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8的文章

消失的片段五

隔好幾期下部隊的下士學弟跟我透露,我在五股憲兵學校是傳奇人物(在五股憲校混日子,這四篇文章的貢獻),由於我披露下士考試有放水的情節,讓相關單位大為震怒,造成後面幾梯的學弟要辛苦準備考試,不再能夠「輕鬆」考試,我變成千古罪人。另外,文章有提到的傻瓜吸煙區問題,校方把吸煙區從人來人往的樓梯,換到建築物後方,憲校還真是後知後覺的「從善如流」啊!

那四篇文章也波及到五股憲校的教官,聽學弟說有「涉案」的教官都被記過處分,至少一兩年之內都不能升遷。還開玩笑說我破壞力真驚人,老實說是文字獄小組「居功厥偉」,要不是他們在網路上搜尋文章,我的文章能有「榮幸」被軍方人士拜讀嗎?我的個人資訊基於某些原因在憲校流傳,有些怕升不上下士的志願役士兵,很積極的打聽我這號傳奇人物在哪個單位,想要會一會我。在這裡我很「感謝」憲校教官只是「隱約透露」我的個人資訊。

想也知道他們一定會懷恨在心,畢竟我的作為擋人財路,幸好我不像尹清楓的職務是處理軍購事宜,不然我被蓋一百個布袋都不夠。把應該原本要嚴格把關的下士考試,只是表面故作幽默嘴臉、勉為其難說是之前某位學長造成的,這根本是自甘墮落的卸責之詞!等風波過一段落之後,下士考試又恢復為輕鬆考了。

我覺得有些納悶的是,那些準備要升下士的軍人是全部都缺乏基本的是非判斷的能力?還是因為這攸關薪水問題,所以只要擋我財路者,不管自己在道德上是否站得住腳,都要被處理乾淨以絕後患,也就不難想像為何當初尹清楓命案,軍方對於證據的提供會拖拖拉拉的,畢竟這是一個神秘的共犯結構,外人難窺其全貌。

一開始得知我的個人資訊有洩漏之虞時,有些反應過度的我向人不錯的中士講這件事,他說這件事不用大驚小怪的,就算知道我是誰,他們也不能拿我怎樣,除非他們想要中斷軍旅生涯進監牢。被人點醒,我就冷靜許多不再杞人憂天會被人暗算。真慶幸就算我是問題人物,被某些同連的人「熱心打知名度」(可惜沒人跟我說是哪些長舌公),連上主要的幹部沒有對我說些冷言冷語的話。這件事讓我體會到人情的冷暖。

一些志願役士兵覺得我太無聊,才會想要在部落格寫文章,像他們放假就只會玩線上遊戲。兩者立場、身分不一樣,當然會產生不同的看法,他們要在軍中長久發展,一定要低調守規矩才行,頂多就只是私下抱怨;義務役對某些現象實在看不慣則會打申訴電話反應,義務役雖然是軍隊的過客反而是軍隊改革的要角。畢竟如果對事情的看法差異過大,跟某些人爭辯這些就一點意義…

消失的片段四

由於連上接連出事,很榮幸我是第一位首謀,其他兩位分別是連士官長和中士,所以上級單位要求連上必須舉辦檢討大會。召開檢討大會是大家最不想見到的,因為要臨時召回正在休假的人;準備要放假的假期就要擇日在放。雖然我是肇事者,卻和其他人一起抱怨影響休假,畢竟在下的假期也被影響到啦。

檢討會的流程是,全連的人就坐,由司儀宣讀各項進度。首先是肇事者起立朗讀手中的檢討報告,然後是營輔導長批評犯錯者的過錯。原本副營長也要與會,因為行程的緣故沒辦法來,導致要再召開第二次的檢討大會,這意味著連上眾人被迫再次面臨管制休假的命運,感謝連上弟兄沒有蓋我布袋洩憤,幸好「懂事」的副營長沒有強迫連上要重開檢討大會。

檢討大會的性質很像中國共產黨發動的批鬥大會,只是國軍的溫和許多,不會有人因為受不了而投河自盡。檢討會的目的,雖然是要與會者避免跟著犯錯,卻是連坐處分的一種,因為某人違反國軍規定,旁人就得犧牲寶貴的假期回部隊。這無非是想藉眾人的不滿來壓迫肇事者,以促使犯錯者改過遷善,讓他認知到對不起連上弟兄,間接使其他還未犯錯的人心生警惕,這就是殺雞儆猴的最佳範例吧。

輔導長每次在華視的莒光園地(節目時間是星期五下午二點到三點半)結束後,就會不厭其煩地宣導不要在部落格發表有關軍隊的文章、照片,雖然沒有指名道姓是因為誰犯錯才會如此,但是在座的人都知道事主是我,在場的我聽了也很不是滋味,沒人會像我一樣那麼愚蠢好嗎!不過,最誇張的是他竟然要求有部落格的人,都要把網址給他,他會找人不定時查看這些部落格有無違反國軍規定,這種行為多少都已經侵犯言論自由了吧!

