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股憲校混日子二

五股的憲兵學校,公共場所是可以吸菸的,只要不是在教室抽菸就不會有人出面制止,還是會有不拘小節的教官手裡拿著還在燃燒的香菸出現在教室。在教學區的教學大樓可以在樓梯間和走廊抽菸,兩地的差別在於樓梯間是提供來這受訓的人專屬吸菸區;走廊是教官的吸菸區,如果教官的人數和受訓人數差不多的話,教學大樓或許可以改名菸樓了。

樓梯間的吸菸區有擺放臉盆,臉盆用來放菸蒂,就算菸蒂已經熄滅,經過臉盆附近還是能夠聞到香菸的餘味。每次下課不幸要經過樓梯,我總是要暫時停止呼吸,快步通過駐紮在那的菸槍(他們可都是未來的幹部)。看到牆壁上貼的吸菸區三個字心裡不禁納悶,樓梯是人來人往的公共場所,怎麼會把吸菸區安排在這?這不是強迫不吸菸的人要跟著吸二手菸嗎?而且二手菸對於身體健康的危害很大,怎麼都不會有女教官向學校的高層反應?

可能憲兵學校的高層都不會使用到樓梯吧,所以他們無法體會不吸菸者經過煙霧迷漫地區的痛苦和擔心,也就很順手的把吸菸區設置在公共場所,我只看到軍隊的不尊重人的粗心大意,一些冠冕堂皇的場面話只是在粉飾太平罷了。是軍隊不了解公共場所的定義?還是軍隊不適用菸害防制法?那麼為何軍隊還要宣導戒菸、戒檳榔?是為了要消化宣導的預算?除了得不到解答的疑問,我只能夠盡量遠離空氣汙染的地帶。

回到生活區的宿舍,會看到志願役的軍、士官很隨性地坐在前門通道邊的矮牆抽菸;義務役的校選預士則是在後門通道周邊吞雲吐霧。我很湊巧在淋浴間洗身聞到菸味,原來是有志願役在隔壁間邊洗身邊抽菸,我很佩服他做事這麼有效率!也有菸槍在屙屎會抽菸,目的是用菸味蓋住屎味來欺騙嗅覺。遇到這兩種情形我都有出聲告知請熄菸,但是對方依然故我。自己講沒效果,我便向分隊長、輔導長反應浴廁有人吸菸的事情,不過都不了了之。

中隊長給我的答覆有力不從心和姑息的意味,他的著眼點是禁菸的話,還是一樣會有人偷偷躲在浴廁抽菸,而且菸蒂亂丟的情形會變本加厲,典型的因噎廢食的心態。單位最大的主官都擺明這是既存現象,我這個小角色也就不方便再表達異議,只能盡量避開菸槍會出沒的場所,還好有左右兩間浴廁可以選擇使用。懷念起龜山憲校的無菸害浴廁。

有菸癮的人抽完菸後,跟他們講話太靠近的話,會聞到濃濃的煙味,這讓我有一種錯覺產生,我到底是在跟軍人講話,還是在跟一般民眾交談?寢室室友有六人,有一半有抽菸習慣,菸槍的比例感覺滿高的,國防部是否應該在預官考試,或是單位甄選下士,明文規定有菸癮者不得報名,如要報名血液濃度在報名階段,以及受訓期間檢測出尼古丁成分,立即取消資格,或許這樣做能夠稍稍抑制男性吸菸人口的增加,牆壁上張貼的反菸海報才不會成為傻瓜裝飾。

張貼反菸海報宣導菸害,菸槍似乎對於海報內容視而不見,道德勸說吸菸有害身體健康成效好像不大,那花錢印製海報便形成浪費,所以宣導菸害是要讓想吸菸的新手害怕囉?何不明文規定在軍營吸菸的罰則呢?這樣國防部的無菸軍隊的夢幻理想才會有實現的一天,可別讓納稅人花冤枉錢善後菸槍軍人的爛健康吶!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

Google+ 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