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版主在祕密版罵你

取自網路圖片
天沒題材寫文章,就來說說我為何會寫這篇一篇評論電子佈告欄舊作吧。

民國八十八年,大一上學期的某必修課,該副教授喜歡批評儒家思想,大三上過中國政治思想後,便推敲是否他不懂儒家思想就故意曲解,造成某些無知學生誤以為他很厲害。偶而還會預言時政的發展趨勢,我因為不喜歡授課者在授課時間說出不須負責的言論,因此,就利用電子佈告欄的系板發表批評言論,之後一切走樣和跟某些人結怨。

第一篇文章「揭竿起義」後,隨即有同系不同班的同學回應反駁我的文章,最好的發展是我不再回應,我卻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血氣方剛」的一一批駁,陸續有人加入這毫無意義的戰局,當然包括崇拜他的學長姐(本篇文章的所有稱呼完全不存在任何尊敬意涵,但會有不同程度的貶低意味)。我挑起的亂局到最後演變成我鄙視那些學長姐;學長姐利用群體勢力散播謠言放暗箭攻擊我,以及同學開始對系板的版主不滿。事後該副教授經由「崇拜者」傳播得知,還好他沒秋後算帳,倒是我心虛了兩三年。

會想要罷免大一當時的系板版主,是由於其個人意志妄想凌駕想要表達「預言」文章的回應,完全和某幾位學長姐同一個鼻孔出氣,以及竟然叫當時風評不佳的站務封鎖我們的上網位址,想要封殺、壓制當時大一的我們發表文章的權益,後來有些看不過去的學長也加入連署罷免的行列,那位板主直到大二時才終於悻悻然下臺,而接班的版主也是同一個小團體成員,雖然是換湯不換藥卻多些討論空間。

接班的版主被某位碩士班的學長大鬧,公佈其真正的隱藏身分,當然大夥靜觀這位學長的鬧版行為,甚至還和風評不佳的站務對幹(公佈其真實姓名)。原本以為只有本系的成員在混戰,竟然有大我兩屆的某中文系男學生毫不遲疑的加入戰局,並經常光顧本系系板,似乎他就是貨真價實的某某系學生,當然還有其它外系學生支援,而那些外系學生和那幾個學長姐是同集團成員。

大一的我天真的以為大家只是在公開的系板上吵鬧,直到一位也是大我兩屆的法律系學長,寄給我那些在其它板當板主的本系學長姊(其中一位是虔誠基督徒碩士生)、考上中興某某所碩士班的學姊,以及那位也有當板主的中文系男學生,他們在只有版主和站務才能使用的祕密版(BMtest、BMtalk)所發表的漫罵我的文章,我才知道原來他們是偽君子,在公開版面發表具善意的文章,對其他使用者說教,扮演不知情使用者以為的只照站規行事的版主。到這裡應該可以理解為何站務會風評不佳了吧,站務居然容許那幾位板主在祕密版侮辱、毀謗電子佈告欄使用者。這個校園電子佈告欄約成立於民國八十五年,那些元老級的版主、站務大概以為他們是創黨元老就倚老賣老起來,絲毫不認為這種劣行有何不對。

民國八十九年十月底,某位系上畢業考上政大研究所的男學生(他也是在祕密版謾罵的版主之一),跟某位站務撕破臉起爭執起來。由醜惡、偏差價值組成的團體終於因為各自的利害衝突而反目,看到那位系友寫的義正辭嚴的不平之鳴,覺得這個對比還真是讓人好笑,加害者變成受害者。後來這個利用祕密版侮辱、謾罵攻擊的小團體因為成員陸續畢業、出社會工作,沒當板主而樹倒猢猻散,在電子佈告欄銷聲匿跡。還有幾位成員繼續在公開版面發表文章當「正義使者」,真的是人心隔肚皮啊!

現況:感謝批踢踢電子布告欄強力聚集上站人數,造成我就讀學校的電子布告欄使用人數銳減,和使用看板約減少一百個左右(我承認很高興看到這個站邁向黃昏,在數年後關站)。那二個祕密版也回歸正常使用,幸好站務會換人當(雖然人品高下有待查證),不然公器私用的惡劣歪風會很難改善。說真的背地裡被人傳謠言、侮辱不知情就算了,一旦知道真的很難嚥下這口氣,就算嚥下這口氣也會長久記得(已經快七年了)。體會到高學歷不代表有高道德(行政官員爆發貪瀆),以及得罪人要提防對方的暗箭。

要是我當初低調點,是不是就會減少看到那些人性黑暗面?我也很納悶為何不認識我的那些版主可以謾罵我罵的這麼「理直氣壯」,要說他們無知還是人品有問題呢?唉,或許安分守己才是避開那些人的不二法門。

留言

  1. 基本上電子佈告欄的設計有種點像古代皇帝制度,雖然看似不妥,長期的經營卻需要它。

    當發現一個電子佈告欄的使用者素質普遍低落,不如就離開它吧。一定有更好的電子佈告欄在等著你。

    回覆刪除
  2. 天啊!你~~~~看到這篇文章還讓我想到自個兒大一時所遇到的事,結果沒想到~~~

    網路世界也太小了吧!我就是那個跟你一起罵中文系學長的外系女同學啊。很多年沒見了,這幾年你過的如何呢?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