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親真是尷尬!

幾天聯合報的家庭婦女版面會刊登有關相親、婚姻的文章,讓我回想起去年十月令人尷尬的相親。

去年十月某日下班轉屋瞧見桌上有幾張女孩的照片,烏黑秀髮及肩、未施薄粉面貌清秀、身形穠纖合度,家人便問這女子還不錯吧?有無中意對方?將心裡疑惑託出,原來係家人向二舅那邊索取而來。原先照片中的佳人是要介紹給二舅的長子,礙於雙方的姓氏用客家話念會不雅,舅舅姓曾、女方姓吳,囿因於長輩的習俗觀念而放棄這可能的姻緣,殊為可惜。

我的家人心急本人民國七十年次仍舊是「單身條」,見「機不可失」把照片拿轉來,尚未有相親經驗的我爽快地答應和這小我六歲的姑娘見面沒問題,家人和舅舅那邊表達我方的意願,女方原本有所考慮,後來舅舅再三溝通改變女方猶疑不定的態度。見面日期敲定,結果女方又打退堂鼓,告知當天有美髮設計的考試,因此不克前往。我也覺得強摘的果實不甜美,減少一次拋頭露面的機會也好,誰知當天大夜班下班就接到二舅來電,說女方今日排除萬難赴約,詢問我是否能抽空赴會。

雖然大夜班剛下班就騎機車前往二舅家參加相親很累,心裡不免嘀咕怎麼對方的決定說改就改?其實我也握有不相親的決定權,不高興可以無須勉強自己參加,當作是盡一份莫名其妙的義務。在二舅家等待約莫半個時辰,女方才風塵僕僕趕到,起身示意發現有兩位「彪形大妞」陪著身材中等的相親女子,夾在身型魁梧的女力士中間,頓時覺得相親女子好嬌小。

生性木訥的我用眼角餘光稍微打量這次會面的女主角,發現和照片所呈現的個性不太一樣,雖然本人活潑大方,我卻沒有觸電的感覺,而舅舅、舅媽和女力士在一旁答腔緩和些許冷場的氣氛,提議現在就和他去大江或中壢市區逛逛,打鐵趁熱也不是這樣吧?只好告知雙方我大夜班剛下班,可能沒有多餘的精神陪同。聊了一陣子才向對方交換行動電話號碼,才結束這突然發生的相親。舅舅私下提醒,假如不中意就別聯絡、打擾對方;男同事則說就算不來電還是要禮貌地打電話問候,無聲無息的不太妥當。

雖然對對方沒有交往的意願,還是照同事的建議傳簡訊問候對方,以及約時間見面食飯。約食飯那天,從平鎮騎機車到大園載他到中原大學商圈食當晝(食中飯),逛中壢市熱鬧的街廓,我和他各走各的,氣氛真是尷尬,我可沒有熊心豹子膽亂牽沒有打算交往的人的手。萬一讓對方誤解,或是把手甩開的話,那就找不到臺階可下。漫無目的地逛完熱鬧的街廓,發現天空已經烏雲密布,趁著天氣尚未降雨前,趕忙騎著機車送他回大園,到大園時已經降下傾盆大雨。

後來,便隨著時間推移而斷了聯絡。彷彿這事從沒發生過。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