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片段六

冷的夜晚站哨,總是會依依不捨溫暖的被窩,尤其是冷冽寒風掃過臉龐時(不是陰風喔),不禁自問我為何會在這裡?半夜安全士官叫哨被迫中斷睡眠,我倒是很認命不敢賴床,趕忙起身穿著站哨服裝,還不錯夜間站哨不用穿甲式服裝,穿乙式服裝可以省掉一些步驟,不過同樣要穿可能過期的防彈背心。

甲式服裝簡稱甲服,外出巡邏和站大門哨時要穿。我覺得比較呆的特色是在褲子,褲管底部要裝長條狀的塑膠版,讓褲子變成立體圓筒狀,褲子裝塑膠版實際上限制行動能力,我就被支撐膠圈的鐵釦子刮傷小腿,所以不就敢穿甲服跑步節省時間。因此穿甲服純粹是體面而已,但是我不覺得有多好看耶!在龜山憲兵學校受訓時,就被要求把塑膠版裝到褲子,想要花錢讓外面的裁縫師代勞還不行勒,只是說裁縫師做的和憲兵的標準不同,日後檢查時會被要求拆掉重做。不過,我可不想花數百元讓裁縫師縫八個鐵釦子。

甲服的另一個配件是勤務腰帶,簡稱勤腰。勤腰的正中間是金屬片,要時常用銅油擦拭,有些人乾脆到軍用品店買免擦勤腰,既環保又省事。勤腰要扣的很貼腰身,不然在活動時會很容易脫落,脫落的話場面會很尷尬!例如:在衛兵交接時,勤腰突然掉到地上,有時周圍會有友軍人員、約聘人員等待換哨,這時就會非常的丟臉。因為它的設計不像一般皮帶只要鐵條插入皮帶小洞就能固定;勤腰是滿容易分離的構造。所以穿甲服的憲兵真的只能用走或小跑步執行勤務,遇到拔腿狂奔的逃兵、歹徒就只能等憲兵巡邏車。

大門哨有三人一起站比較不會無聊,深夜的其它哨所,一個人就會很無聊,解悶的方法就看站哨的人夠不夠「膽大心細」了,有的志願役士兵會玩新力的掌上型遊戲機;有的人是利用時間看書。當然做這些事要注意有沒有查哨的,還有剛下部隊的新鮮人千萬不要效法,畢竟,和連上的人還不夠熟,容易被其他人賣掉,出事情的話很容易成為代罪羔羊。

站大門夜哨看著外面的世界,總是想著離開鐵幕的日子總會來臨,也會想著我在站哨,看著那些半夜不睡覺的人騎著改裝機車呼嘯而過,他們在浪費生命;我也在浪費生命,也有些人為了生計而在半夜辛苦工作,只是站哨和熬夜工作的性質要比那些人半夜享樂的人要高尚許多。當兵的成長或許就在於易地而處,體會到半夜不能睡覺要站哨,認知到家人工作的辛勞,進而體貼家人的勞累而不再亂花錢,對於我來說這算是小小的進步吧。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