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07的文章

部落格格友捎來的心意

圖片
以下照片是競選團隊的格友寄來的心意,和交換連結的一位格友的小餅乾。

無限臺南總筒先生寄來的創意書籤。

沉浸※阿平寄來的餅乾。


裁正部長小瓢蟲寄來的水彩畫卡片,畫的真的很漂亮。


執行副總筒寄來的卡片,手工製作的小裝飾很獨一無二。


可委會主委泡泡寄來的自製明信片,自掏腰包印製的漂亮明信片喔。

站哨欣賞臺北市的夜景

當兵真的是靠運氣和關係,運氣好的人分發到很涼的單位,或是天高皇帝遠的外哨(不用回連上);有關係的人(我同梯)可以從東部調回北部,立法委員的權力真大,國防部講的行政中立真的只是口號,這對同樣是抽籤抽到東部的人不公平,徵兵制內藏許多不公平的案例,卻不盡早實行募兵制,吃悶虧的是守規矩的老實民眾。

我則是靠運氣,在某個單位的憲兵營部等待下連,原本是要到比較累的連,累的原因是某個單位的憲兵連有時候三更半夜會跑操演,這樣晚上睡覺時間就報銷,要是有政府高官突然出現,就必須要站哨數小時。很巧合有同期受訓的人有軍用卡車的駕照,營部就把我和那人對調。分發到現在的單位。但是真的在人人稱羨的單位生活,也不是偶而支援的人所說那麼爽。有時候倒楣遇到志願役幹部,會被他當小弟叫去幫他買菸!營區內的餐廳長壽菸賣完,叫我穿憲兵的運動外套到某科技大學旁的便利商店買菸。

後來我又很幸運的被分派到外哨點,那個點主要是友軍的地盤,只有幾隻小貓憲兵陪襯。憲兵在那邊一天只要輪流站哨六小時(湊滿廿四小時)就行,無須保養槍枝和出公差,沒站哨的時間就是自己的時間,可以和友軍一起看電視、電影和電視遊戲,也可以看書,在連上只有午休時間才能做自己的事。因此,每次從數百公尺遠的外哨下去食飯,同梯的就說:都給我爽就好啦!在外哨的人會互相提醒要低調,免得引發不必要的嫉妒流言。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在友軍的地盤日子過很爽沒錯,卻要忍受二手菸害,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其實是對方人多啦),他們在中山室抽煙我沒意見,在寢室抽煙就讓人受不了。友軍過得比我們還爽,邊保養槍枝邊看電影(電影是租來的),還邊抽煙或是嚼檳榔,我在當兵第五個月才見證真的有軍人在嚼檳榔。很可惜這裡沒有任天堂的最新遊戲主機,只有新力的遊戲基地二代主機。不過山下的營區有任天堂的最新遊戲主機唷,中山室的傳統電視換成兩臺奇美的液晶電視,高級將領的辦公室則為每人一臺。

外防單位的菸害問題,已經有之前在這待過的憲兵反應過,結果問題沒有解決,反應問題的人還被那些煙槍(蛇鼠一窩?)說他人怪怪的!幸好他調到憲兵很多的其它外防單位。只能說處理事情的憲兵連在友軍營區是弱勢團體,遇到不講道理的人只能繼續忍受、想辦法減少接觸污染源。還好我這陣子沒那麼衝動,不然可能會惹得一身腥,有時候有些跨單位的問題,直接反應給一九八五會比較有效。

夜晚站哨能夠瀏覽臺北市的夜景,新光摩天大樓和臺北壹零壹盡收眼底,圓…

不太贊成科索沃獨立耶

前南斯拉夫的領土科索沃要獨立,美國、英國會立即承認;俄國基於大斯拉夫主義會反對;有些臺灣人也贊成科索沃獨立,並拿兩者作比較。這種情形無異是乞丐趕廟公,基本上我是反對科索沃獨立的,雖然當地佔絕大多數的阿爾巴尼亞人會支持獨立建國。

美國和英國實質上沒有資格贊成科索沃獨立建國,看看英國阻撓北愛爾蘭的獨立運動吧!不管北愛爾蘭人放置多少顆炸彈恐嚇英國政府,英國政府始終不讓它獨立;也順便想想英國會讓蘇格蘭和威爾斯獨立嗎?假如答案是否定的話,那麼英國支持科索沃獨立,心態上其實非常自私自利,一種別國的領土不是領土的邪惡心態。

美國呢?美國政府會允許西班牙語佔多數的州獨立嗎?那些靠近、接壤墨西哥的州。美國政府會允許印地安人獨立建國?應該沒有人認為美國政府會答應分裂國土的要求。國際政治再度表現出以國家利益為最高指導原則,表面上看似理想化的行為並非符合本質目的,因此,有人誤以為那些民主國家是正義、善良,而忽略其國家利益為導向的真面目。

