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1的文章

賃屋才有孟母三遷的自由

圖片
清晨屋後女女撿拾破爛的聲響穿透窗戶吵醒沉睡的我,揉揉眼皮沉重的雙眼掙扎起身,打開緊閉的窗戶,雙眼圓睜怒視屋後堆滿雜物的土地,滿腔的憤怒字眼在厚厚雙唇間猶豫停留,他們飼養的雞群像似呼應主人兀自不停地啼叫,心裡盤算與如此之人話語接觸顯得不智。

夕陽西沉、暗夜籠罩,人聲鼎沸不絕於耳,屋前屋後此起彼落人聲雜沓,恍如置身鬧熱、人龍川流不息的夜市,但是屏息回想此處應係此路不通的住宅巷弄內,坐在書桌前憑藉書籍的覷靜來對抗聲如洪鐘地女鄰居,和呼嘯而過的改裝破落汽機車,眼前的亮橘色耳塞正吸引我的目光與遐思。 

香菸應該課徵環境清潔捐

圖片
我發覺只要在馬路上駕駛交通工具,除了落大水之外的天氣,總是能目睹菸槍隨手亂彈、丟棄菸蒂的舉動,如此缺乏公德心的行為,多數民眾早已習以為常,剩下極少數民眾會為了檢舉獎金舉發違法行為;反菸聞名的董氏基金會對付煙害的作為,只做了一半而已,他們成功推動菸品健康捐,卻忽略亂丟煙蒂、包裝盒和塑膠封膜對環境造成的危害。 

將來是否應該課徵環境清潔捐,以制約菸槍順手亂丟的惡習?本人的構想如下:環境清潔捐採取押金方式,藉此鼓勵煙槍養成愛護環境的習慣;菸品另外收取五十至一百元的清潔捐,菸槍於下次購買時,必須返還廿根煙蒂、包裝盒和塑膠封膜,才能拿回全部押金,假使有缺漏則依比例退還押金;萬一完全欠缺應該返還的物件,除了沒收押金,再購買的煙品仍然要扣清潔捐。為方便煙槍取回押金,憑發票的扣繳明細即可在不同家商店退還。

周美青國慶穿舊衣,時尚圈嘴巴放臭屁

圖片
演藝人員盛裝出席金曲獎、金馬獎頒獎典禮,隔日報紙影劇版面會大篇幅報導,並且刊登時尚圈人士的批評,品頭論足藝人的穿著打扮是否恰如其分。假如那些擠不進歐美國際舞臺的時尚圈之徒的話語有些許分量,藝人赴會的服裝應該是請他們打點才對,但是他們永遠只能和記者不甘寂寞地浪費新聞資源與報紙紙張。 

然而這次他們的目標落到周美青女士身上,中華民國百年國慶典禮,總統配偶身著去年穿過的禮服,招致無謂評論:略顯寒酸、有失國際禮儀。周美青的角色扮演明明是總統夫人,並非膚淺的演藝圈人士,將那套對藝人說三道四的貧嘴說詞用在周女士,是否顯得有失家庭教養?如此枝微末節的批評不會因而跨進國際舞臺唷。 

羨慕附近鄰居防火巷加蓋

圖片
上個月廿三日上午,里長和市公所的水車出現在防火巷外面,看來某鄰居幾天前向里長反應水溝問題,將在今天獲得妥善處理。那鄰居一家人也出現在防火巷,大夥聊了一陣過後,水車駕駛與夥伴開始上工。他們把高壓水槍伸入臭水溝沖水,結果把水溝的汙穢沉積物沖上岸,整條防火巷地面鋪上一層黑面紗。 

幸好高壓水槍開始肆虐之際,先把廚房、廁所的門窗緊閉,不然噴濺而來的噁心髒水就會落到屋內。清潔人員疏通完胃納化糞池肥水的水溝,留下滿目瘡痍、有礙觀瞻的路面,便拍拍屁股把車駛離。里長還叮嚀我要清潔屋後的防火巷,我只能回答無法收拾殘局,並詢問還會派人收尾嗎,里長給了讓人滿意的答覆。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