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色小說、七

「秉告王妃,秦王今晚準備臨幸姿柯宮。」宮女恭敬地向小愛王妃秉告。「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不知秦王今晚臨幸賤妾做什麼?」小愛王妃心中很是納悶。宮女們正忙碌的為小愛王妃梳妝打扮、沐浴更衣。以前跟嫪毐學的招示都忘的一乾二淨了,也難怪小愛王妃會緊張的不知所措了。

「王上駕到!」秦王的內侍叫道。秦王一進入姿柯宮後,便斥退眾人。小愛王妃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的,煞是心煩意亂。「欸!白日當頭的,竟然有女刺客輕易闖入寡人的宮殿,枉費殿前侍衛隊盡是嚴格挑選而出的壯漢!真是一群混帳、飯桶!」秦王不待小愛王妃問話,便一股腦地把來意說出,王妃頓時鬆了一口氣。

「那王上可知那位女刺客的來歷?臣妾聽說刺客把那位無名救走了?」小愛明知故問,「寡人猜想定是新出頭的刺客,沒想到無名還留了一步險棋。」秦王道,「愛妾你可知『壹零』有何特別意義?那日之後,寡人想了這許多日,還未參透其中精義,甚為苦惱。」。「既然王上都想不透之事,臣妾又如何能得知呢?」小愛虛應回答。

「王上何不暫且拋下此事?」,秦王突然抱住小愛狂吻,雙手也解下小愛的薄衫,小愛也熱情地呼應秦王的求歡。秦王將帳縵放下,小愛閉上眼,躺在床上,雙手將秦王環抱住,她可是被打入冷宮多久呢?身體卻免強配合秦王的抽動......

上官府裡,上官老爺並不曉得,自己的千金女兒窩藏了謀刺秦王的要犯。無名在上官府裡,覺得這負擔實在沉重,他不能再讓無辜之人,因他身陷險境。「上官小姐,在下欲告辭,另尋安身之處。」無名懇辭道,「無名大俠是我跟薇珈絲哪裡招待不周?使得無名大俠如此不自在?」上官菲菲急切問道,「菲菲姐你就別苦留他了!」薇珈絲故意火上加油。

「菲菲小姐,您難道不知如今咸陽城各處都已貼滿了懸賞告示?」無名問道,「奴家曉得,菲菲不怕無名先生是帶罪之人,最壞的打算也是和無名先生您一起浪跡天涯!」菲菲天真地說道,「菲菲小姐,您真是太天真了,浪跡天涯?您會半點武功?」。薇珈絲冷眼旁觀看著這兩人,心中想著,「我跟無名先生浪跡天涯還差不多呢!」。

無名耐心已用盡,雙手做揖,拜別上官菲菲和薇珈絲。左腳一點地,便飛身離開上官府。「為何無名先生不知道我用心良苦?」菲菲看著無名離開,忍不住哭了。薇珈絲也未料到,無名就這樣說走就走。「菲菲姐姐,我去追他回來!」說著,薇珈絲臉上罩了條綠色綢紋繡花巾,飛身而去......

留言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