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宿舍生活抱怨

一住校期間,住宿生活的日常作息其實過得不怎麼愉快,六個人擠一間寢室沒關係。但是,連我在內的六個人的作息都不一樣。我在大一是比較早睡的,入睡的過程是需要安靜的環境配合,不然會很難入睡。由於只有我一個人比較早入睡,只好被迫接受其他室友的不同生活作息。

在接受、習慣其他室友的不同生活作息期間,我到藥局買耳塞抵擋室友的噪音;也曾經嘗試在安靜的自修室睡覺,雖然自修室很安靜,卻因為沒有床而要躺在桌子上睡,好險桌子中間有道隔版擋著,我就不會被一進門的人發現。後來實在受不了室友的「團隊作戰」,跑去找棟長求援,棟長很好心的答應我可以到棟長室睡覺,我就睡在上舖。棟長室相較於我原本的那間寢室,顯得非常安靜。心情也好很多,也就「感覺」寢室的氣氛「正常」多了,少了躁動的輕浮感覺。

晚上在棟長室睡覺,白天就回到原本的寢室活動。原本的床位就被下舖的室友佔領。床位被佔的感覺很不好,也沒禮貌性的跟我說聲不好意思。這位室友最讓我介意的一點是,我在聽我的客家歌時,他沒禮貌的把插頭拔掉,「暗示」我最好不要聽,他也不想聽!問題是憑什麼你有資格可以聽你的唱片?而你拔掉我聽客家歌的錄音機插頭!

而他是唯一的煙槍,夏天會在室外抽,可是到了寒天,卻在室內抽煙!明明他自己就說不喜歡煙味,那麼抽煙是抽爽的?五個不抽煙的人要遷就一個煙槍,真的是一件很悲哀的荒謬事實。難道當初學校發的住宿調查表是一張廢紙?住宿調查表有抽煙與否的選項,因此不知是煙槍說謊沒填,還是管理住宿的單位故意把煙槍排給不抽煙的人共住一間?他還有一件令人佩服的事,連續有三個女同學來我們寢室和他過夜,有時候是兩個女同學跟他擠一張單人床,三個人擠一張單床這很厲害吧?完全視住宿規定於無物!

另一個室友是住學校附近而已,偶而會來寢室過夜。偶而出現寢室還會跟我發生一場肢體衝突,那也讓我驚奇。發生不愉快的衝突之後,我很懊惱為何我的電腦要借給他使用?為何我要當鄉愿讓他弄髒我的電腦?不過,他(和我同系不同班)和同班的女友分手,我和其他同學都很高興,其他同學會高興是認為他沒資格和那位女同學交往。我高興純粹是幸災樂禍,其它的小道消息干我屁事。

我跟其他三個室友都處的算不錯啦(有點心虛)。說來好笑,在我批判不喜歡的室友時,也顯現出我和他人的互動並非良好。我會得罪人,卻沒有想辦法來積極改進。寶貴的一年級宿舍生活,讓我了解到好的室友讓你開心享受住宿生活;不好的室友讓你想趕快搬走。

當然,我必須承認我不是一個很好的室友。畢竟,我還是有讓人不高興的時候。

留言

  1. hi! These flowers are so nice! Good weekend! Hugs!!!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

Google+ 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