登記弟兄的部落格網址就能確保不會再生事端,雖然表面上能嚇阻弟兄寫文章,私底下還是照寫不誤,就用文章加密碼,或是用代號指桑罵槐。我則是乾脆等到退伍之後在發表文章,營輔導長在我快退伍之際,有「提醒」我就算退伍寫有關軍隊的文章,還是會有事情的!我則回說:不能寫文章的話,那我打一九八五申訴專線囉。

軍方認為部落格是個人的網路日記,屬於私人範疇;認為用壓制處分的手段,就能防堵國軍的負面事蹟流傳民間,就算不寫部落格揭發軍隊黑暗面,也是會口而相傳告知旁人吧。部落格的性質不單單是個人日記罷了,它可是國外部落客用來發表不被新聞報導的事件,另一種有力的新聞媒體,當然軍方才不管部落格的社會意義,它只在乎現役軍人有沒有寫部落格中傷軍人形象、洩露軍事機密。

如果大家都這麼聽話,那民間就無法得知原來有…

消失的片段三

因為寫了有關身體碰觸的文章,被憲兵司令部的監察官約談。想不到他們把一系列的文章都列印下來,害我滿訝異的。他把列印的文件遞給我翻閱,讓我確認是在下的「傑作」,並且挺細心的挑出他們認為的「重點」,真是沒想到職業軍人這麼用心。監察官還「稱讚」文章滿有想法的,叮嚀我寫這些文章根本沒什麼,只是要小心一點。軍方的文字獄和監察單位竟然不同調!

連士官長載我回連上前,順便從營部載運十幾箱金門高梁到五股憲兵學校,大概是那時已經要接近舊曆過年,要讓留守在營區的人飲酒作樂?不曉得軍方單位可以擺放酒類?還是這也算軍中文化之一?我想那時如果多嘴問連士官長的話,應該會被認為我又想寫文章惹事生非。

某日在連上遊蕩,恰巧聽到連長在講電話,向朋友苦中作樂抱怨,才一月份而已他就被上級記過處分。我在走廊上側耳傾聽後,也快忍俊不住。連長是大善人,幫我擋下從上級單位下來要求懲處的命令,所以我無須擔憂會被處分的問題,因為國軍不合時宜的連坐處分陋規,只要部屬出亂子,主管都要一同接受處分,因此假如覺得長官很爛,就能用這招一起死。不過只要連長敢擋下來,下屬幾乎都能平安無事。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連士官長打趣說要不是現在兵源不足,我早就被送去關禁閉了,那還真要感謝政府一直在裁減兵力啊!為了要對上級單位有交代,我被吩咐要寫檢討報告認錯,內容段落分為起因、事由、經過和總結,為了淡化和模糊焦點,我承認在部落格寫軍中點滴是錯誤的行為,並切結必定會遵守相關規定。總不能挑明寫文章是為了要揭發軍中的黑暗面吧?真那樣寫的話,連上的幹部可能會愛莫能助。

不能在部落格寫軍中點滴(就完全無洩密內容而言),純粹只是軍方的規定,他們完全沒提到這違反軍法第幾條的條文,只用以相關規定懲處之,根本是把義務役當傻瓜在耍弄;志願役的態度就從容許多,連上一位中士一年多前把軍中照片放在無名相簿,結果過了一年多才被軍方搜尋到,是太多軍人違反相關規定?還是文字獄小組的工作效率太差勁?或是他們也有業績壓力?那位中士知道事跡敗露後,覺得這沒什麼大不了,頂多就是寫寫檢討報告而已。

軍方後來非常強調,並要求幹部宣導不能在部落格寫軍中文章和貼照片,在宣導文件中列出其它單位違反規定的人員名單,我是沒有看到本人的姓名啦!倒是幾乎全營的人都知道有我這麼一號人物存在,只是不曉得本尊到底是哪一位,在軍中成為眾矢之地還是會有風險存在。營長和營輔導長都有分別約談我,想了解我為何要…

