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保全遇到的那些事


徵保全之前的刻板印象是非常輕鬆的一種工作,只要認識人、管制門禁的一些簡單事項,加上該集團旗下的保全公司打出月休十天、月薪三萬的標語,便不知死活地踏入保全業。負責招募的督導說工作地點在某個分局過去一點,工作內容則是幫車輛過磅、人員、車輛的門禁管制,講的一派輕鬆、雲淡風輕,誰知道真正在該處上班,情形和督導隨口說說的根本是天差地別啊!

上班地點距離遠就撇開不談,車輛過磅則係替兩間工廠的進出貨車輛秤重,甲工廠的車輛有載砂石、水泥、爐石和鋼筋;乙工廠的車輛載各種化學染料、成品布、胚布、瓦斯與煤炭。因為乙工廠的作業流程比較繁雜,廠內的書記常常忘記開進貨通知,守衛這時要打電話通知,或是請送貨司機連絡。而管理部的副理三不五時總是選在最忙的時候,打電話到守衛室詢問一些雞毛蒜皮的怪問題,例如:問他的副總老公離開工廠了沒?還會打聽員工的小道消息,他的「騷擾電話」讓我們不堪其擾。

甲工廠的進貨砂石車總是超載三公噸左右,誇張一點的會到十公噸,我滿「佩服」自己的隱忍,居然沒有密報檢舉這社會亂象,柏油路的坑坑洞洞有些罪魁禍首應該是這些超載的砂石車,這種環境苦果由全體納稅人共同承擔,政府應該要在交通要道交叉口設置地磅,才能嚇阻取締這些超載砂石車。

晚上十一點還要到乙工廠的泰勞宿舍點名,泰勞宿舍在工廠廠房上方,所以有的夜班男外勞都會跑回宿舍交誼廳看泰國頻道。一間房間有十二個單人床床位,分為上下兩舖。夜間點名要忍受泰國食品和襪子的「濃郁」氣味,地板上不時會看到小蟑螂驚慌失措、不知死活的亂竄,有的房間還發生外勞猝死的事情,原因是房間通風不良,或是泰勞當地流傳的詛咒?則不得而知。謝天謝地,粗線條的我在工廠夜間巡邏都沒有目睹不該遇見的阿飄。

乙工廠讓外勞自由進出廠區、允許外勞在外賃屋,居留證讓他們隨身攜帶。為了節省聘請宿舍管理員的一些後遺症包括,外勞夜間偷東西翻牆而出,守衛夜間點名外勞只是虛應故事罷了。開放外勞在外賃屋看似與人方便,卻非常不負責任,導致某些外勞增加接觸毒品、簽賭和性交易的機會與管道,常看到臺灣已婚男性載女泰勞回廠,楊梅、湖口地區的包養價格係每月一萬五千元左右,提供「有心包養」的男臺灣之光參考一下囉,看有沒有多花冤枉錢,或是對方有算比較便宜唷。

也請已婚婦女留心老公出門的時段,或者管好配偶的荷包,也可以把汽車鑰匙藏起來唷!下下策就是恭請小小彬和抓猴專家來抓猴喔!也「建議」高雄市和中山大學請小小彬與抓猴專家抓猴,解決臺灣獼猴騷擾市民、學生的問題。

留言

  1. 小小彬已經不流行了,現在流行小小三




    永遠的二妞 (親)

    回覆刪除
  2. 我是看到報紙報導臺中市的公車廣告出現小小彬抓猴的違規廣告,小孩子抓的到臺灣獼猴嗎?哈哈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