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股憲校混日子三

股憲校主要是上室內課程,基地勤務、警衛勤務、法律和一些有關憲兵性質的課程。拿到發下來的講義,翻閱講義內容後覺得可以不用教官來上課,教官的功用在於講明哪些範圍是重點,或是講他們在部隊的經驗談。照本宣科真的是讓我覺得很無聊,上課都會有人打瞌睡,當然我也有在打瞌睡。講義封面印著受訓結束繳回,實際上卻是下課後繳回,根本沒辦法再看!

校選預士所學都是皮毛而已,在憲校所學的資訊下部隊根本就用不到,這是教官、中隊長和志願役講的,原來到憲兵學校受訓只是一種形式,一種晉升職位的形式罷了。所上到的課大概只有「保全」有點用處,教官介紹幾種監視器和大門鎖,有的監視器可以操作監看方向和距離;大門鎖則有指紋鎖。法律課分成男教官和女老師兩位分別上課,女老師不是軍人,是外聘的。

女老師講話速度很快,會講一點點的黃色笑話,讓大家覺得很有意思。上課突然聊到白曉燕命案,他贊成男子性侵害犯要化學去勢,用化學去勢治療、控制大腦受損的部位,有醫學報告指出大腦某部位受損會讓人有性侵犯的強烈欲望,所以不用化學藥物控制大腦缺陷,是無法讓男性侵害犯守規矩的。女老師也講某些大師、某些人沒有立場叫受害者「放下」,除非叫人放下的人也遭受同樣的慘劇,還有心情讓自己放下的話,那才有資格叫別的受害者放下。我想那位女老師幽默的口才,可以讓聽他講課的人贊同他的觀點。

由於上課時數短,講義只有在上課時才發,所以應付結訓測驗,就只能依靠上課所抄的筆記。可是考試發下來的考卷,有些題目的答案範圍沒看過,監考教官便把答案唸出來,有的考試則靠左右鄰兵以小抄互相掩護,體積小小的成功筆記本很「實用」,拖拉式的無聲鐵抽屜也很「方便」同學使用,而最後一節的考試,監考人員就不放水了,大家只好努力編出答案,考卷空白閱卷者是無法給分數的。

室內課有槍械講解,因為要到山上打靶,教官講解三種槍械,可惜尺寸四公分的子彈的槍要到新竹才有地方打靶,然而實際打靶有的人玩到兩種槍;有的人只玩到一種槍,我是屬於後者。當兵值回票價的地方就是實彈射擊,從憲校的後門到山上的靶場,穿不透氣的迷彩服和無法防彈的防彈衣、憲兵盔,有的人還要提沉重的彈藥箱,槍枝的零件一不小心還會掉到地上喔,所以這趟汗流浹背的路程,走的很不愜意!

一身汗走到靶場,從早上八點待到下午快五點,卻沒有打到靶,不得不說當兵真的很浪費時間,只能在心裡默默不爽!要怪只能怪槍枝保養不確實,打幾發子彈槍枝就卡彈。沒打到靶的人的成績就視情況給分。那張影印的靶紙有留做「紀念」。另一種槍是中華民國七十七年製作的衝鋒槍,射擊時類似要蹲馬步,雙腳要前後「站」好,身體向前傾斜一定的角度,以及臉頰要貼靠在槍枝後端的長鐵條,所以開槍時臉會震動,感覺很怪,用這種槍不免會覺得麻煩。相形之下我比較喜歡九零手槍。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