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口憲兵學校四

末放假前得知有國慶勤務要到臺北市,天真的我以為只要去一天演練就行,收假後聽到更詳細的消息是,十月三、五、七日三天都要在總統府附近熬夜演練、待命,十月九日晚上到十日的中午才是正式的國慶勤務。因為要出國慶勤務有機會試穿鎮暴裝,鎮暴裝的正面有放金屬片保護值勤人員的身體,服裝脫下來後裡面的上衣已經濕透了,希望不會真的要穿這不透氣的服裝出現在國慶日會場。

還領了短警棍、方盾、圓盾、會放電的圓盾和滅火器,電擊棒從缺。在憲校已經有演練隔離帶,每個人手持短警棍迅速跑到定位,和左右鄰居互相握警棍,隔離帶解除後恢復持棍姿勢,木棍不小心掉在地上會被責罵,並再跑一次隔離帶。十月二日晚上八點準備要上車,快九點才出發,時間就在等待中浪費掉,軍人的時間真廉價。長官要求不可跟親朋好友告知出國慶勤務的事情,萬一發生什麼事就會面臨懲處。

到北一女的體育館集合,九點半之後到達,十一點左右才帶到演練和待命地點,中間一個多小時也是浪費在等其它單位和等長官宣布事情。凌晨十二點過後,總統府前有民眾和新聞記者在觀看、拍攝各軍種的練習情況,憲兵跑隔離帶也有被記者拍攝下來。三日凌晨四點半左右回到龜山校區,補眠到上午十一點。午餐時間新聞臺報導深夜時段國軍的練習,憲兵機車連出醜的畫面還滿有趣的。

國軍真的很怕新聞記者的報導,十月四日晚上出發到臺北市後,長官因為怕有糗事發生,隔離帶的練習就在某個機構內的空地進行,練習個兩三次後,還是得要無所事事坐在板凳到凌晨四點才能回去。十月六日因為颱風的關係就不用到臺北市啦,改到十月八日的白天,不用熬夜真讓人高興。八日上午九點半就吃午餐,第一次這麼早吃午餐!一樣是浪費時間在某個機構內待命。

九日晚上出發到臺北市,在北一女的操場上分配負責區域,分到大樓的人要巡視各樓層,檢查有無閒雜人等,以及把窗戶關上,還要輪流在頂樓站哨二小時。我和其他幾個人被分到巡邏介壽公園和南廣場,要找國安單位放置的假爆裂物,找到有六千元的獎金,不過不曉得是個人獨得還是發給所屬單位?我們就在公園、廣場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找,結果別連的發現兩個假爆裂物。尋寶遊戲時間結束後,要輪流在這二個地方的路口站哨,以防有閒雜人士進入放置危險物品。

我站二點到四點的哨,睡眠時間被犧牲掉了。附近有一位電信公司的工程師,他也在留守因為無聊就和我聊天,其實大部分都是聽他講話啦,講一些在電信公司工作鑽漏洞賺錢的方式,像是把行動基地臺的汽車輪胎故意刺破,和輪胎行、修車廠老闆講好,以賺取修理費用的價差,或是把基地臺的銅線盜賣,再請款重新安裝。電信業者開始把天線裝在室內,需要人頭住戶,工程師只要付頭期款,剩下的房貸電信公司會繳,等到房貸快繳清,工程師填個住戶抗議書,公司就會把天線設備撤離,房子就變成工程師的了。我想應該每家企業都有養老鼠咬布袋的情況發生。

國慶日六點一過,大夥在某個機構內待命,鎮暴裝備備而不用,中午過後返回龜山,等待結訓放假。

留言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