部分臺灣人則是想趁此「良機」深化臺灣獨立的合理性。拿臺灣和科索沃相比不太適當,一是英美各國不會支持臺獨;二是臺灣和中國大陸是同文同種,科索沃是種族衝突的問題;三是臺灣島是漢民族遷移過去的,科索沃是阿爾巴尼亞人遷移到南斯拉夫的領土。說實在的臺灣獨立要比科索沃獨立要來得有正當性和合理性,用科索沃當輔佐臺獨的例子,反到會減低臺獨的正當性和合理性,這也表示有些人妄想外國政府會伸出援手抵禦中共攻擊。

假如你是地主,有人向你借土地耕種,你答應借對方土地和在幾年後收回。結果租期屆滿,要把土地收回時,借方反而死皮賴臉要求賠償地上的農作物,或是霸佔著不還土地,地主遇到這些情形能不活活氣死?以及認為這是十足的狗咬呂洞賓。科索沃就是這種情形,當初的南斯拉夫政府應該未雨綢繆把阿爾巴尼亞人趕回阿爾巴尼亞,就不會發生養老鼠咬布袋的不幸。更不會發生種族衝突的流血事件。

要是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人佔地為王的模式能夠成立,中共是不是應該有計畫把人口移民到西伯利亞地區,中國人在西伯利亞有一定數量後就宣布獨立(把俄國人趕出亞州),或是移民到美國再進行獨立建國的事宜,以及鼓動、資助美國的印地安人和拉丁民族的獨立運動。換個角度來說,塞爾維亞處理國內事務的手法不夠寬容,要是以平和的心態處理阿爾巴尼亞人的問題,就不會有種族流血衝突事件發生,可以說是塞爾維亞人辦事技巧落人話柄,讓阿爾巴尼亞人有機可趁。

假如種族流血…

太空漫遊系列與拉瑪系列讀後感

利用放假時間把太空漫遊四部曲看完,有種趕完暑假作業的快感。最先接觸太空漫遊這小說是看臺灣商務出版的第一集,當時期待出版社會出版後面三集,結果等了幾年發現遠流完成我的期待。太空漫遊的故事大綱是描述一塊石版觸發人類進化,接著在人類的太空時代,月球上發現外星人放置的石版,而後外星石版想要毀滅人類文明。

太空漫遊的故事題材讓我覺得還不到經典的程度,雖然有封面的外國評語和國內幾位知名人士推薦,不曉得到底哪裡經典?同一作者的拉瑪四部曲的內容就稍微紮實許多。貫穿四集的石版可以看作是美國所推行的民主觀念,美國則是外星人,第三世界國家是受石版影響的地球人。在實際上,美國一方面推銷美國式民主;一方面推翻反美的民選政權。當弱小國家的民主走向不符合美國利益,便毫不猶豫的以各種手段顛覆它國內政。

由於外星文明曾造訪地球,衝擊到地球上的宗教。太空漫遊把現實社會的宗教亂象寫進去,例如:篤信世界末日、神棍誆稱擁有神賜超能力。以科學的角度看信仰宗教的人類所產生的現象,看似否定宗教,其實是信仰的人本身的問題,偏激、迷信與不理智引發社會亂象。要改善這些亂象必須靠高科技產物—腦帽,暗示人類的侷限要依賴外在事物,才能克服同樣是外在事物所誘發的弊端。

最後一集是人類靠著被改造後的主角的幫助,才免於被外星人製造的石版摧毀的下場。這可以看成第三世界國家擺脫美國帝國主義,從殖民地的角色進步到後殖民地的情形。在維持國家的自主性,必須和美國帝國主義政府有適當距離。在閱讀的時候,沒有這種聯想,反而是想說作者怎麼不安排人類發明可以和能量體相抗衡的裝置,如此一來人類就不會處處處於挨打的局面。另一部小說,人類的處境就沒這麼恐怖。

拉瑪四部曲也是講人類發現外星事物,進而接觸外星生物,以及所引發的人類和外星生物的衝突與合作。在拉瑪小說裡,人類的科技水準也是比不上某些外星生物,依然處於被監視的地位。拉瑪所表達的人性要比太空漫遊深刻許多,描述人性的黑暗面,一群人在外星人所提供的太空船上實行威權統治,並且侵略太空船另一邊的外星生物,最後外星生物利用生化攻擊,消滅大部分的人類。發動攻擊的人類是日本人,這算是作者的刻意安排?

