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色小說、六

月又馬不停蹄的焦急趕路,心內思緒紛亂,「主人您可千萬別出任何差錯,如月就要趕回去了。」,她憑著強大的意志力和耐力回到書館,迫不及待衝向殘見的房間。她傻眼了,主人不在房內,焦急又疲累的眼神瞥見桌上有一封信,如月馬上把信一讀,「如月,好生照顧自己,去找長空先生吧!不知當年和飛雪決鬥的懸崖瀑布景色,是否仍舊絲毫未變,那裡有令我心神動魄的回憶啊!......」,她讀完,淚流滿面,不自覺的把信紙抓皺成一團了,「主人別作傻事!」。

那懸崖瀑布在趙國南部山區,看來就算如月日夜兼程趕去,也是來不及挽救殘劍一命。她見到一匹馬被繫在一棵樹下吃草,而騎乘者早已不知去向。如月心急地四處找尋。最後,找到懸崖瀑布下的湖水邊。淚,落在他的臉上,安祥的臉上。

如月將殘劍安葬在飛雪的墓旁,「飛雪、殘劍,地上一雙,天下無敵。一劍離身,一劍必隨。」如月喃喃念著,掬下清淚,不知未來前程如何?她害怕、躊躇了,她恨無名帶來的災殃,讓她的主人,就這樣結束性命,就這樣失去了至生的愛。「要去投靠長空先生嗎?」,那位如月只聞其大名,卻從未謀面的大俠。「駕!」如月騎著馬投靠長空去了。

一名黑衣人,躍上屋頂疾行,意圖不名。而後面卻跟著另一名黑衣人。似乎,前面的黑衣人發現後面的那位在跟蹤他。隨即停下來,「妮妮,為何半夜三更跟蹤我?」,妮妮答不上話,「只是想跟著無名大哥而已嘛!」妮妮害羞道。「那別礙事。」無名冷漠道,妮妮跟著無名一整夜,卻摸不著頭緒,不知無名為何大半夜在狼孟縣內作啥?

白天,這位廷長忙不迭的東奔西跑,像是有大事要發生。招集了許多縣內壯丁,武器、傢伙一堆。幾日後,東城門突然著火,居民紛紛奔相走告,提水滅火。南城門外一群馬賊,賊勢壯盛,已經打破南城門的防備了。居民莫不緊閉門戶,心生恐懼,就怕一個不小心被馬賊擄了去。

這馬賊的首領叫小聖,不過卻是一位巾幗不讓鬚眉的娘子軍。他率領他的手下們打家劫舍,忽然有一蒙面人,手持利劍擋住這夥徒眾的去路,「不長眼的馬賊,竟敢擾亂狼孟縣,看我收拾你這夥賊。小聖以馬鞭當作武器,下馬應戰這位蒙面人,蒙面人手中利劍揮向小聖勃頸之間,才一閃過,隨即被一拳擊中,退了好幾步,「好久沒遇到對手了!」小聖到是有些興奮。

兩人對決十幾回合,蒙面人一個閃失,「啪!」,馬鞭纏住了蒙面人的手腕,劍離手落地,圍觀的馬賊才一擁而上,將他綑綁住。「掀了他的面罩。」,小聖猴急道。火把照耀下,面容依稀可見,「手下敗將,還不報上名來!」小聖嬌怒道,「歐陽妮妮是也!」被俘之人,毫不畏懼與小聖四目相視。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