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妻妾,第五篇:八國聯軍



前情提要:沈員外賢伉儷在杭州拜訪安全氣囊製造公司黃總裁,結果員外夫婦在街上被一隻河馬撞傷。二妞處境岌岌可危。以及古惑女抓起手邊繩子……

古惑女將繩子往房內橫樑上使勁地向上一拋,雙手恨恨地把繩子打結,兩眼無神呆滯把頭靠上繩環,雙腳立在凳子準備踢翻維繫生命的保命凳。或許是古惑女命不該絕,恰巧巡視沈府府內安全的家丁經過冷宮外,發現古惑女尋短自盡的駭人舉措,顧不得主僕間規矩立刻破門而入,把古惑女從繩環前救了下來,火速通知員外此等不幸情事。

「可惡!居然趁我不在金陵的時候,惡意散播謠言。妳們這幾房是怎麼搞的?居然讓外人把我們寫的這麼濫!說這個人是什麼來歷?」沈員外氣急敗壞地說道。「老爺這個無惡不作的歹人,就是去年害死鷹國黛妃的狗仔隊記者,並因此沉寂了好一陣子的「說自好」,江湖中人皆稱他為「肥肥」。他也是最近成立的一個秘密組織的眼線。另外根據沈府的特派間諜「糕鳴鹽:卑逼費死」的報告,此一秘密組織,好像是針對我們沈府而來。而他們的頭目叫「豬騎獐」!第七房羅亞平面色從容、滔滔不絕且巨細靡遺地向老爺報告事情的來龍去脈。

「這該如何是好?想我沈某常年樂善好施,難道會是那幫惡匪嫉妒,還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呢?」員外感嘆說道。「老爺,我有一計策。希望老爺能夠採用。」二妞又想到一個邪惡卻又實用的計謀。員外聽了立刻示意,二妞立即湊上前去,在老爺耳旁竊竊私語,在一旁的眾妻妾卻面露憂煩之色,因為大頭……等人怕二妞趁機訴苦、抹黑。

這時家丁神情慌慌張張地跑入大廳,並大叫「老爺不好了、不好了,九少奶奶想不開懸樑自盡!」,「人有立刻救活?現在情況如何?快快帶我去看!」老爺緊張地從雕工細膩的椅子上起身。其它房的妻妾聽聞這事,莫不訝異地面面相覷且竊竊私語,看著老爺擔心的神色也只好跟著過去探望古惑女。剛才大廳裡憤慨的氣氛,早已消失盡淨,恢復表面上的寧靜無爭。

古惑女上吊獲救的幾天後
因沈員外忙於跟警政署署長商討破獲秘密組織的相關事宜,所以眾妻妾之間的勾心鬥角的瑣事,也就無暇關心理會了。

這些日子裡,二妞吃了參有巴豆的飲食而瀉肚子;二妞發現她的肚兜被燒破一個大洞;二妞被眾姊妹無端羞辱。以及,大頭把老爺的愛妾養的「最小的大貓」,偷偷折磨得傷痕累累,並且把貓關在惡臭的狗屋裡,大頭叫會每請老爺前來二妞的閨房。大頭巧妙地把二妞支開,假裝要和她談判誰才有資格當沈府的大少奶奶。

「啊!哪一個賊砍頭的傢伙?把我心愛的最小的大貓虐待到如此泯滅人性的地步!」老爺臉紅脖子粗地吼著。大頭、二妞聞聲前來,其餘妻妾也「適時」出現在二妞房間,「這好像是二妞的閨房嘛?老爺。」大頭借力使力說道,老爺聽了立即責問二妞「貓是妳傷害的?」,「老爺這是誤會啊!妾身絕無任何理由傷害老爺的愛貓啊,請老爺明察,相信二妞天地可證的清白。」二妞一邊慌忙著解釋;一邊右腳輕點吉魯巴的節拍。眾姊妹沒人替二妞說情,冷眼旁觀老爺怒問二妞的精采好戲。「來人啊!準備家法伺候!」,完了!完了!二妞逃不掉了。眾姊妹表情現出同情之色,內心實是暗自竊笑著。

到底什麼是沈府的家法呢?據奶媽私下透露,處罰是滾釘床、胸口碎大石,以及從新加坡重金禮聘來的鞭刑執行者,一齊用來對付犯錯的人,執行家法的人由沈員外看心情指定!遭受慘無人道酷刑後的二妞相貌淒慘、傷狠累累,昏厥在地上,比被惡整的貓還慘。二妞被打入冷宮,大頭恢復原來的地位了?但是,老爺卻發現第五房不見蹤影了。開口問道:「第五房的吳小胖為何無隨你們一同前來,他人在哪?」員外犀利眼神環視在場每個人,眾人皆張口無言……

留言

Google+ 社群

Google+ 專頁