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愛感化真愛聯盟的宗教信仰



曆的初一、十五和基督教國家傳來的星期制無法完美契合,偶而才會剛好落在星期日,上班族才能得空到廟裡拜神,這是平日工作經過中壢市的仁海宮(又稱新街廟)看到早起人們提著三牲、素果和香魚貫進入廟內拜拜的感想,怎麼政府不體恤民眾的不便,變通地規定初一、十五這兩天放假,而當周的星期日則為工作日,如此一來照顧到臺灣絕對多數民眾的傳統文化習俗,怎麼臺灣民眾沒有向政府施壓,這麼具有容忍的美德?

在樂多網誌讀到這篇文章《認清「真愛聯盟」的宗教霸權臺灣不是基督教神權國家》,論述有基督教背景的真愛聯盟反對性別平等教育,有宗教干政的不當行為。一般家長對於自己生下來傳宗接代的兒女,道聽塗說基督宗教團體所釋放的不正確資訊,誤解學校的性別平等教育會讓學生成為同性戀,這時有哪個家長能不焦慮!假如可以在懷孕初期得知胎兒的性傾向,將會有多少父母選擇拿掉他們不滿意的胎兒?

該文也提到基督宗教團體曾經推動「墮胎思考期」的議題,然而墮胎思考期引起的輿論爭議明顯較此次的性別平等教育來的大,我想原因在於墮胎議題波及所有女性,攸關他們未來行使墮胎的權力,所以獲得較多團體、民眾的關注。我想不能因此擴大少數基督宗教團體的負面影響力,只是他們抓準了部分民眾的心理,提出符合他們的宗教價值觀主張,進而發揮他們公民參與政治的權利,向相關公部門表達立場,應該說他們比一般有容忍美德之人更有行動力。

說他們宗教干政也不全然正確,畢竟他們也擁有中華民國國籍,同樣有政治參與的法律權利,而且法律也沒禁止宗教團體不能向公部門遊說。何妨將他們視為人生旅途的菩薩,如果基督宗教團體成員像佛教組織不熱衷政治活動,是否大部分的人都誤以為天下太平?墮胎、性別平等、守貞的話題如果沒有受到宗教團體的「青睞」,一般民眾會多花心思注意這些日常生活可能會面臨的問題?

宋朝之後,士階層曲解傳統禮教,開啟禮教吃人的禁錮人心的道德觀。殷鑑不遠,民國九十年代後卻由極少數宗教團體開始新的禮教吃人,受波及的女性、同性戀才被動地反擊、批判其宗教價值觀論述的荒謬、無法通過社會科學的邏輯驗證。婉轉地送出軟釘子應該是這個社會的文化現象,和氣又不與人交惡拒絕傳教者、推銷員的打擾,心裡希望對方曉得井水不犯河水的道理,只是這麼客氣地溫和退讓對於所有來者可以一體適用?反對真愛聯盟人士或許要主動出擊了。

除了在網路戳破真愛聯盟的言論,可以選擇更具行動力的作為:入虎穴得虎子!性別平權人士星期日在宗教團體巢穴外發放性別教育的正確刊物,另外再加發導正書籍:何永坤的《瞧!這個基督教》、李雅明的《我看基督教:一個知識份子的省思》,我想經由反基督宗教者的熱心開導與曉以大義,必定能救贖迷途羔羊使其重返正道。

而打擊真愛聯盟最根本的手段就是減少信徒的數量,以及向教育部施壓拒絕發放補助款給基督宗教大學、不承認學歷,要求政府機關禁止基督宗教組織招收心智不成熟的未成年人。防微杜漸非常重要,不防範基督宗教在臺灣散播的影響力,難保他們未來不會效法美國的宗教團體干預生物科學的教授,要求將以色列人的神話故事耶和華造人編入生物科學教育。萬一成真將是巨大的災難。

天上的女媧、玉皇大帝、媽祖、觀音菩薩、佛祖會慈悲地看顧努力度化基督宗教徒的各位。

留言

  1. 千萬不要以偏概全。
    "真愛聯盟"並不能代表台灣所有的天主、基督教會。

    "減少信徒的數量,以及向教育部施壓拒絕發放補助款給基督宗教大學、不承認學歷,要求政府機關禁止基督宗教組織招收心智不成熟的未成年人。"...這句話言重了。

    我是同志基督徒,
    我不認為我的宗教信仰與我的性向有衝突,
    但我譴責該聯盟的作為。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留言,可以多接觸了解其它宗教。 :)

      刪除
  2. 「向教育部施壓拒絕發放補助款給基督宗教大學、不承認學歷,要求政府機關禁止基督宗教組織招收心智不成熟的未成年人。」

    這樣是違憲的...憲法規定人人有信仰宗教之自由,怎麼能針對單一宗教進行宗教迫害?這樣不是走回中世紀「異端裁判所」的道路嗎?

    不過我倒是同意拒絕發放補助款給「所有」宗教大學、不承認「所有」宗教大學的學歷。

    也同意夏恩說的,不要以偏概全,不是所有基督教團體都認同真愛聯盟的理念,反對的也不在少數。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