人類主角最後到達高科技的外星人太空站,作者很技巧的跳過描述該外星人的樣貌,以生化機器人當作和人類溝通的媒介。小說出現的各種外星生物,營造出人類的生物型態,不是唯一能演化出文明的。跳脫人類的本位主義?最後女主角選擇壽終正寢,帶給…

有誰會買克寧奶粉或是售價七百元的奶粉?

放假到某家量販店買奶粉,發現克寧奶粉和同廠商的奶粉都大特價,豐力富的特價幅度就比較少。在奶粉區陰魂不散的克寧推銷員看到我便慢慢接近,他一番溢美之詞稱讚完該產品後,我向他婉轉表達不購買的意思,指其在中國大陸的黑龍江省生產,對其產品有健康安全的顧慮,那位推銷員聽了做出反駁,他說克寧的品管嚴格,絕不會對消費者的身體健康造成不良影響,試圖讓我改變主意。

其實,克寧的售價相較貴格、豐力富和安佳的貴死人售價,克寧的價格極為誘人。推銷員還說產品在中國大陸製造是大勢所趨,我想應該改成:唯利是圖的商人一定會在成本最低廉的地方設廠。只是剛好中國大陸有太多黑心商品流竄的新聞,又加上黑龍江省的某條河遭受化學污染(幾年前發生的事情),使得臺灣的民眾不敢購買在黑龍江省製造的克寧奶粉,對該產品的安全疑慮不會因為「品管嚴格」有所改變,尤其這話是從廠商口中冒出。

常去量販店的人或許會發現克寧奶粉常常特價,而且特價的價格比其它廠牌奶粉都要漂亮。克寧奶粉所引發的負面效應,早有部落客在網誌上發難,指責克寧奶粉無法在罐身的產地標示自圓其說。我見過克寧的產地是用英文標示中國大陸的地址,黑龍江的英文要看好久才知道,假如克寧對自己的產品有信心,為何不敢所有中國大陸製造的產品標示中文?而以前在馬來西亞、澳洲的產地標示卻是用中文。

克寧的中國產地英文標示,讓人對克寧奶粉的中國大陸產地有更多疑問。我是有食用那段河川污染時期的克寧奶粉,還好身體健康到目前為止沒有異樣,食完克寧後就改買其它廠牌的奶粉。雖然克寧強調產品安全,消費者並不知道其員工是否有忠心愛用克寧,也許有;也許沒有,但是身體健康不值得冒險嘗試。(不過我是以價格便宜為優先考量,如果真有問題的話衛生單位、消基會應該會提出證據呼籲社會大眾小心。)我想大部分的民眾可能已經「忘記」這件風波了。

那位推銷員說商品在中國大陸生產是大勢所趨,想要使消費者對大陸製造的商品安心,但是,消費者有權選擇不購買某個地方製造的商品,而且那番說詞滿政治不正確的,沒有明確的國家觀念,顯見商人無祖國這句話講得真對,民進黨極力塑造對岸武力威脅的用心良苦,沒辦法在所有臺灣人身上見效,不過誰知道民進黨的死忠支持者不會購買便宜的克寧奶粉呢?

看到一罐奶粉要價七百元左右,不禁懷疑到底有誰會買這麼貴的奶粉,「便宜」一點的也要四、五百元。不曉得來我這裡的朋友有沒有人買過「貴」格的高價奶粉。假如沒人購買嚇死人的奶粉,…

燃料稅終於要隨油徵收了!

立法院打算將交通工具的燃料費改為隨油徵收,交通部竟然反對這項改變,反對理由是稅收會減少,或是駕駛人為了省錢導致地下油行更加猖獗,也會影響到公共運輸的補貼。這種把收入非金字塔頂端的民眾當凱子對待的情形,在隨自來水費徵收垃圾處理費可以看到。我不免懷疑那些政府官員的腦袋瓜是否正常?而民眾只能消極地漫長等待立法委員做出立法改革。

燃料稅隨油徵收符合使用者付費的原則,而且很環保。目前的稅制是不公平的齊頭式平等,汽油用多用少都繳同樣的稅額,根本是在懲罰汽油用量少的駕駛人。能源消耗量高的人因為目前的制度而得利,因為負擔是大家共同分擔。自來水費附加的垃圾處理費也是一樣,呈現出荒謬的情形,垃圾量很少的家庭因為愚蠢的收費方式被迫花冤枉錢;垃圾量高的家庭繳交的垃圾處理費用和垃圾量不成正比。很多人知道這不合理,卻選擇容忍,因為這「無傷大雅」?