股民綁架政府之人為財死

投資股票失利,找郭董借錢週轉,郭董沒回應接著在鴻海前燒炭自殺,不滿地指出幫狗不幫人,不曉得是同情者居多,還是有人覺得他是投資失利怪罪別人的偏差觀念?而民進黨立委將矛頭怪向國民黨政府,馬英九當總統以來,股市指數「跌跌」不休,完全沒有經濟「馬上」好!不過,想也知道立委不可能真心關心死者的死因和身後事,剛好可以利用這個不幸批判政府的經濟政策無能。

其實,我滿同意官員說的話,雖然話講的滿不討喜,充滿上層社會階級的傲慢味道。投資股市多少要自負盈虧,尤其是炒短線的股民,看到股市上漲笑嘻嘻;短期下跌就苦哈哈,政府似乎被股民綁架了。甚至以死來突顯政府不顧股民的死活,那不投機玩股票辛苦存錢的民眾就應該要默默看著政府幫股民擦屁股?政府應該跳脫救股市等於救經濟的老舊思維模式,不然端出怎麼多的股市利多也只是一日行情罷了。

那位燒炭自殺者指責郭董只幫助流浪狗;而不幫助他這個股市投機客,這個言語攻擊乍看之下似乎郭董不幫他度過難關很沒同情心、為富不仁,仔細想想他的遺言還滿有問題。是有人找郭董陳情要求幫助流浪狗,但是幫助流浪狗的風波也滿多的;而且被幫助的狗是複數非單數,再說是人找郭董幫忙,並非狗找他幫助唷!那到底是要怪狗還是怪人?其實,狗的命運掌握在人的手裡,不是被豢養、拋棄;不然就是被撲殺、進五臟廟。投資失利牽扯到狗身上真是有失做人的格調!

馬英九政府的競選口號是有利於經濟,但那是選舉訴求,無形中讓股民產生虛幻的憧憬,以為「馬上」就會好,有人質疑過股市是國民黨政府開的嗎?為何馬英九當選中華民國總統,股市就必然會長紅?投機者想要炒短線獲利,結果股市狂跌造成套牢。套牢後再向銀行借數百萬搏「翻身」的機會,希望破滅後就向郭董借錢週轉,試問假如你是富豪企業家,你會借錢給買自家股票套牢的投資者?應該會覺得這樣很荒謬吧。

之前臺北富邦銀行在炒樂透彩的買氣,沒大腦地說這期一定會開出頭彩(除非他們作弊),結果這期的頭彩沒開出來,那麼相信這家怪怪的銀行的話而買彩券的人,可以向銀行老闆要求借錢週轉嗎?這個社會似乎在向錢看之際,卻忽視了基本的邏輯觀念,自己身陷財務風暴至死都還認為是別人的錯(好像政治人物)。這個社會總瀰漫著錢不夠用明天會死的很慘的氣氛,政府在救股市之際,是不是應該宣導「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或是錢夠用就好的格言、觀念?

消失的片段二

我真的好傻好天真,當兵期間寫的文章會被軍方網路搜尋單位查到,而且還恰巧是一年的最後一天,這是老天爺準備要送我的驚喜?心想怎麼不是在退伍後軍方才看到文章?有人就說我太老實了,要寫關於軍中的文章防範措施不可少,像是不要透露軍種、單位,軍方想查出你是誰就會非常困難,前提是文章內容合法。說我白痴非常貼切,我笨到把在哪個地方當兵都寫出來,難怪我會馬上就被抓到。

受訓期間軍方都有宣導不能在網路張貼任何有關軍中的文字和照片,以免破壞國軍形象或洩漏軍事機密破壞國家安全,但是當時的我以為只要不寫軍事機密的文章(根本就接觸不到機密),以及張貼軍事設施的照片(根本沒東西好拍),便不會陷入文字獄的牢籠。軍方的認知和一般人的認知多少有些差距,為何新聞媒體報導國軍醜聞反而沒事?差別可能在於義務役軍人是現役軍人,而軍方干預新聞報導會被扣上箝制新聞自由的大帽子,所以蘋果日報可以大喇喇寫出出事軍營在哪個縣市、代號是什麼,讓有心人想找到那個軍營很容易。

