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色小說、四

名被殘劍揮劍彈出十步之外,兩人額上都冒著熱汗,無名使出全力,而殘劍卻因傷而採守勢。飛雪、無名,都是殘劍所愛之人,如今一個已亡,另一個正和自己對戰。內心煎熬無比,一柄劍就這麼的兀立,插於荒漠之上。無名知道殘劍內力所剩無幾,但殘劍劍法依然厲害,但無名發現殘劍的神色變了,是那晚兩人激情時的神色,無名不覺有些心焦。後方,有一匹馬正奔馳前來。

是如月。她發現她的主人不在書館,便前來尋找她的主人。「主人你怎麼不好好在書館養傷?」如月心疼的看著他。「飛雪他安葬了?」殘劍問,如月愛他的主人,心抽痛著,「如月把飛雪小姐安葬好了,主人不用掛慮。」。這時,如月把背上彎刀抽出,準備和無名廝殺,無名也意識到如月之行止。「啊~~!我要替主人報仇!」如月雙手持彎刀攻向無名,無名輕鬆退過。殘劍無力地看著二人的捉對廝殺。

如月心急如焚,想盡快了結無名性命,一刀快似一刀,拼命追趕無名。如月刀法自幼受殘劍教導,並非花拳繡腿的功夫。如月揮刀,想直刺無名褲襠,無名見不是辦法,舉劍劈向沙地上,一道猛烈劍氣直衝如月,「啊!」閃避不即被劍氣所傷。「得罪了」無名道。如月仍舊持著彎刀砍向無名,「鏘!」快劍和彎刀相碰擊。而殘劍慢慢倚劍臥倒在沙地上。......

在咸陽城內,一戶富豪寓所裡,一位千金女正憑欄遙望秦王的宮城,像似在等待何事的到來。這位小姐年方二十出頭,生的落落大方,非常標緻,有如天上仙女下凡。名叫上官菲菲。等待多時,菲菲心內焦急萬分,只好將窗戶關闔起來。在閨房內跺起步來。「小姐該用膳了。」婢女在房門外叫道。菲菲掩飾著焦急的心情隨婢女前去用膳。

夜晚時分正當菲菲要吹熄燭火就寢時,窗外傳來幾聲微弱清碰聲,便慌忙披著薄紗外衫,打開窗戶。一綠一黑方進入房間內。「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呢?奴真是好心煩惱!」菲菲如釋重負說道,「我的好姊姊,這不就將人平安從秦王宮殿那給帶回來了。」女刺客促狹笑道。無名看著兩名女子對話,仍舊摸不著頭緒。不免張口問道,「兩位姑娘與在下素昧平生,緣何將某人帶來貴處所?不怕招災治罪?」。兩位姑娘看著無名的模樣笑了笑,「要不是我姊姊上官菲菲,久聞無名大俠之名,我也不會冒險前去秦宮救你出來!」女刺客道。「救?此話怎講?」無名問道。「大白天行刺秦王,能活著出來?」,「在下本就抱定必死決心!」。

「菲菲姊姊,我就說過救此人本是白費心機,枉費我冒著極大之性命危險。」女刺客忿忿不平道。「我的好妹妹,看在我的面上就別氣了。」菲菲緩頰道。「在下還不知這位俠女大名?」無名問。「那你就要好好洗耳恭聽了!」女刺客道,「走遍大江南北,越過高山峻嶺的薇珈絲是也!」。「怪了,怎麼在下未聞這位俠女的稱號。莫非,莫非你並非中土人士?」無名道。「無名俠士不枉費我苦心救出,我卻非中土人士,我乃波斯國的人,烏斯居魯流世國王的小公主是也。」

「那請薇珈絲妹子將無名帶往爹爹極少使用的廂房去歇息。」,「菲菲姊姊,這不用你吩咐。」,無名便隨薇珈絲到廂房歇息。隔日咸陽城各處要道上,皆貼滿了懸賞告示,眾人議論紛紛。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