既然政府官員考量到制度變革會導致稅收減少,是否就要提升行政效率,努力減少政府機構的財務支出,像是裁汰冗員、不假借考察之名行玩樂之實;或是想辦法開拓稅金來源,而非把稅收減少的問題要民眾承擔,國庫不該花錢養不會體貼民眾荷包的公務員。害怕地下油行猖獗是否表示公權力執行效率低落、怠惰?尸位素餐想要天下太平,臺灣的公務員心態真是有趣極了。

公共運輸的補貼,這可以牽涉到國有、私有的問題,雖然民營化可以帶來競爭,避免私人公司寡占、壟斷,對消費者有利。政府要補貼公共運輸業者,還不如讓政府獨占,也不會因為偏遠路線的因素要裁撤班次,更能減少路上空車的頻率,司機不會因為私人企業要壓低營運成本被迫搏命駕駛。運輸補貼的政策又不是憲法不能隨便修改,政府可以依據客運業者繳交的用油量發票,退還所繳交的燃料稅。

重型機車愛好者比汽車駕駛人要有影響力,短短幾年就迫使政府逐步開放道路路權,是汽車駕駛人數太多所以每個人都在等誰出頭?自來水費的垃圾處理費,民眾直到民進黨政府要調漲費用,眾人才發出不滿的怒吼,怒吼表達後,卻沒有更進一步要求垃圾費隨袋徵收,民眾不積極表達更公平合理的意見,使公務員養成苟且怠惰的心態,最後吃虧的還是民眾自己。

這世上真的沒有絕對公平,而這不公平是政府所造成,民眾麻木幾十年,十二年前看到水費帳單曾問爸媽為何要繳垃圾處理費,他們的回答很順民,或許充滿基層民眾的無奈。基層民眾只能任由公權力剝削,似乎沒有人覺得這和民主相衝突,民主社會、國家應該是要順從民意,而非凌駕民意。立法機構應…

「不願役」的第四個月

五股憲校結訓後,結訓假放完就到臺北市的憲兵指揮部報到,直到傍晚才有某個單位的營部憲兵載我和其他三人到營部。在營部待個幾天才會下連,就是分配到營部轄下的各憲兵連。待在營部非常輕鬆愉快,不用站哨,只要做一些勞力雜事就快樂度過每一天。無聊的時間就讀自己帶的書和閒扯要去的憲兵連爽不爽,剩下七個多月要待的單位只有親身體驗才能證實到底苦不苦、爽不爽。

我被分到營部謠傳很爽的憲兵某連,爽的原因是該單位不在某個單位內,所以算是天高皇帝遠;另一個爽的原因是不會在三更半夜出特殊勤務,也不會碰到高官出現在某個單位就要多站好幾個小時的衛兵。因此,這個憲兵連要負責的勤務就少很多,雖然如此,還是有學弟很高興逃回營部連,可見待在營部連比待在下面的單位要愉快,反正我本來就不太相信傳言,不會有落差心情。

到憲兵某連後,便開始要做下士要做的事情了,像是通訊工具的聯絡測試,簿冊的書寫。當初,龜山憲校的副總隊長天花亂墜地說下士不用站哨,只要坐在安全士官的位置就行,實際上下士一天要站六小時的門口哨,坐安全士官位置是志願役幹部。還好我當下士不是因為不用站哨的好處,而是薪水比義務役兵的多。職業軍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他們「隱惡揚善」、報喜不報憂地要意志不堅的人受騙上當,這種職業軍人幹部有何資格管理部隊、領終生俸?

站哨兩小時,站到腰痠背不舒服和雙腳不舒適,幸好不用從頭到尾立正站好,還要背誦簡報詞(站哨的注意事項),換班還要表演遞哨本的動作。上、下班時間如被分到交通管制,便要到側門管制人員、車輛的進出,向那些掛階的職業軍人打招呼,檢查車輛的後車廂。不是每輛汽車的後車廂都檢查,通行證是金色外圍的就不用檢查,可是誰能保證他們一定奉公守法?職位高的職業軍人就不會犯法?

幫其它軍種顧大門,我覺得這並不值得以身為憲兵為榮,顧大門任何無前科和四肢健全的人都能勝任,年輕人把時間耗在每天站六小時的哨(或是甚至時間更久),政府無疑是糟蹋人。只因為是徵兵制義務役就要向那些高階幹部敬禮、問好,我便感到渾身不對勁,雖然內心不屑,但是表面功夫還是要做到。假如是分發到縣市憲兵隊就感覺比較好,因為憲兵隊會處理到刑事案件和抓違紀,比較符合我對憲兵的刻板印象。

禮多人不怪,到新單位要嘴巴勤快地打招呼:學長好、連長、副座、輔導長、排長和士官長好,一些老兵等著新報到的下士喊他們學長,他們卻沒有禮貌性地回覆班長好,好心的排長跟我說:我稱呼老兵為學長,不會…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