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股憲校混日子四

一月九日結訓,當天上午在教學區的某間教室辦結訓座談會。座談會開始前,中隊長先問大家有無問題,有問題可以先跟他講,不要等到長官來才講,免得他難做人。座談會開始後,長官真的抽問在座的人有無問題,被點到的人一律回答沒問題,大家無非是想要座談會快點結束,早點放假轉屋,就算真有問題講了也無法受惠,所以軍中問題是一代傳一代。

中隊長常常道德勸說要我們別吃雞排和珍珠奶茶之類的飲料,說炸雞排的油不知道多久沒換,怕我們食用後會腸胃不適,雖然我都不花四十元買雞排,不免覺得中隊長過於雞婆。他和輔導長在理髮方面有爭執,輔導長認為我們已經不是兵了,不需要把頭髮剪那麼短,有一次把理髮師父趕走。在五股憲校四個星期剪了三次頭髮,中隊長、輔導長和預士都因此不高興,我們是認為頭髮又不長,剪去一點頭髮就要六十元感覺很不划算,而且剪頭髮的頻率太高了!

不過輔導長在頭髮方面想幫我們,卻在大頭照的部分不給方便,福委體貼的在憲校外面的照相館比價,有一家照相館是兩吋照片洗十二張只要一百八十元,我們想聯絡商家進來拍照,輔導長擋了下來,說照相館沒和憲校簽約,不方便讓他們進來,可能是怕有官商勾結的疑慮吧?但是隔壁的中隊卻有商家進來拍大頭照,每個中隊幹部的行事風格還真是迥異,真想叫輔導長賠我多花的二百廿元的拍照費用!

這種問題在結訓座談會反應給長官有用嗎?我想直接換掉中隊長和輔導長會比較有效,沒有打到靶的問題,解決辦法是立刻去山上實彈射擊嗎?難怪這個社會都不太愛反應問題,除非到無法活下去的地步,才會有人不顧一切發聲。在座談會問問題要面對同儕壓力,同儕會認為你幹嘛浪費大家的時間,所以「識相」的人都乖乖等待座談會結束。如果校方真有心要解決問題,應該要每個星期都詢問受訓者的意見,而非在結訓日裝模作樣。

下午打掃環境後,在走廊等待銜補單,等了快兩小時分隊長才出現發銜補單,據說銜補單就在分隊長的房間,所以為何要等那位分隊長轉來才發?一直以為銜補單還在蓋印章,但是為何要在最後一天才處理銜補單?等領銜補單放假離開等到火氣都冒上來。結訓證書回收三次,回收的理由是沒有校長的印,也不清楚沒校長蓋印還發下來,是要讓人先睹為快嗎?結果那張結訓證書要放到兵籍資料袋,無法讓我們當天帶走。事情的處理應該可以更靈活才對!

轉屋的歸途是一肚子氣,五股憲校搭公車到板橋車站快一個小時,因為是下班時段,插個嘴:票價只要十五元喔,臺中客運這種距離的收費就貴得離譜!剛好臺鐵的火車又陸續誤點,不滿的怒火被臺鐵撩撥的更加旺盛。會這麼不理智的生氣,可能是我把提早離開軍營視為理所當然,所以當這項期待落空,很自然地產生憤怒的情緒。轉到中壢車站已經暗夜七點五十五分了。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