輔導長說把文章刪除就沒事了(「刪除」的文章我已經重新開放了),一些後續的處分他會擋下來,聽他這麼說讓膽小怕事的我安心。但事情仍然餘波盪漾好幾個月,直到我快退伍才擺脫這煩人的夢魘。剛開始幾天,怕事的我向在立法院服務的大學家族學長求救,以為可以用立法委員助理身分向軍方的相關單位施壓,一位學長很熱心說可以找另一位學長幫忙,而那位學長則是完全不理會這件瑣事,我也很識相的沒在打電話叨擾學長。他有要不要幫忙我的自由。

一位大學同學則建議直接向頻果日報爆料將事情鬧大,或是他幫我拜託國民黨的某些立委施壓,前提是把前因後果寫出來,讓立委了解事情的始末。我想我何德何能啊?又不是他們選區的選民,再說也過了立委選舉的日子,少了競選所需的作秀舞臺,要他們幫我這個無名小卒是不可能的事。我也不像其他兩位同梯有關係,他們不須透過費時的正常程序(正常程序是兩到三個月),就能立刻從花東地區的爽單位調回臺北市,妄想拜託他們動用他們本身的人脈來幫外人,是愚蠢的念頭。

之前某位網友放話說要用工具攻擊總統府被警察找上,而引起新聞媒體的報導;我只能默默地在軍中接受他們的命令、要求,誰叫那時我的身分是軍人,為了怕被惡整、處罰只好當頭乖順的羔羊。不過我幹的好事所產生的新聞利益必定非常渺小,想要炒新聞大概也炒不起來。話又說回來,至少我不用承受家人的壓力,他們不知這事,就不用口沫橫飛地替自己辯解,也不會怪罪我因…

消失的片段一

中華民國九十六年十二月卅一日的上午,我在外防單位的哨亭悠哉地欣賞大自然之際,冷不防軍線突然響起,輔導長劈頭就問我是否有在寫部落格,以及部落格的文章內容都是什麼的詰問,問的我不知該據實以告,或是裝瘋賣傻好蒙混過關。在情勢不明朗的情況下,做賊心虛的我只好吞吞吐吐地回答輔導長的問題,心裡期待趕快結束這令人不耐的通話!

這一天是中華民國九十六年的最後一天耶!竟然碰上這種倒楣事,原本期待晚上觀賞臺北壹零壹的跨年煙火秀的興致都沒了。傍晚食過飯後,被輔導長「請」回連上,告訴我文章最好迅速刪除,便騎著機車載我到公館的某間網咖,把我放下車後他就去找他的女朋友了。我消費的這間網咖一小時收費五十元,不曉得臺北市的網咖價格是不是都這麼昂貴?幸好錢是輔導長出的,文章處理完我就自己走路回連上。

連上的人問我沒事外出做什麼?平常心直口快的我,這時話到嘴邊就停住了,隨便找藉口搪塞一番,總不能明說我的部落格文章被軍方單位查到,輔導長叫我外出刪除文章吧。晚上我還是有看到漂亮的跨年煙火,美中不足的是所在的方位,只能看到煙火被煙掩蓋住。觀賞煙火的心情蒙上一層陰影,心裡不斷猜測這件事會如何發展?會被關禁閉還是禁假,或是什麼事都不會發生?遺憾的是我沒有靠山。

想不到隔天營長命令連上要求從外防單位搬回連上,這真是晴天霹靂的噩耗!外防單位可說是連上人人都想終老的樂園,下哨後的時間完全是自己的,不用出浪費時間的公差,想和友軍一起看電視,或是讀書都行;友軍生活更是糜爛到不行,晚上三不五時從營區側門外帶美食進來,士官長躺在寢室床上吞雲吐霧兼看租來的小說,難怪有些人這麼喜歡當志願役軍人。那時剛去那邊,以為是友軍的老兵才會這麼「囂張」,時間一久才得知他竟然是士官長!

回到連上就要開始過比較辛苦的日子了,站哨之外的時間都要消耗在中山室做事情,還要和某幾個沒人緣的志願役士兵相處,跟他們講些言不由衷的話,以及忍受連上壞事傳千里的長舌風氣。事件傳開後,我成了眾人眼中的黑名單,不滿在私底下醞釀。那時的我只擔心會有什麼處分下來,其他人的觀感倒是沒有那麼重要,反正一皮天下無難事?那些人應該心想我怎麼神經這麼大條,看起來心情不受影響。就算真的心情低落也沒必要形於色吧?畢竟是自己惹禍,沒必要旁人來安慰自己吧!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