須要停止進食,後來這種情形有改善。要離開餐廳必須要完成如下口令,幹部首先會講:起立、靠板凳,入伍生就必須彎腰手移動長凳,等幹部說好後才算完成這個動作,接著是拿餐盤,必須要有彎腰拿餐盤的彎腰動作,不然會被幹部罵喔,而且靠板凳和拿餐盤視線都要注視發號施令者,幹部說好後才完成拿餐盤的動作,才能出餐廳。出餐廳一樣要集合,集合完畢才帶回連集合場,到達連集合場後幹部便宣布幾點事情,並規定洗餐盤的時間到幾點幾分。

因為幹部會催促洗餐盤的入伍生,所以有些人會隨便洗餐盤,隨便洗餐盤洗碗精可能會殘留在餐盤上,下一餐拿到的人就會吃到,因此洗完餐盤會有人負責檢查…

端午節搬家

這原本要在六月底前寫的啦。端午節當天一早,同學駛著他向人借來的小貨車到我住的地方,因為計畫要在端午節班大部分的東西轉屋。搬家前隨口問問有沒有車可用,同學便代為詢問,沒想到還真的借到車,那這樣搬家就很方便了。

早上先急忙去加油站買上高速公路要用的收費票劵,接著把八個影印紙紙箱搬到一樓玄關放好,然後陸續把衣物搬下來,來回十多趟腿都快軟掉了,如果這棟建築有電梯該有多好,就不用走到五樓了。同學就說要幫忙搬就明講,不要一個人悶著爬上爬下,便張口請同學幫忙搬一下,減少我爬樓梯的次數。等東西都擺進小貨車,我和同學就出發上路。

下中壢交流道時因路況不熟,讓同學質疑我到底是不是當地人。約中午時段抵達我家,卸下家當後,食過中飯稍作歇息,便和同學到大溪老街逛逛。常常去大溪的蓮座山拜拜,卻是第一次去大溪老街,我想是因為大溪老街的標示不夠明顯吧,才會每次經過都會不知道大溪老街就近在咫尺。這個古蹟街區的商家賣的商品不具特色,古玩、玩具和小吃每個標榜觀光點的地方都可見到,多少都沖淡逛古蹟的興味。礙於時間不多,遺留通往溪邊的古棧道,只好期待未來有時間可以再度蒞臨大溪老街。

從大溪返回我家後,同學和他想追的學妹約好晚上見面吃飯。晚上開著小貨車上高速公路後,(上交流道時我糊塗報錯方向,造成原本要南下卻開到北上的車道)這時小貨車發生拋錨,停在路邊沒多久便陸續有兩輛國道警車關注,幸好警察只是口頭告誡沒有開單。在煩惱打電話找拖吊業者時,恰巧有一輛拖吊車經過,小貨車被帶到中壢、新屋交流道旁的修車廠暫放,等待明天一早修理。

晚上回不了臺中,剛好想到打給高中同學,沒想到他家離修車廠不遠,就在同學家窩一晚。早上離開前,余媽媽很貼心地準備好早餐(感覺很像住民宿),高中同學再開車送我們到修車廠。修車廠師傅把貨車用機器架高,貨車底盤一覽無遺,根據駛車的同學描述故障發生經過,修車師傅依經驗判斷是剎車磨合的金屬片壽終正寢,他把整個剎車系統拆下來,換下須要更換的零件,再把笨重的剎車系統裝回底盤。車子修好後,要面對繳修車費的現實。

拖吊費用十公里內是一千五百元,修車費是六千五百上下。聽到修車費用時我失態地覆誦金額,在回程途中一直擔心我是不是要自行消化這金額,我媽在我搬家前就問怎麼不用宅配?那時想說自己搬可以省下宅配費用,如今光是拖吊費用或許就超過用宅配的花費吧,可說是省小錢花大錢的慘痛案例,也是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的最佳教材。還車給車主…

我在成功嶺之新訓生活一

七月上旬收到平鎮市公所送來的徵集令後,終於確定在七月卅一日入伍,不過七月廿五日市公所有舉辦入伍座談會,該活動只是說明入伍的注意事項,並且發放背包、一百元的電話卡和貼在胸前的識別貼紙。再過幾天就要到中壢車站集合了。

七月卅一日早上八點半在中壢車站後站集合,役男專車在九點過後才到,在上火車前心裡想如果我突然不要服役,我應該會被罵找麻煩吧!火車開到成功車站後,看到遊覽車已經在待命了,唉!馬上就要被送進成功嶺。上車的空檔看到其它鄉鎮的役男所拿的背包還不錯,龍潭鄉發放的是旅行箱,平鎮市的背包立刻顯得寒酸、小氣許多,這錢花到哪裡去了?

車上播放電影變形金剛,很可惜只能看十來分鐘。進入成功嶺後,被帶到連集合場集合,幹部開始用目視按照身高編班,接著放行囊與理頭髮,頭髮不是全部剪光喔,而是剪成非常短,因此我之前都被誤導以為會變成光頭。頭髮不要自掏腰包修剪,因為入伍當天軍方仍舊會規定再剪一次,不該花的錢就不要花囉。

迷彩軍服都是二手貨,還會發行政包,行政包裡有刮鬍刀、肥皂、原子筆、針線包、拖鞋、鋼杯、衛生紙、盥洗物品,還會發不排汗的綠色內衣、內褲、襪子、迷彩鞋、運動鞋,可以說設想周到。夏天入伍的人只要帶痱子粉就行了,這裡推薦「嬌娃牌」的爽身粉,以及要去營站購買排汗衫內衣,因為剛開始幾天會狂長痱子,我穿排汗衫和側睡加打赤膊睡覺,痱子才慢慢減少。

徵集令背面寫帶畢業證書影本,軍方卻說是要正本,政府單位間的行政效率似乎不怎麼讓人放心,軍訓證明、健保轉出證明和戶籍謄本帶了也都沒用到。成功嶺洗澡的浴室竟然是大澡堂,如此一來大家都要「坦誠相見」了,還真是讓人「期待」呀!隔壁的軍士官浴廁就是隔間的格局,當統治階級果然不錯。洗澡時,班長都會不時喊著動作快一點,讓人覺得不舒服,你都講明洗澡可用時間了,還要多此一舉催促入伍生動作加快,那麼就不要規定洗澡時間到幾點幾分嘛。真的是不知道那些班長是在趕什麼!

入伍當天晚上九點半要熄燈就寢,還真是有點不習慣這麼早上床躺平。床鋪、電扇的噪音也讓我不習慣,床是上下各二規格的鐵製床,堅固但是很容易搖晃,所以只要隨便動一下就會搖。掛在氣窗的通風扇噪音很大,卻能夠蓋住室友打呼的鼾聲,鼾聲的確比排風扇的噪音要惱人。半夜起床上廁所要到安官桌登記,目的是怕有逃兵、利用半夜幹壞事?

隔天一大早就要起床,雖然規定是清晨五點半起床整理內務,通常有自知之明的我們都會提早十幾分鐘起床,折蚊…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