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的煙毒政策

假在家有跟我爸媽閒聊香菸和毒品的議題,因為看到工作場所內的反菸海報後,其內容有各種明確的證據支持吸煙造成人體的危害,卻不見政府立法把香煙列為毒品管制,只是退而求其次地產生菸害防制法,限制煙槍的吸煙地點和罰責。而且香菸的盒子都印有警告標語,煙槍依舊飯後一根菸,快樂似神仙,表現一種極大的矛盾,也顯示出政府的偽善,最終受害的還是民眾,不管其有無煙癮。

我跟爸媽說何不讓毒品像香菸一樣是合法的呢!政府公賣毒品就能壓低售價,吸毒者便不需搶劫,也讓黑道少了一項生財工具,更能減少愛滋病的發生。我爸媽的說法是大家都吸毒的話,便缺乏生產力。吸煙不會讓人降低工作的生產力,所以吸煙變成可以容許的惡。這種說辭應該政府和部分民眾都相同,人的存在價值在於要有生產力,沒生產力是不被允許的,這間接表示健康不是最優先的選項。

政府最在意民眾的生產力,這樣才有稅收支撐政府,也才能和外國的經濟競爭,健康狀況只要不妨礙生產力就得過且過。吸毒會讓人立即喪失工作意願和行為能力,所以政府讓民眾知道吸毒是違法的,假如政府定義的毒品不會讓毒癮者喪失工作能力的話,是否應該讓毒品就地合法?香菸的癥結點在於不會讓煙槍馬上產生後遺症,政府才沒立法把香菸列為毒品列管,一面漫不經心地宣導反菸;一面收取菸商賺來的黑心稅款,政府還真是表裡不一。

有公德心的煙槍真的不多(在東海大學社會科學院的男廁走廊,下課時間會聚集煙槍,他們不會把煙蒂丟在廁所的垃圾桶,而是把煙蒂隨地亂丟,或是塞在欄杆縫隙),走在公共空間可以輕易發現地上的煙蒂,牙線也是民眾最愛隨手回歸大地的小東西唷。煙蒂日積月累會對環境造成負擔,想想看水溝堆積的煙蒂,柏油路面和草地不時出現的白色圓柱體,還要包含煙槍隨手亂丟的香菸盒,這些都會危害環境。政府完全缺乏解決辦法。

要解決菸害問題,除了加收健康捐之外,應該也要加收環保捐,環保捐包含煙蒂處理和空氣污染。甚至立法規定購買香菸,要繳回同等數量的煙蒂,才能購買同等數量的香煙,如此一來煙槍吸完菸後便不敢隨意丟棄煙蒂。當然要有彈性措施,沒繳回煙蒂也能買菸,只是要加收一定金額的環保捐。如果真的開始實施必定會有少數民怨產生,但是假如政府真的是為民眾的健康著想,就應該堅持執行正確的政策。

檳榔的問題好像就比較難解決,因為檳榔的販賣地點都是在不用開發票的檳榔攤,檳榔攤業者不太可能會贊成加收健康捐和環保捐。雖然說買賣香菸和檳榔是你情我願,商人為求利益和生存才不管有此嗜好的人的健康,不嚼檳榔和吸菸的人想不透為何有人要拿自己的健康開玩笑?等到日後得到口腔癌、肺癌之類的併發症,才悔不當初和戒煙、戒檳榔,或許這就是人的矛盾天性。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

Google+ 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