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暑假生活(回應拉、雜系列日記篇)

的暑假生活仍舊是平凡的。在研究生備取報到那天之後,就已大致底定。回到桃園縣境之後,過準研究生的第一個暑假。而我的高中同學有些將陸續入伍,便和幾個高中死黨跑去臺北徹夜狂歡,徹夜狂歡有夠累人的,清晨時分我和另外二名高中同學走在臺北市的街道上,努力地走向臺北車站要搭車回中壢車站。這是一個有點意義卻又沒有意義的狂歡啊!

接到大學同學打來的電話,告訴我有臨時工讀,不過工讀的時間大多是三天兩夜,或是二天一夜的。和畢業旅行團的工讀性質是不太一樣的,這是類似團康的工讀性質。既然這是暑假中的賺錢機會,便搭車回臺中去了。先說一下,暑假結束所賺的薪水只有區區的五千元而已。

說起這樣的打工經驗,其實是不太愉快的,首先是吃力:老闆會吩咐你跑上跑下的,一刻不得閒,水分流失的很嚴重。第二:我從沒參加過童軍社,團康的動作根本就不會,要當中隊長之類的差事,可說是趕鴨子上架,心虛的很!動作常跟不上或是呆呆的看著別人做。再來是晚睡早起:參加活動的學生一樣會想徹夜不睡,我們這些活動教官就得輪班值夜,而且還要開檢討會。一大清早就要起床,因為不能比學生晚行動。第四是老闆心機重:這是工作夥伴大多會曉得的,他常口是心非,因為你有利用價值,他就會擺笑臉,翻臉比翻書快。最後則是煙鬼特多:活動教官大多會吸煙,抽煙也就算了,可是在室內也是照抽不誤,完全不懂的尊重其他不抽煙的人的權益,一群白痴煙鬼!現在想來還是非常的厭惡他們。

由於這類工讀是臨時性的,所以只要有工讀機會的話,我大學同學就會打電話告知,我也就搭臺鐵去臺中。暑假的一些日子就是這樣過去的。而暑假後半段則是面對著缺水、停水的生活,當時怪自己怎麼工讀結束不窩在臺中幾天呢?反而直接跑回桃園縣境,無知的面對漫長的停水生活!桃園地區的停水天數打破歷年來的紀錄,自私、「溫和」的桃園人,有部分終於挺身出來抗議了。

坐落於桃園縣的石門水庫,可說是逢颱風必停水!因為集水區內的水土保持被破壞,淨水廠的處理能力也始終不見提升,原水取水海拔也是不見改善,所以每年都會遇到自來水停水!臺灣人的劣根性、處事準則在政府部門中表露無遺!停水的日子不禁懷念起從前有地下水可用的光景。這段不方便的日子裡,我終於知道家中的洗衣機大約有六十公升的容量,洗衣精的用量終於能夠確定。政府部門也終於有所行動了,遷移原水取水口,取締破壞水土保持的兇手。這不是早該完成的嗎?民眾還真是奉行「得過且過」的古訓啊!

當然,原本說要看完的書,只看完了幾本而已。大部分的時間就這樣浪費掉。大老遠的跑去桃園市游泳,因為沒有學生證,每次為此多花卅元,還是臺中的游泳池比較便宜。沒事也會跑去中原大學上網,中原大學和東海大學不一樣,提供上網的電腦是放在公共空間,因此可以使用電腦到晚上八、九點,不像東海大學的電腦教室在寒暑假只開放到下午四點。而如要使用中央大學的電腦,則必須出示個人證件。去中央大學那也是大前年的事了。我想我的看書時間就是浪費在這些繁瑣的雜事上面吧!有夠欠揍的吧!

至於研究所生涯,則是已經過了一個多月啦,打混的習性仍舊沒改,時間的利用效率還是沒有提升。自制力真的是要努力加強。不過,有花一天的時間在校內工讀,打掃電腦教室。我想我還是習慣在學校工讀吧!或許會在下學期又重做馮婦,打掃廁所。研究所生活還是像延畢那年的生活,一樣的「安逸」啊!如果沒有老師吩咐的作業,真不知日子會糜爛到何種程度呢?可是,作業完成地有些吃力啊。

我是扶不起的阿斗!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